從台視釋股 看民進黨的新黨國資本主義

2007/04/12

中時社論

台視公司的公股釋出昨日終於拍板定案。非凡國際以二十四.一元擊敗鴻邦建設的二十二.六八元得標。財政部是台視的公股管理主管機關,據報載將釋出二董一監席次給非凡。非凡得標後取得官股二十五.七七%的股權,外界預期其將與賴國洲合作。賴先生若在非凡之外也取得富士、東芝、NEC與日立四家各四.八%的股權,取得經營權已經十拿九穩。即便財政部或行政院再使出什麼小動作阻撓,恐怕也只有短期效果。等到下一回董監改選,整個台視的經營權必將歸最大股東所有,政府勢必將全面退出。然而這樣的結果值得欣慰嗎?台視釋股代表台灣往黨政軍退出媒體跨進了一步嗎?坦白說,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其實,不論昨日價格標是開給鴻邦或非凡,結果都只是「大綠或小綠」的差別,政治勢力都是明目張膽地介入媒體。如所周知,鴻邦與自由時報一掛,而非凡則與李登輝女婿一掛;這兩個板塊雖有朝野在位之差,但都是親綠色政治版圖之一環,也都是黨政軍退出媒體所應排除之對象。但是兩組政治勢力不但不思媒體環境之改善,卻是積極以傀儡財團做投標掩護,必欲逞其染指媒體之黨派私慾,令所有媒體改造團體與傳播學者痛心。

這兩三年來,台灣的媒體環境每下愈況,當然都與政治勢力的黑手有關。在電視叩應節目風行之後,許多電視台都分別以特定之政治光譜觀眾為假想收視戶,自行調整言論方向,以吸引特定群眾,於是論調日益偏狹。這樣的操作當然不符合媒體公正、客觀、批判之應有屬性,但無論如何,各家電視台畢竟也還是在事後自行「選擇」政治立場,而不是由政治團體事前直接擁有媒體。但是這一次的台視釋股案,卻顯示民進黨蘇內閣政治勢力的介入,企圖在事前就掌握經營權;這樣的「掌控」心態,較諸媒體自行選擇立場,更是惡劣百倍千倍。

新聞報導指出,行政院先是對日本業者施壓,要求賣股票給特定御用媒體;然後再將台視原任董事長賴國洲解任,意圖清理後院;接著則對新光化纖吳東昇施壓售股;最後再小題大作,揮鍘斬去兩位NCC委員,意圖使該單位成為藍綠鬥爭的戰場,而不便對台視釋股案表示意見。此外,民進黨與台聯更私下逼迫親綠政黨推薦的NCC委員去職。如此一系列斧鑿斑斑的政治勢力介入,其目的就是要在目前已然偏頗的媒體環境中,再培植一塊正綠旗的淨土,心態可議可誅、手段無理無恥。若不是富士電視台特派員跳出來指責,造成輿論大嘩,台視股權恐怕早就被自由時報集團拿走。這樣胡作非為的內閣,難道僅僅是鄭文燦一人行為「欠妥」?為什麼那一群執政者打手級的所謂「資深媒體人」,都不敢置一辭評論?

從台視釋股案,我們也可以看出民進黨新興「黨國資本主義」的雛形。十六年前,自由派學者若干人著有《解構黨國資本主義》一書,對當時執政的國民黨不當涉入諸多營利事業多所批評。當時,自由派學者抨擊國民黨黨營事業有三項特質,曰與政府共同出資、曰最愛金融保險特許事業、曰最愛傳播事業。如今,民進黨執政七年,對於這三種批評則照單全收。民進黨一方面將國營事業行庫對鍾愛綠軍的生意人釋股或與之合作經營(如彰銀、華南、國票、開發),另一方面則意圖將媒體納入黨營黨產的禁臠(如民視、台視)。現在,國民黨依約將其擁有之媒體售讓,但民進黨卻說那是「不當」交易,千方百計嚇阻買家,意欲阻撓,想讓國民黨始終脫不掉黨產的包袱。但另一方面,民進黨卻汲汲聚斂,意圖自己篡奪黨國資本主義的盟主地位。這是什麼樣的心態?什麼樣的手段?什麼樣的民主理念?什麼樣的核心價值?

一樁台視釋股案,我們看到民進黨與蘇內閣的黑暗與墮落。雖然花落非凡而非該黨屬意的鴻邦,使民進黨功敗垂成,但是就媒體環境而言,其實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李登輝說民進黨政府與共產黨沒什麼兩樣;沒錯,就黨國資本主義而言,民進黨不但超越了國民黨,而且正向共產黨迅速靠攏。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開放黨政軍投資媒體─賀陳旦說的是哪個黨?
2017-09-21 風傳媒 主筆室

交通部長賀陳旦日昨參加一項「數位匯流創新局」的論壇,致詞時出人意表的主張「政府應該放寬黨政軍投資媒體的限制」。根據新聞極簡略的報導,賀陳旦認為,「不應該為了過去的一個黨」,因為好的政府基金買了績優廠商,就不讓大家去做(投資媒體),「政府幫助新資金進入媒體,不是帶來敵人。」
賀陳旦的說法,不能說沒有道理,特別是他立論的基礎是為了推動數位經濟。網路時代畢竟與威權時代大不同。自一九九五年有「黨政軍退出三台運動聯盟」(三退聯盟),迄今二十二年。當年分別由黨政軍控制的「老三台」,早已「面目全非」,或轉民營或搖身成為「公廣集團」。「退出三台」也擴大到「退出媒體」,媒體生態迥異於二十多年前。遺憾的是,媒體從政治開放之初的「盛極」到如今「而衰」,「此起」的媒體多不勝數,「彼落」的媒體更是一言難盡。「黨政軍條款」在晚近被視為卡死資金活水的原因之一。
馬政府時代,即有意鬆綁黨政軍條款,讓黨政軍可以持有媒體一定比例的股份。這個比例從百分之三、五、十都曾經討論,但從來未經立法院通過。當時民進黨發言人蔡其昌批評,台灣唯一有能力控制媒體的政黨只有國民黨,這是為國民黨量身訂做的政策;民進黨團書記長潘孟安則痛批,這是開民主倒車,民進黨團會強烈杯葛。
沒想到,政黨三輪替,民進黨全面執政,開放黨政軍投資媒體捲土重來,提議的竟是蔡政府!莫怪網友譏評,「換了位子不換腦袋,浪費了權力!」
當年支持鬆綁的藍委周守訓認為,「台灣要面對世界數位匯流的競爭,政府轉投資的事業,絕對不能缺席。」這個概念大概和賀陳旦不謀而合。問題來了,如果民間資金活絡,媒體是否一定要黨政軍資金進入投資?沒有了黨政軍,媒體是否就找不到資金了?民間缺乏投入媒體的資金,這是正常的嗎?而黨政軍的投資是否有助於媒體之健全?
今年三月,因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公告「公設電視事業設立許可辦法」草案。傳播學者陳炳宏即多次為文提醒政府的手介入媒體之不宜,特別是政府收回中廣兩個頻道,竟要交給客委會開辦「講客電台」,完全違背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精神。
然而,黨政軍從頭尾都沒有真正退出媒體,因為從廣電法修訂以來,政府得「為特定目的」成立公營廣播、電視事業的第五條始終存在。而政府所擁有的教育電台(教育部)、警察廣播電台(內政部)、漢聲電台與復興電台(國防部)、中央廣播電台(文化部)以及漁業電台(農委會)依然存在,而且,不論哪一黨的政府執政,依舊主控這些電台。除了國民黨退出媒體之外,能謂黨政軍真退出媒體了嗎?
更進一步看,被視為「公廣集團」的「媒體」,真的達到原初「公共化」、「公益性」的設想嗎?哪一個不是政黨輪替就成為人事爭奪的標的?更諷刺的是,政府不斷擴大媒體版圖,隨時網路時代媒體形態的多樣,經濟部有經新聞,農委會有農傳媒,警政署從中央到地方分駐所無不要求警察機關成立臉書粉絲頁…,已經算得上是「網路時代之官方自媒體」,政府不論是政令宣傳或宣傳工具,已經無遠弗屆,政府還需要多少媒體喉舌?
更諷刺的是,政府不斷伸手掌握媒體話語權。企業集團只要是政府基金持有股份者(一般而言即屬於賀陳旦口中的績優廠商),欲投資廣電媒體,無不鎩羽,簡直成了媒體發展的緊箍咒。賀陳旦意欲為媒體尋求資金解套,也算用心,不過,卻踩了「黨政軍退出媒體」的地雷。不要忘了,黨產會還在追究「三中案」,地檢署甚至押了入中影案的前立委蔡正元,一旦鬆綁,是讓民進黨可以投資媒體,還是國民黨可以投資媒體?這不是開黨產會的玩笑嗎?
至於政府基金投資而有意插足媒體者,從富邦、遠東到鴻海,更別提中華電信MOD案鬧得不可開交的「綠營金脈」,政府要用什麼標準衡酌准與不准、給誰不給誰?民進黨重返執政以來,媒體圈裡的練董、海董、廖董不夠,賀陳旦還要找多少個「董」給民進黨、蔡政府添亂?黨政軍條款要不要鬆綁、如何鬆綁?即使鬆政,也不能鬆黨。至於如何做到公平公正而能得到民眾信賴,大概也不是一個條文泛泛調高黨政軍持股比例可以達到。內閣才改組,留任首長還是得謀定而後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