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聲公】我要親眼看到軍政府垮台

苦勞網特約記者

鍾先生/在台緬甸華人

「你不要忘記自己是中國人,隨時會被軍政府清算啊。」為了母親這句話,也為了妻小,1983年我們全家一共八人,離開緬甸的家鄉來到台灣。可是我知道,自己從來沒離開過那裡。

50年前,我童年的緬甸,是個很富裕的國家,什麼東西都很便宜,只要幾塊緬幣就能買到一大把米,到處都買得到國外來的新鮮玩意兒,什麼雀巢奶粉、咖啡,那時候都有了,戲院裡也有空調。而且記憶裡,日本貨的品質還不是很好,長輩都會嫌他們的東西「好看,不耐」。

除了富裕,當初的緬甸比我剛到台灣的時候還民主。每年4月分過年的時候,大家在唸經、打掃之餘,都會聚在街市看表演,舞台上的演員都會把貪官污吏的醜態演出來,說那個官員娶小老婆啊、那個官員貪黑錢啊,讓大家盡情地恥笑、批評政府。直到有一次,大家開心嬉鬧的聲音都因為一個衝上台的學生而安靜下來,那個學生高舉一件血衣,激動地跟我們說,他的同學被軍人打死了。

那年,1958年,軍人接管政權;4年後,軍政府正式成立,緬甸的苦難就此開始。起初軍政府打著要讓窮人翻身的旗幟,讓不少人包括我在內都對他們有些期待,可是後來就知道那只是政治鬥爭的手段,人民的生活越來越苦,為了鎮壓反對的聲音,血腥的迫害不斷追來:抓異議人士、殺學生、沒收財產,學校、煽動排華……

為了反抗,我加入緬甸共產黨跟軍政府打游擊,後來被抓去關了2年。在監獄裡,有人殘了有人瘋了,可是我沒死,來到台灣繼續反,有段時間負責幫一支游擊隊募集物資帶到邊界給他們,有幾次也回到緬甸去探望、接濟一些過去的同志。也因為這樣,現在已經沒辦法回去緬甸,可是我還是要反,我要親眼看到軍政府垮台。

幾十年來,我靠雕塑佛像維生,軍政府卻是靠著佛教來麻痺、控制人民,可是他們連僧侶也殺、連佛也不怕,如果真要說,軍政府才是緬甸最大的業障。所以我現在有時候還是會出錢找人開著小貨車,在緬甸華人聚集的地方繞,沿路放送聲援緬甸民主的口號。雖然沒有什麼人理,甚至有人因為害怕軍政府而在背後罵。可是沒關係,緬甸有句老話「船可以翻,旗子不能倒」,我永遠忘不了學生手上那件染血的衣服,也不要大家忘記緬甸還在活生生的地獄裡。

**************************************** 相關活動: 2008聲援翁山蘇姬演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