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缶揚秦…唐突政治意涵

2008/08/10

* 2008-08-10 * 中國時報 * 【邱風/北市(退休教師)】

 北京奧運揭幕了!開幕式總導演是張藝謀,筆者曾看過他所執導的電影《英雄》,他很想在該片有所獨創、突破,想要揚秦而對歷史翻案。但以電影而言是失敗的,膚淺、拙劣的,只有表面的華麗光彩與熱鬧。奧運開幕式,筆者也有類似的感覺。

 拿擊缶迎賓、歡迎朋友的場面而言,也頗有揚秦的意味。失意的楊惲(漢代人)給孫會宗的信裡說到自己:「酒酣耳熱,仰天拊缶而呼」。缶是瓦器的一種,與盎、罌、盆等是類似的東西。秦人用它充當打擊樂器。莊子妻死,「鼓盆而歌」,也是類似的動作。簡單說,擊缶用在北京奧運這樣的盛大場面,與傳統的擊缶場面或氣氛、情境並不一致。

 另外「和」字的排列組成,如要考究一點,禾與口左右位置應對掉,排成口在左、禾在右。更考究的話,和應該用龢字才對。而即使是這樣,仍然未表現出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那種美好境況或感覺。何況有外國人在抗議,維吾爾人自焚抗議,昆明汽車爆炸,疆獨攻襲武警等。

 中國自己卻賦予北京奧運太多政治意涵與任務。彩排劉岩摔成重傷,正式比賽大陸選手失常,捷克奪京奧首金:這也都可見中國對北京奧運期望太高,賦予選手太重任務而不勝壓力。中國能舉辦如此熱鬧炫目的奧運也是難能可貴的,但如要世人相信其好和平、不黷武:那麼其在民主、自由、人權方面要多下功夫;光靠奧運是不可能達成的。

 可喜的是,我國舉重參賽選手陳葦綾奪銅。陳葦綾說:死也不放掉槓鈴,拚著「死也不放掉槓鈴」的堅定毅力,在北京奧運女子四十八公斤級摘銅,為中華代表團贏得首面獎牌。台灣雖遭主辦國中國多所阻難、矮化,但由陳葦綾的奪標,也可知台灣仍然舉足輕重,且不僅是在「舉重」項目而已。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