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敗俱傷逃得了?

2007/05/04

【經濟日報/社論】

行政院長蘇貞昌原本要在五一勞動節送給台灣勞工一個大禮:大幅調高基本工資。但在五一前夕,突然政策大轉彎,又說要延後宣布,而且提出好幾個大不相同的理由。

其說法之一是,在民進黨總統初選進入最後關頭的敏感時刻不宜宣布此一調漲方案,以免又被其他三大天王譏為「政策買票」。

其說法之二是,蘇院長尚未看到配套措施,要等配套措施定位之後再公布。

其說法之三是,政務委員林萬億告訴蘇院長,中南部連鎖業者認為調高時薪將衝擊企業人事成本,反應十分強烈。

其說法之四是,勞工團體對8.1%的調幅甚為不滿,五一前夕更有青年勞動九五聯盟赴行政院抗議,要求調漲35%,同時將時薪自66元提高到125元一小時。

這幾個並不一致,甚至大相逕庭的說法,並沒有告訴我們基本工資的調漲究竟會在民進黨初選結束後宣布,還是要等國民年金定案後再決定。更沒有告訴我們是要依中南部業者的反應,降低調幅,還是順學生聯盟的意,大幅提高。唯一告訴我們的,就是調高基本工資的政策如今已是裡外不是人;調得不夠驚人,則勞工團體會群起抗爭,鬧個沒完沒了;調幅太高,企業經營者尤其是中小企業及中南部的連鎖業者又高呼走投無路。因此,不論前述說法何者為正確,我們至少可以確定一件事;這不是「政策買票」;因為不論高低或不高不低,選票注定要跑掉一半,甚至弄得勞、雇雙方都怨聲載道,而全盤皆墨。

因此,蘇院長在此刻選擇急踩煞車,是正確的一步。只是,煞車能踩到幾時?等到拖延的理由都告盡,還是要面對立場截然相反的勞工團體與企業經營者。至於所謂的配套措施,根據目前所透露的,不外是等到企業受不了打擊而裁員甚至倒閉時,趕緊以緊急信貸或是雇用津貼加以扶持補償;等大批弱勢勞工被解雇裁員時,趕緊做就業輔導、職業訓練。就好像準備用機槍掃射之前,趕快準備好足夠的救護車與急救藥物及醫療人員。但既知如此,何必當初?

其實行政部門大可不必蹚這個渾水,基本工資的問題遠比表面要複雜。今天企業界格於其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固然要全力反對;即使那些堅決主張調幅更大的勞工團體,一旦弄清楚真相,怕也要打退堂鼓。在街頭強力抗爭的年輕學生們並不真正了解市場機制的運作,他們逞一時之勇所要求的,正可能讓最下層的弱勢勞工因而丟掉飯碗,連目前的基本工資都賺不到。這一點別人不知,那些努力規畫所謂配套措施,要替倒閉的企業、失業的弱勢勞工收拾善後的勞委會、經建會可是心知肚明。

於今之計,若要兩面都不得罪,企業與弱勢勞工都不傷害,台灣經濟也不致像前兩次縮減工時與強迫提撥勞退金時大傷元氣,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觸碰基本工資,甚至可以全面廢止,但以更具體有效的措施,為弱勢勞工增加工作機會,而確實提升他們的所得水準。說來很難,做起來卻很容易!

怎麼做呢?正好就像前述的配套措施一樣,政府將原來對中小企業每雇用一人每月補助1萬元的辦法照樣實施,對弱勢勞工也主動給予就業輔導、職業訓練,乃至直接提撥預算,創造出數萬個每個月薪資在1萬7,123元以上的社會服務工作機會。這樣雙管齊下,不會有一家企業倒閉,也不會有眾多弱勢勞工被迫失去工作機會;但需求的增加,自會提高弱勢勞工的工資水準,政府的花費則與目前擬議中的配套措施並無二致。同時,這還會有一個有利的副作用,透過這些直接對企業的補助,以及新創造更多工作機會,全社會的總國民所得與總有效需求都會明顯增加;這正可以濟消費需求之低迷不振,而使經濟成長得到重要的挹注。

不過,平心而論,我們也知道這個社會,尤其是政府官員欠缺足夠的勇氣,青年學子與勞工團體則不具備足夠的專業知識,敢在不以調高基本工資傷害社會的前提下,啟動相關配套措施。我們也只好眼睜睜看著政府、企業、勞工在愚昧的盲動之下三敗俱傷,用血淋淋的教訓再一次讓這個社會受到當頭棒喝。但一喝,再喝,何時才喚得醒?    

【2007/05/04 經濟日報】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