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萬兆的民主,把人民當青蛙放在鍋子裡煮

九萬兆的民主,把人民當青蛙放在鍋子裡煮

低工資、高物價、高學費-人民的怒吼!  

對廣大的人民而言2008年是個灰暗年代,對少數的財團、企業而言2008年卻是個黃金年代!在糧食危機、石油危機與美國次級房貸導致的金融信用危機的背景下,推波助瀾了通貨膨脹的漲勢,雖然物價齊漲,但是薪資卻不漲,依據行政院主計處公佈的數據,2008年台灣第1季的「實質經常性薪資」較去年同期下跌1.92%,創歷年最大跌幅!

 

受雇者實質薪資下降,意味著企業的利潤增加,因為物價上漲時,通常薪資上漲幅度的跟不上物價上漲的幅度,甚至是停滯不漲,因此,在通貨膨脹下實質薪資是下降的,這是有利於資本利潤的擴大。現在,政府用學費調漲公式卻縱容許多學校營利化,用高學費來再次加速並擴大人民實質所得的減少速率與幅度。

 

如果子女的教育費用是受雇者必要的生活支出,那麼工資就必須包含學費在內,新政府執政以來,台灣社會一再受到油費一次漲足、電費同漲、民生物資跟漲、其他商品齊漲、油費漲足後還漲的折騰,人民痛苦指數已經臨界崩潰,而現在學校卻以經營成本的上升,要求調漲學費,當工資沒有增加的情況下,學費再調漲就意味著受雇者的實質薪資再下降,對生活愈益窘困的受雇者而言,無異是雪上加霜。學費調漲的矛盾隨著通膨的加劇,愈益激化。九萬兆政府面對物價飆漲的無能,表現在學費問題上更為顯著,教育部一改往常用暫定方案來核定各校學費,竟然在今年定出一套在未來必定年年調漲的「學費調整辦法」(所謂辦法就是具有僵固性的行政規則),我們現在才知道所謂二次政黨輪替的民主成就,就是把人民當青蛙放在鍋子裡面煮!

 

隨著通膨日益上漲的學費,到底要由誰來支付呢?是受雇者的工資嗎?從每年72萬人次的學生必須藉由就學貸款來支付學費的事實,可以知道台灣雇主階級所支付的工資中,本來就規避了受雇者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學費!學費是教育經費的一部份,教育經費應由國家來支付,因為教育不是商品,教育是人民的權力,所以我們有權獲得價廉而質優的教育。而這正是教育公共化的理念:資源由國家透過稅改提供,並由師生家長共同進行民主分配,其成果將讓全體社會得利。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