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主流媒體上兩個漢人談西藏

這幾天西藏問題終于退出了德語google新聞頭版了。報導還是有的,但已幾乎無人再談3-14,而說的是奧運的抵制、新的抗議等“後續問題”。但情緒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在暗中洶湧著。德國主流媒體上出現了個別“漢人”的看法,德國之聲記者在此把法蘭克福匯報對艾未未的採訪和一名華人女子在時代報上發表的文章摘要如下。

艾未未:西藏事件証明中國少數民族政策失敗

就如何看西方對西藏事件的反應這個問題,中國著名現代派藝術家艾未未對法蘭克福匯報記者(FAZ:Es ist Zeit fuer die Wahrheit)說:"對一個像我這樣的旁觀者看來,好像雙方都得到了錯誤的信息,無論是西方還是中國。相互間不存在溝通,雙方都用手指指著對方,說對方是錯的。"

艾未未認為,中國是一個嚴格控制意識形態的社會,尤其在少數民族問題上,"如果大部分漢人把少數民族看成被他們拯救出來的奴隸,就沒有解決問題的希望。"實際情況要複雜得多。如果把藏人斥為目無法律的人群,只能加深漢人與少數民族之間的鴻溝。

在艾未未看來,這場暴亂"無論如何証明了(中國)少數民族政策的失敗。"他說,我們在歷史上摧毀了許多他們的寺院和塑像,"現在他們摧毀房子,向人們發進攻擊。但是必須要提出一個問題:這憤怒是從哪裡來的?難道我們想要成為一個完全不理睬他們的權利的社會,而又聲稱一切正常嗎?"

當記者問他,為什麼您認為西方得到的信息也不准確時,艾未未表示:錯誤的估計總是產生在一方進行掩蓋,而從外界什麼也看不到的情況下。"一旦掩蓋,猜測就會繁榮起來。"他認為,誤解和仇恨,無論在人之間,國家之間,意識形態之間,東西方之間,西藏人跟漢人之間,都來自于掩蓋,來自缺乏透明度和得到信息的難度。"中國在總體上開始在這方面作一些改變,但在有些領域還是存在著老結構,老思維。我認為,西藏就是個典型的例子。"

接下來,艾未未細化他的這一觀點說,中國共產黨建國後,漸漸認為普通公民不應該掌握事實真相,"真相是危險的,不適于讓人民知道。這真是一種老思維,目的就是為了保住政權。我經常自問,為什麼我們不能擁有一個沒有審查的更好的媒體的社會呢?我們到底想要掩蓋什麼?什麼真相有那麼危險?當然了,如果大多數人得到的信息有限,就更便于篡改製造信息。信息是權力。在就誰說得對誰說得不對作出判斷之前,首先要知道全部事實。"他說,我們以前沒有這個,現在是時候了,"否則全世界會把罪責全放在一個人身上。因為,即使他什麼壞事也沒幹,人們始終要問:他為什麼要掩蓋呢?""現在許多中國人在罵西方。我認為,這是由於長年的宣傳,使人們認為:西方是敵人,西方一心要壓倒中國。"

法蘭克福匯報記者西蒙斯問艾未未,為什麼關心西藏的中國(漢)人這麼少呢?艾未未的答覆是:"因為中國人沒有為弱者鬥爭的傳統。弱者,受傷害者,在這個社會里是沒有地位的。這是一個成功者和強勢者的社會。……大多數中國人把西藏就看成是個旅遊目的地……但他們不理解那里的人。他們跟那里的人沒有真正的溝通。"

艾未未說,中國藝術界的人被這個事情搞糊塗了,他們不知道,這件事問題在什麼地方?達賴喇嘛究竟想幹什麼?佛教徒應該是和平的,但人們現在看到他們手持刀子,焚燒旗幟,砸碎玻璃,"但是,有沒有一種可能,問問他們,他們究竟想表達什麼呢?是否可以把他們請到央視來,跟他們討論,他們腦子里在想什麼,而不是簡單地把他們稱為刑事犯罪分子?我經常在想,為什麼不能呢?是誰建築了這堵誤解的高牆?為什麼?我們還始終把他們看成野蠻人,看成弱智者嗎?結果是,緊張、憤怒和仇恨繼續加深。"

junejune: 用德語向德國民眾解釋西藏問題

如果說艾未未是接受採訪,從而"被動地"出現在德國"主流媒體"上,他並主要從中國的政策中去尋找事件的根源,他主要的思路基本上是針對中國國內的,那麼,在"時代報"以讀者文章形式撰寫並發表德語文章的junejune則是"主動地"走上德語媒體,從德國人的思維症結下手去解釋她對西藏問題的看法的。

junejune在她題為"真相在中間某個地方"(Die Wahrheit liegt irgendwo in der Mitte)的文章里,一開始就自我介紹說,她生于中國,在德國生活了10年,現在持有德國護照。她愛"我親愛的祖國",但這跟共產黨不是一回事,"對中國有利的一切我就支持,對一切不利于中國的事我就不能理解。"這話說得相當坦率。這篇文章雖然只是作為"讀者文章"登陸發表在時代報的網站上,文章標題卻也在一段時間里出現在德語google新聞主頁上,顯然是由於"時代報"的顯赫地位,也表明,它應該引起了不少德國人的注意。

這位女士提出一個問題:你們老說血腥鎮壓什麼的,你們是否問過:誰先攻擊了誰?"摘下你們的有色眼鏡吧,純粹用你們人的思維來思考:誰先攻擊了誰?"她接著問道:"假如有人在大街上殺了人,無論是藏人還是漢人,是德國人還是別的什麼,政府應該怎麼做呢?你們認為,警察應該袖手旁觀嗎?聽任中國漢人被殺害?我反對任何形式的謀殺,並贊成警察在這種情況下插手!!!!!!"

然後她提出的問題是:這里的媒體經常把這次西藏事件跟1989年天安門事件相提並論。她認為,這完全是兩回事,當初的中國大學生追求國內的民主和自由,一個法制的沒有腐敗的中國,"這個仍然是我們今天的要求!!!但是我們從來就沒有打算,現在也沒有打算埋葬我們的國家主權。當時在天安門廣場抗議的學生從來就沒有要過這個!!!!"

在簡單介紹了中國100多年的被殖民史,然後被共產黨"解放"後,她又介紹了西藏問題從元朝以來的歷史。接下來,她針對對中國破壞西藏文化的指責說:"我們中國漢人也摧毀過我們自己,殺害過我們自己的人,毀滅過我們自己的文化….這方面有足夠的報導,不需要我在此重複。我們這些被誤導的民眾,無論是藏人還是漢人,把刀對准了我們自己。這之間沒有區別。在一種盲目的狂熱中什麼也沒有得到顧惜。無論是西藏人還是中國漢人。"然後她說,老說中國人民解放軍侵略西藏,"是一個誣蔑!!!"

然後,junejune介紹了中國對少數民族的優待政策,比如高考分數線降低,不受獨生子女政策限制等,"也許你們要說,西藏人並不要這些,他們寧可和平地生活在封閉的貧困之中。那麼,我要告訴你們,我,作為一個中國漢人,在封閉的、落後的中國度過了我人生最初的20年。我決不想回到那個過去的中國去。決不!!!"

最後,junejune表示,她不愛共產黨,但目前中共是保持中國統一完整、向前推進、給中國人更好生活的"唯一希望"。這並非說中國就沒有人權問題了,但是她"明確的答覆"是:"首先我們必須維護中國的主權,然後我們再來實現人權、民主和自由。我們看到這些東西在到來,慢慢的,但它們在向我們走來。中國必須經過一個漫長的、痛苦的過程,才能有民主化的能力。我們大家在為此努力。"

德中之間溝通的“星星之火”

艾未未和junejune其實並不是"正"派和"反"派。他們倆談的是問題的兩個方面。艾未未是希望中國政府吸取媒體和民族政策方面的教訓,而junejune則是面對面地用她優秀的德語向德國人介紹情況,探討問題。

對junejune的文章,只有一個德國讀者指責道:你既然拿了德國護照,就是德國人,你愛的祖國應該是德國。接下來,好幾個德國讀者批評了這個讀者,說他的說法很荒唐。

德國讀者對junejune表示感謝。有位讀者說,讀了您的文章後,我忽然發現,我作為德國人,對中國了解的是多麼的少。有讀者還要求時代報記者就西藏問題下一番功夫,給他們更多的信息。有位讀者說:我們已經厭煩了單方面的報導。

目前,西方和中國的媒體及政府都是各說各的,互相誰也不去認真地聽取。在這種情況下,這些主動的和被動的民間溝通,尤其是局部地出現在德國主流媒體上,無疑是有益的。無論觀點是對是錯,但多溝通,就能在相互之間增進了解。這是西藏事件以來的一個明顯動向(在許多主流謀體相關報導下的讀者評論中,也有德、中讀者之間的論戰)。在主體有限的情況下,它甚至是一種"新媒體"。

德國之聲版權所有 轉載或引用請標明出處和作者 責任編輯:平心 Share this article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