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忘了白色恐怖

2008/04/22

胡子丹

 昨天讀報,「和解論壇」奉勸馬英九:「未來也不該以國家元首身分公開去慈湖謁陵,避免挑起族群對立。」並強調「轉型正義的目的是使社會和解,必須要以寬恕為前提;轉型正義工作不能成為政黨的選票提款機。」同樣,既是全民總統,就要以全民所好而好,以全民所憎而憎。而所好所憎者常非全民一致時,全民總統就得小心謹慎拿捏。

 過去民進黨執政八年期間,尤其每逢選舉,二二八事件一定被高分貝提起,但是卻絕少提及白色恐怖,其原因乃是後者受害人以外省人居多。外省人在台灣無家屬,死無葬身之地不夠悽苦,尚有沒加蓋的太平洋,和已被發現的亂葬崗或無人塚多處,而其家屬則多年來全然無知其下落,則是人世間千古以來最為淒慘事。

 近六十年來,國民黨在台灣犯下了兩大天地不容的歹毒憾事,一是「二二八」,一是白色恐怖的亂抓亂整。前者在上世紀內,政府道歉,金錢賠償都已告一段落;但後者僅以象徵性的補償作為處理手段,草草了事。最近幾年,我看到馬先生為了平撫二二八受害者本身或其家屬或其後代,化了不少心力智慧和努力,甚至因而飽受侮辱;可是對白色恐怖的受難者或其家屬或其後代,則著墨很少,這不是馬先生的努力不夠,考慮欠周,而是機會不多。

 二二八是一個事件的起端,具體而顯著。白色恐怖卻是千萬事端,牽涉更廣,冤曲又荒謬。我個人就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案例:同學甲和同學乙通信,附筆向我問好,我沒寫信也沒看信,卻被捕被刑求被送綠島感訓十年多。我十五歲當兵,二十歲被捕,而出獄後至解嚴時段,情治人員仍然如影隨形,使被監控者走投無路,我曾睡公園,吃餿飯。而像我這樣情形的人(因是外省人,無親無戚,軍中朋友不敢碰)太多太多。老實說,對國民黨的作為實在不敢恭維,餘悸猶存。至於這次把選票投向馬蕭,乃是「爛蘋果」的痛苦擇一而已。

 當年白色恐怖受難者,如今倖存者不多,馬先生總不致因其人數不多而忽視,思國之安者,必積其德義。五月二十日是中華民國新總統就職之日,五十七年前的五月十七日,是我國第一批大規模政治犯被解送綠島的一天,是空前但希望是絕後的一次。兩個日子的接近,我不得不將兩個日子代表的意義作一連想和比對。

 請馬先生謹記:智者盡其謀,勇者竭其力,而仁者播其德最為緊要。此次新屆總統的就職大典,何不邀請白色恐怖受難人數名,使成觀禮席中之貴賓。而今年五月十八日,在綠島將有一次配合綠島藝術季活動的青年體驗營活動,我也建議馬英九先生,不要放棄這個絕佳機會,展現一位即將成為全民總統的風度,親臨參加,學習、了解上世紀五十年代國民黨所犯的嚴重錯失。國民黨自才能從二十一世紀開始,也是自此次重新執政開始,痛定思痛,非昔而是今。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曾為政治受難者)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