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生命對話:WHO與樂生療養院

2007/05/10
中研院博士後研究員

歷經10年的委曲求全,台灣推動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的運動,終於在阿扁總統想避免跛腳化的政治背景下,首度擺脫美國下指導棋的陳窠,由主張「台灣要獨立」的中華民國總統,正式向只有主權國家才能成為會員的WHO申請入會。看在前一陣子被圍剿成「晚節不保」的前總統眼裡,阿扁這個缺乏統治能力和策略的年輕小伙子,搞到最後還是自打嘴巴。如果台灣不認為自己已經是一個「國家」,那憑什麼要WHO「受理」台灣的入會申請?如果台灣自認已經是一個「國家」,那喊「要獨立」豈非政治詐欺!

台灣要以獨立主權國家的資格加入WHO,成為這個聯合國下屬國際組織的正式會員,真是「阿婆生子」談何容易!可是儘在日內瓦WHO總部外搞搞記者會,拉拉白布條,以為只要強調2千3百萬人的衛生人權就能進入WHO,那就請問台灣政府,對於主張居住人權、要求原地保留的樂生療養院院民,又是以何種方式對待的呢?就應該知道,道理難敵強權,除非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同情。

相較於國際社會,台灣2千3百萬人的衛生人權真的能引起同情嗎?根據健保局的調查,台灣人民對於醫療服務的滿意度高於先進國家的歐美,平均餘命超過70歲,這樣的數據可以說服哪一個國家說「不讓台灣加入WHO會危及台灣的衛生人權」?打悲情牌是無效的,也是不道德的,因為相較於平均餘命不到40歲的第三世界國家,台灣顯然是醫療先進國家,如果台灣不提出援助世界上其他不知現代醫療、打點滴為何物的數十億人民,如何讓WHO的眾多會員國形成「中國政府不讓台灣加入WHO是有害於世界衛生」的認知,進而促成台灣至少受邀成為WHO大會觀察員的形勢?畢竟,相較於60億的世界人口中,接近一半深受營養不良、醫藥不足威脅健康的30 億人,一個2千3百萬人享受先進醫療服務的「國家」要來大哭大喊沒有醫療人權,法理暫且不論,如何牽動人情呢?

台灣是可以有貢獻於世界衛生的,我們對於公共衛生先於醫療設施的衛生政策,覆蓋全部人口「大碗又便宜」健康保險醫療服務體系,以及相對先進的藥品工業,其實這些軟硬體資源都是「衛生外交」的利器。只是在現在這個喜歡搞「假外交、真內鬥」的三流政權治下,黃金也會變垃圾!連樂生療養院都不知道其「人權外交」的無價了,還談什麼加入 WHO呢?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