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金融動盪有前車之鑒 一如當年熱錢整垮日本

2008/06/14

越南金融危機可能性微乎其微

  「目前,越南經濟確實遇到了很大困難,但越南發生金融危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越南社科院下屬的越南經濟院副院長陳庭天表示。

面臨一場「貨幣危機」

今年年初以來,越南股市大幅下跌,匯市劇烈波動,通貨膨脹率居高不下,貿易逆差不斷擴大。

摩根士丹利公司因此發佈報告說,種種跡象表明,越南正面臨一場「貨幣危機」,這場危機與引發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泰銖危機一樣。這份報告像一顆重磅炸彈,引發了外界對越南爆發「金融危機」的種種猜測。其直接後果是,越南自由市場美元對越南盾匯率短期內出現更加劇烈的波動。

陳庭天頗為激動地批評外界只看到問題的表象就對越南經濟妄加評判。他指出,越南經濟與泰國經濟存在根本性的區別:越南資本市場並未完全放開;越南經濟仍以較快速度增長,今年頭5個月經濟增長7.4%;越南的國有經濟在能源、電力、金融等國民經濟最重要的領域發揮著主導作用。

承認越南經濟陷困境

陳庭天認為,越南經濟陷入困境的原因主要有兩個:其一,國際油價、糧價、原材料價格持續上升,導致越南生產成本增加和糧價及其他食品價格暴漲,加大了通脹壓力。其二,近年來,特別是2007年,信貸和外國直接投資強勁增長,導致貨幣供應量大幅增加,通脹壓力驟增。而越南政府在這方面反應遲鈍,導致經濟過熱及多年來沉積下來的問題集中爆發。

他指出,通脹率大幅上升,貿易逆差迅速擴大,這是十分嚴重的問題。一般來說,高通脹是由經濟過熱及貨幣供應過量所致,但只要注重經濟增長的質量,就能以最少的資金換取最大的增長,就可以縮小資金投放,減少通脹壓力。在這方面,中國的經驗值得越南學習和借鑒。

陳庭天並不認為越南經濟困難會波及周邊國家。他說,越南受世界經濟的影響很大,但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很小,因為越南的國內生產總值只有700多億美元。況且,越南目前也沒有發生外界所謂的「金融危機」。

銀行調高存款利率

在越南國家銀行將基準利率提高之後,越南各主要商業銀行12日已紛紛調整了越南盾的存款利率,其平均年利率由原來的約14%提高到約17%。

為了應對通貨膨脹壓力及穩定經濟,越南國家銀行從11日起將越南基準利率由原來的12%上調至14%,再貸款利率從原來的13%調至15%,貼現利率從原來的11%調到13%。5月中旬,越南國家銀行曾把基準利率由原來的8.75%調為12%。

專家銳評

越南金融危機:國際資本的一次「傑作」

越南金融危機,是國際資本的又一次傑作。它們先是悄悄湧入越南,盤踞到房市和股市中,推高越南房價和股價,帶動起物價上漲,製造通貨膨脹,然後,在房價與股價漲至高位時悄悄獲利了結,從而使得越南從天堂墜入地獄。一如當年美國及國際熱錢整垮日本時的情景完美再現。

先看房價:越南地價、房價持續上漲,持續時間長達十年。由於地價上漲過快,投資於越南胡志明市工業園的國外投資者要付出兩倍於泰國曼谷工業園的租金價格。而現在,越南大、中城市房地產價格平均下跌已達50%以上!

再看股市:從2005年到2007年3月12日的兩年多時間中,越南股市漲了5倍。到2007年1月份時,越南股市指標股的平均市盈率就已高達73倍,成為「世界增長率最高的股市」,越南監管部門對外資入場不僅不限制,甚至還採取鼓勵的政策。而現在,越南股市在至今為止的短短一個多月時間裡,跌幅已經達到64%!

再看升值:越南盾一直保持小幅升值趨勢。今年3月下旬,越南政府將越南盾與外幣的浮動幅度由0.75%擴大到1%。但快速的升值縮短了熱錢獲利成本,為熱錢最後獲利了結提供方便。而一旦熱錢完成套現過程,那麼,本幣貶值就變得難以避免。

越南的慘狀,就是熱錢獲利後撤離的結果。只要給熱錢獲利的機會,他們就會拿走黃金,留下一地雞毛。(時寒冰)

金融困境被誇大危機僅僅是徵兆

進入2008年以來,越南米價一度飛漲,大米的價格標籤幾乎每天都在刷新。

核心提示

江湧:

經濟學博士、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經濟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主要從事經濟安全與世界經濟理論研究。

越南現在是不是處在危機狀態,國內外學術界的看法並不一致,包括西方社會在內也沒有形成統一的意見。

我個人認為,現在說越南處在危機的說法有些誇大,準確地說處在危機的邊緣。 ——江湧

楊保筠:

法國巴黎第七大學東方學博士,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亞太研究中心副主任,北京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副主任。

現在越南經濟確實遇到了空前困難,並出現了金融危機的某些前兆,但目前將這些徵兆稱為「金融危機」就有些誇大了。這還不至於發展到1997年的那種狀態,很難引發新一輪亞洲金融危機。 ——楊保筠

近期,越南金融領域出現很多不穩定現象,通貨膨脹嚴重,股市折腰跌損,越南盾隨美元走勢疲軟,並且出現大量國際資本外逃。從表面上看,越南經濟形勢與1997年泰國爆發「金融危機」時的境況如出一轍。摩根士丹利公司因此發佈報告稱,種種跡象表明,越南正面臨一場「貨幣危機」。那麼,越南真的會像泰國那樣發生「金融危機」嗎?本周圓桌會議我們特邀專家一起探討這個問題。 (記者 李明波)

困難確實空前 危機僅是前兆

廣州日報:越南現在的經濟困境,能否看成是陷入了金融危機?

江湧:越南現在是不是處在危機狀態,國內外學術界看法並不一致,包括西方在內也沒有形成統一的意見。現在認為越南處在危機狀態的說法,主要是來自越南境外的媒體。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在越南的投資相當多,但日本國內媒體對這方面的報道少得可憐。

我個人認為,現在說越南處在危機的說法有些誇大,準確地說是處在危機邊緣。這是因為:第一,從越南人的自身感受看,他們這一代人曾經歷過越南上世紀80年代的金融危機,那時通貨膨脹率有百分之幾百,現在只有百分之幾十,自然就不會有太嚴重的感覺;第二,越南政府一直不認為國內存在危機;第三,最終的危機應該表現為貨幣危機,但現在越南盾的貶值幅度在40%左右,還沒有到特別嚴重的程度。

楊保筠:越南金融危機最早的說法,來自摩根士丹利公司年初的一份報告。這份報告像一顆重磅炸彈,引發了外界對越南爆發「金融危機」的種種猜測。

從經濟數據上看,越南現在確實出現了金融危機的表現。比如,股市短短8個月的時間裡從1100多點下跌至不到400點;越南盾兌換美元的貶值幅度達到40%;越南胡志明市的樓市也下跌了約50%。不過這些情況相比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明顯強很多。

可以說,越南經濟確實遇到了空前困難,並出現了金融危機的某些前兆,但目前將徵兆稱為「金融危機」有些誇大。

發展快隱藏問題 能源漲價誘危機

廣州日報:不管怎麼說,越南經濟現在確實遇到了很大困難,為何原本被國際社會看好的越南經濟會出現這樣嚴重的問題?

江湧:越南出現的問題,從內部因素看主要是由於開放步伐過快、過大導致的。「過大」主要是指越南金融自由化的步伐過大。「過快」主要指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對經濟發展目標制定了過快的速度。國際社會一直非常看好越南的經濟前景,把它稱為維斯塔五國之一,僅次於金磚四國。不過正是這種樂觀情緒,壯大了越南的雄心壯志,經濟發展目標反覆調整,甚至提出不切實際的「趕中超印」的口號。

第二,對外開放速度過快。2006年年底入世後,越南加快了開放的步伐,吸引了大量外資,不過由於越南市場本身容納有限,很難轉化成現實購買力,因此形成流動性過剩,由此造成了本幣泡沫,股市和房產市場膨脹嚴重。

第三,越南進口的能源和原材料價格上漲過快。今年,全球範圍的糧食和石油價格暴漲,越南急於創造業績,縮小自己的貿易逆差,只能大量出口大米,結果導致國內一度供應緊張,出現搶購風波。

從外部因素看,一是國際範圍的能源價格上漲,拖累了越南經濟。二是越南受到了美國次貸風波的影響,它也是自去年爆發的美國次貸危機之下倒下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當初次貸爆發之後,很多熱錢湧入了越南,沒有引起越南方面的警惕。

楊保筠: 除了上述因素外,從深層次看,越南經濟正處在轉型過程中,其經濟體制和金融體制的適應能力不強, 經濟體適應彈性較差;另外,越南經濟政策上也有失誤。綜合而言,越南的這次經濟危機,是國際大環境和內部因素共同作用導致的。實際上,越南遇到的問題是處在轉型期的發展中國家都可能遇到的,甚至是不可避免的。

地區合作機製成熟 不會引發連鎖效應

廣州日報:很多人擔心越南可能成為新一輪亞洲金融危機的導火索,重演1997年的悲劇。越南會成為倒下的第一塊多米諾骨牌嗎?

江湧:現在的越南與1997年的泰國確實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對外開放的步伐過快,貿易逆差擴大,外匯儲備難應對外債,股票和房地產市場泡沫嚴重等。

不過,現在的越南與1997年的泰國所處的時代發生了很大改變。第一,由於有過類似教訓,東南亞各國都表現出了足夠的警惕。現在,東南亞很多國家的外匯儲備都很豐富,也積累了很多對付投機客的經驗。

第二,地區合作機制從無到有。1997年經濟風暴時。東南亞地區並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合作機制,當時日本由於國內本身也出現了問題,因此它最早逃之夭夭。

而如今,東盟和中日韓的「10+3機制」等都已經很成熟,東亞外匯儲備的建立,也對穩定東南亞金融秩序有很大作用。日本也非常熱衷於參與東南亞事務,已經對中南半島問題的參與熱情很高。

楊保筠:越南目前的情況,與亞洲金融危機前泰國的情況有一定的類似,包括資本出逃、貿易赤字、貨幣貶值壓力等。但現在越南的資本流出和貨幣貶值,還不至於發展到1997年的那種狀態,很難引發新一輪亞洲金融危機。這是因為:

第一,雖然越南現在的經濟開放程度很高,但越南經濟的區域影響力還很有限,也難以起到推動多米諾骨牌的效應。

第二,由於體制的原因,越南政府在宏觀調控方面是有一定經驗的,會對經濟過熱適度降溫。

第三,來自國際社會的援助也會幫助越南克服目前困難。中國和東南亞周邊國家不會坐視不管,有了1997年金融危機的前車之鑒,大家都不願看到越南的危機惡化。

因此我認為,越南的這次危機會對周邊國家產生影響,但不會很大,更不會導致整個地區的金融危機。

廣州日報:越南經濟的困難還會持續多久?

江湧:現在很難判斷。有專家說,起碼在兩個月內越南要面對金融動盪的局面。有悲觀的觀點認為,起碼在今年之內,越南經濟都難有起色。

越南當前金融問題 警示新興市場國家

廣州日報:越南經濟出現的這一系列問題,給廣大新興市場國家帶來怎麼樣的教訓?

江湧:越南這次出現的問題,確實對廣大新興市場國家提供了警示。

第一,對外開放的步伐一定要有節奏。一旦開放的步伐過快就很容易出現問題,必須確保對外開放有序和漸進。

第二,一定要把對外開放的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越南經濟改革的大框架是在日本人的設計下進行的。事實證明,最瞭解本國國情的人是自己。

第三,在開放過程中要加強監管,特別是金融領域的監管,避免國際熱錢的炒作。

第四,防止在經濟發展中急躁冒進。在開放過程中,新興國家應避免陷入經濟主義的泥淖,不能用過去的經驗來指導未來的發展,必須經過更細緻的論證才行。

楊保筠:教訓確實非常大。冷戰結束以來,隨著全球化的發展,各國普遍重視發展經濟,很多新興國家發展太快,只追求經濟的高速增長,忽視了經濟的結構性、內在性矛盾,對國內存在的問題認識不足,應對危機的能力也不強。

第二,越南遇到的問題不是越南所獨有的,這也是很多發展中國家都面臨的問題。

第三,全球化讓世界各國的經濟聯繫更加密切,我們必須警惕這種危機的蔓延性,全球共同合作,共同採取措施應對危機。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