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調高為何沒有引發共鳴

2007/05/04

工商社論

十年沒有召開工資審議委員會,也同樣十年未曾調高的基本工資,雖然日前開了會,也通過七.五%至九.五%的調升幅度,並大聲宣揚多達一百七十二萬勞工可以受惠,但近日來的反應,包括勞委會主委李應元以「調幅不符勞工期待」原因辭官、勞工團體繼續表達不滿,以及雇主四處陳情,顯然行政院主導的基本工資調高沒有得到預期中的效益,連一點共鳴都沒有,其中原委值得探究,並做為今後施政決策參考。

首先,基本工資調高,主管部會的勞委會沒有歡天喜地慶祝,主委李應元反而落跑,雖然請辭理由提到基本工資調高不符勞工期待,但李應元辭官背後真正的、主要的原因應是政治,基本工資只是附帶理由。從政治觀察家及媒體分析蘇貞昌、謝長廷與李應元三者間的政治淵源,以及李應元辭官次日即展開走百里為謝拉票活動來看,李之辭官應是預定中事,與基本工資調幅大小關係不大。當然,勞委會事先主張調幅應達一○%,工資審議委員會僅達成七.五%至九.五%的漲幅建議案,倒是給了李應元以「不符勞工期待」藉口請辭主委職務,並立即投入謝陣營助選。

其次,應該有共鳴而沒有發出共鳴聲音的是勞工大眾。雖然總統府、行政院都宣稱調高基本工資後受惠的勞工可以達到一百七十多萬,但增加的工資沒有落袋,尤其不能確定是不是曇花一現的加薪前,一向處於弱勢地位的勞工,豈能、豈敢發出共鳴的欣喜。眾所周知,在市場經濟體制下,工資應由勞動市場中的供需因素決定,行政力量的不當介入,其實只會扭曲或壓抑真正價格的自由表達。事實上,如果月薪在前基本工資一萬五千八百四十元標準上下,領取該項薪資者鐵定是弱勢勞工,或者是邊際勞工。也就是該名勞工的勞力供應,在需求者的評價中,並非不可或缺,而是屬於可有可無。當政府以行政力量要脅,要求需求者以並非他所願意,或能夠支付的代價作為勞工的報酬時,雇主的反應通常是減少雇用。

易言之,在產業及經濟情勢並不利於雇主增加工資負擔時,面對政府強行要求增加基本工資負擔,雇主很可能採取不合作主義或消極措施,屆時勞工反而成為犧牲品。這樣的經驗,從民國七十三年勞動基準法實施後,本地的勞工及勞工團體都有很深刻的認識及體驗。政府主導基本工資調高,表面上是照顧勞工大眾,但雇用與否,以及是否繼續經營企業,最後決定權掌握在企業主手中,當政府的禮物變成雇主不可負荷的沉重包袱時,最簡便,也是最尋常的解決方法就是減少勞工雇用,乃至關廠歇業。因此,基本工資調高,對絕大多數工資早就超過基本工資的勞工而論,根本沒有感覺或反應,少數雖然可能因為基本工資調高而受惠,但憂心失業的恐慌早就蓋過調高工資的空歡喜,當然不會有共鳴。

至於首當其衝的雇主,除了少數必須為基本工資調高而增加工資支出的成本外,大多數的煩惱其實是依據基本工資決定費率的勞保、健保支出的增加。依據經濟部的估計,因為基本工資調高帶動健保、勞保支出的增加,全體資方的額外支出高達百億元。因此,除了消極的採取減少勞工雇用、關廠歇業等逃避手段外,奉公守法或有責任感的資方,對行政院的基本工資調高案當然不會有好感,也不會起共鳴。

最後,迄今沒有表態的民眾,在我們的眼裡其實也是受害人。禍害來源有二。第一,因為基本工資調高,勞工的勞健保費中政府支付部分也水漲船高,早先估計基本工資上漲五%,政府必須額外增加支出三、二九○萬元,現今漲幅幾乎加倍,政府的額外支出預算可能達到六千五百萬上下了。另外,由於部分工時薪資漲幅太大,政府決定給予速食業、大賣場等四大行業一年緩衝定額補助外,並擬對雇用二十人以下企業放寬聘雇獎助制度,包括縮短必須雇滿六個月規定,以及獎勵期限由十二個月延長為十八個月。上述計畫若付諸實施,雖可減輕企業、雇主衝擊,但政府拿來補貼企業的預算,還不是全體納稅人的血汗錢,民眾對慷他人之慨的基本工資調高案,豈會肯定,豈會起共鳴。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