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巴馬用字不當的選舉風波

2008/04/16

林博文

 歐巴馬和希拉蕊之爭,已進展到互揭瘡疤,不留情面的地步。選情仍處於劣勢的希拉蕊,鬥志昂揚,嘴巴越來越利,下手亦愈來愈無情,許多民主黨大老看了都搖頭。最近,歐巴馬在演講時用錯了一個字眼,希拉蕊如獲至寶,日以繼夜地猛烈開炮,共和黨的麥肯亦加入助陣,一起圍剿歐巴馬,變成兩個打一個。

 歐巴馬於4月6日在舊金山發表競選演說時,有人問他在賓州的民調為什麼老是落在希拉蕊後面?歐巴馬說,賓州的一些小鄉鎮和其他中西部的小鄉鎮一樣,許多工作已流失25年之久,新的工作亦未出現。這種情況歷經柯林頓政府和布希政府,他們都說情況會好轉,結果並非如此。難怪他們越來越感到怨恨,所以他們持槍或信教,厭惡非我族類或反移民或反貿易,以藉此表達心中的挫折感。

 歐巴馬這段話點出了美國城郊鄉鎮社區經濟不振的癥結,但他用了「怨恨」(bitter)這個字眼而遭到希拉蕊等人的強烈抨擊。他們使用高分貝譴責歐巴馬是「菁英分子」(elitist),與社會脫節,不了解白人勞工階段,不認識城郊鄉鎮中下階層的價值觀。將於4月22日舉行的賓州初選,關係到希拉蕊的存亡絕續,她為了討好賓州白人勞工選民,和他們一起喝威士忌,並吹說她小時候就學會用槍打獵。

 不少社會學家早就說過有好幾種美國,有白色美國與黑色美國,也有城市美國與鄉鎮美國,他們在文化、社會、經濟和價值觀念上皆大大不同。中西部和賓州的小鄉鎮,聚集了許多白人勞工階層,他們是民主黨的傳統票倉,工會勢力很大,思想亦比較保守。近30年來,這些鄉鎮越來越蕭條,工廠紛紛關閉,失業人口激增,但聯邦和地方政府一直拿不出振興經濟的方法。這批白人久處困境,把怨氣與怒氣發洩到新移民和非法移民身上,也發洩到中國大陸和其他貿易大國身上。

 歐巴馬除了不小心使用「怨恨」之外,他在陳述時犯了不夠嚴謹的錯誤。城郊鄉鎮白人一向是擁槍權利的積極支持者,同時也是晚上上酒吧、周末上教堂的典型白人勞工。這是他們已行之數十年、甚至百年的生活方式,並不是因「怨恨」而更加愛槍和信教。歐巴馬的「失言」,也許是一時之誤或是選戰選累了,講話容易出錯。就像希拉蕊過去幾個月一再吹牛她在1996年訪問波士尼亞時,在機場受到炮火和狙擊手攻擊,事實上一點炮聲槍聲也沒有,只有獻花和掌聲,還有影片為證。希拉蕊最後以「我說錯了」結束這樁糗事。

 儘管希拉蕊對歐巴馬窮追猛打,幾乎所有不屬於歐、希陣營的民主營策士都認為希拉蕊大勢已去,已沒什麼希望,但她的競選團隊一直不遺餘力地放話說歐巴馬敵不過麥肯,又說歐巴馬很像2004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凱瑞,都是屬於所謂「文化菁英」,不諳民瘼、不知民生疾苦,只有希拉蕊最了解民情。

 民主黨初選迄今,歐巴馬的支持者以白人高級知識分子、高收入者、大學生和廣大的黑人選民為主,民主黨高層有點憂慮他是否能吸引工業大州白人勞工的選民,這些選民過去是民主黨的鐵票,但在經濟不景氣和次貸風暴的連番打擊下,這批選民是否還會投民主黨的票?他們是否信任黑白混血的歐巴馬?如果民主黨在11月大選時無法囊括工業大州選票,則選情勢將告急。在許多白人中低收入選民心中,他們對歐巴馬仍有相當保留,而歐巴馬在舊金山的演說,勢必會加深他們的疑慮。

 這幾天,歐巴馬持續在做「消毒」工作,並強調他認同美國城郊鄉鎮居民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如歐巴馬能說服他們,而在本月下旬的賓州初選和下個月的印地安那州初選有漂亮演出,即表示工業州的白人勞工選民願意接納他,他在舊金山的演說並未對他造成政治傷害。不過,11月大選時,麥肯定會抖出這件事,也會引用希拉蕊批評歐巴馬「看不起城郊鄉鎮居民」的話。

 民主黨策士普遍認為歐、希之爭在5月中旬應有結果,而不致拖至6月。從過去初選結果、雙方所獲全民票數和已確定代表人票來看,希拉蕊希望渺茫。目前民主黨高層正在秘密商議一件棘手的事,到時候什麼人去告訴希拉蕊:不要再玩了,遊戲結束了!

 (本欄作者新著:《黑旋風歐巴馬》,已由立緒文化事業公司出版)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