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路上的老兵

2008/05/22

中國時報 2008.05.22 

轉型正義路上的老兵 郭紀舟

老兵許昭榮先生五二○晚上自焚,抗議扁政府並未盡心盡力,為台籍老兵回復名譽與立碑建立公園,同時他也看不到馬英九總統就職演說,願意善意而真誠的面對威權的歷史真相,這些積累的悲憤,以戰死沙場作為他最後的選擇。許老先生選擇了他後半生努力籌建的「無名戰士紀念碑」前,他為數千位犧牲的老戰友,鞠躬盡瘁。

在歷史的陰錯陽差下,許老先生一輩子經歷了三種國籍,日據時期二次大戰擔任日本兵,被派到中國對抗,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又成了國民黨籍的軍人,參與國共內戰。回到台灣,僅是因為閱讀被國民黨認為是相關台獨的刊物,在綠島服刑十年。出獄後,許昭榮輾轉開發台灣草蝦外銷市場,參加南加州台灣人社團聲援施明德「獄中絕食」,訴求政府「釋放政治犯」遊行示威,一夕之間淪為政治難民,流亡海外,不得回國。

廿年前終於偷渡回到他最深愛的台灣土地,心繫著曾經與他同樣戰死沙場的台灣兵,他到北京發起「滯留大陸台籍老兵要回家」連署訴願活動,將戰後散落在中國各地的台籍老兵串連起來,在台灣籌組國軍台籍老兵暨遺族協會將過去曾是日據時期的海軍、陸軍、少年兵、護士團,都召集回來。他的志願,讓當年不知為何而戰的台灣兵,不到廿歲救被徵召到南洋、中國等各地浴火奮戰,孤身死於沙場的上萬個死難戰友,要讓政府看到,體恤這些願意以身軀護衛台灣的同袍,紀念他們。

只是這樣卑微的願望,拖過了扁政府的八年。二○○三年他自己掏腰包設立「無名戰士紀念碑」大理石碑隔著台灣海峽,遙望著對岸當年的戰場,海風呼嘯聲中,牽引飄盪異鄉的魂魄,重回故鄉。

許昭榮先生一生可以說是台灣歷史的縮影,歷經不同政權下的軍人經歷,政權起起落落,浪頭上的政客表面歡樂或落寞,都沒有為真正負起歷史輪動、轉折的人民,起立、鞠躬、致敬,也未曾願意面對這些糾結而殘酷的歷史真相負責。或許就是這樣,八十一歲的許昭榮老先生選擇了壯烈犧牲,他愧對上萬個莫名戰死的台籍老兵,選擇最悲慟、最堅定的方式。

應該更深層的看這件事情,國民黨再次上台,馬英九總統通篇演說並未提及他要如何看待過去荼毒人民的歷史真相,他要如何的處理國民黨真的威權統治過台灣五十年歷史的真實。我真誠建議,請馬總統傾身、低頭、仔細聆聽,老兵們在說些甚麼,請用力的解除藍與綠的鬥爭,請您謙卑的繼續關照歷史上受苦的一方。許昭榮老先生壯烈的自焚,才讓我們警覺在轉型正義的道路上,我們努力的不夠,我們愧對老兵,拭去眼淚,持續不懈。

 (作者為台灣廿一世紀文化協會理事長)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