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讓北京奧運淪為納粹奧運的翻版

2008/08/10

* 2008-08-10 * 中國時報 * 【蔡英文】

 一九三六年八月一日,希特勒在柏林主持奧林匹克運動會的開幕儀式,德國人民的情緒瞬間到達最高點。自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之後,整個德國民族從來沒有這麼最光榮過。當時國際間不乏反對的聲浪,不過奧委會仍然決定把這個國際體壇最重要的賽事交給希特勒所領導的國家。支持給德國機會的人主張,奧運會的主辦國資格將會使德國更民主、自由、和平。

 窮兵黷武的希特勒在那一陣子也突然變得愛好和平,在奧運期間,納粹在全國上下收起「禁止猶太人」的歧視性標語與招牌,希特勒要人們相信,德國是全世界的好朋友。不過,後來的歷史證明,希特勒向大家撒了一個漫天大謊。在奧運進行期間,希特勒一邊吹噓和平,一邊興建集中營,而且在奧運過後,德國也沒有比以前更民主自由,一九四二年的萬湖會議決定了「猶太人問題的最終解決方案」,就這樣希特勒政權屠殺了幾百萬的猶太人。

 沒有人知道奧運會跟屠殺猶太人有無直接的關係,不過,如果整個納粹政權是建立在強大的民族主義上面,那麼一九三六年的柏林奧運無疑地為德國民族主義注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心針。七十二年過後,二○○八年的八月八日,我們再一次目睹了奧運在沒有人權的國家中舉辦。中國領導人胡錦濤在張藝謀式的開幕儀式中,把中國民族主義推上了最高峰。從電視上看來,中國人民沸騰的情緒,跟一九三六年的德國人一模一樣。

 為了要讓奧運順利進行,中國政權老早就開始推行禮儀運動,希望讓全世界的人看到中國文明化的程度已經大幅提昇。隨著開幕日期的逼近,舉國上下開始草木皆兵,西藏、新疆的抗議份子被管制、逮捕甚至殺害。當然,這些所為不會讓中國人民知道,所以,北京城中興奮的民眾當然也就讀不出政權的風聲鶴唳。鳥巢周邊五步一個武警崗哨,計程車據說被裝上監聽器,會場周邊的商店被賦予向警察通報的神聖任務,高樓大廈被命令不得開窗,天安門廣場上分不清楚便衣與遊客哪一種人比較多。這就是集權國家主辦和平奧運的必然結果,作為一個人權記錄如此不良的國家,它勢必得出動所有的國家機器來摧毀所有可能的反對勢力。換句話說,這是一個戒嚴下的慶典,會場內的舉國歡騰,與會場外的嚴厲肅殺,形成一股非常諷刺、非常尖銳的對比。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全世界有一些國家,就是不能跟其他國家一樣,抱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在家裡的客廳中欣賞奧運的精彩賽事。很遺憾地,台灣就是這樣的國家。我們不能以台灣的名字在奧運會中出現,我們的選手是一群沒有國旗,沒有國號的運動員。甚至,這一次的開幕儀式中,中國也改變了各個國家出場慣例,讓台灣的代表隊在「中」這個中文字的大旗下,與澳門、香港等地方「結伴」出場。然後,全世界都知道也都看到了,我們國家的執政黨要員們,坐在觀禮台上親眼目睹、共同參與這個歷史性的改變。他們覺得這一切沒什麼不妥,被對岸奉為上賓,即使北京官方說台灣的選手在大陸有「主場優勢」,他們亦渾然不覺有任何失當之處,甚至可能還覺得理所當然。

 世界上流傳著一種說法,政治不應該介入體育,體育是無國界的。不過,從這次奧運會中中國對台灣的種種作為來看,政治從來沒有離體育這麼近過。希特勒在成功的奧運會後變得更加獨裁與野蠻,這讓我不禁想起情人節晚上在自由廣場人權團體所舉行的抗議活動。與奧運開幕儀式的盛大相比,當天現場的人數可以說是小巫見大巫。我坐在規模很小的人群裡面,心裡一點也不意外。畢竟,這是眾所矚目的運動賽事,在這種時候講政治、講人權、講民主,好像是在潑冷水。我們不否認中國對這次奧運會的用心,但我們更期待,中國對於人權能更用心。中國對這個世界最大的責任不是一個成功的奧運,而是對於人權的尊重與保護。

 我不反對奧運,也不反對台灣參加,也熱切地希望給運動選手們加油打氣。不過,我最期待有一天台灣的代表隊能夠在頒獎典禮上大聲說出自己國家的名字。全體國民應該共同思考,台灣的這個夢想將因這次的京奧越來越近還是越來越遙遠?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坚决抵制台独,我不否认中国确实没有民主

堅決抵制統派與獨派的任何民族主義與愛國主義主張

台灣本來就是獨立的,沒有所謂獨不獨的問題,訪客一你自己想想你們國名跟我們國名長得一不一樣,北韓南韓難道就是同一個國家?你們才是戴著歷史正義的大帽子行圖謀侵略之實。

台灣不少意見則不忘以崇高的希臘民主想像和現代主權觀念,實現對「中華台北」命定的憤慨,並急忙對部分加油者被拒入境抱不平。兩岸對強權建構的奧運想像與世界秩序照單全收,卻無論如何也無法自我滿意,相對於美歐好整以暇的指頭論腳,曾有被殖民經驗不能擺脫的後殖民心情難辭其咎。
  帶有悲情色彩的後殖民處境值得同情地理解,但不加思考地模擬,卻容易導致父子騎驢的窘境。而明知隱喻失義卻堅持取弄,形象和利益不免有兩頭落空之險。中共在形象工程上處心積慮地討好西方,還企圖藉由重新建構大陸民眾對台灣的瞭解來緩和衝突,害怕出事又放緩陸客在奧運期間出入台灣,但卻在民主政改等方面徘徊不前,其「騰飛夢想」實在比控制天氣還難實現。
  國內出現「納粹奧運」的類比,立意不外是擔心台灣人民成為中國眼中要打壓的的猶太人,或者淪為慕尼黑被出賣的捷克;而胡錦濤則似乎是粉飾太平的納粹領袖。此種心情背後的歷史脈絡不難理解。甚至即便未來中華民國國旗與國號的合理待遇,在兩岸間取得進一步斬獲,都無法緩和傷感的殖民記憶與激烈的黨派競爭。但是,中國畢竟不若當年德國足以擔當歐亞首強;布希不僅沒有奉行孤立主義,還到北京做禮拜;胡溫更無法享受當年納粹領袖的獨尊地位。
  何況被神化的奧運,在歐洲不如足球,在美國不如棒球。期待出現納粹殘暴和奧運正義,是否與喬治亞利用奧運出兵而奧塞提亞要仿效科索夫獨立一樣,難符實際?這樣的後殖民激情,竟然使疾呼主權的人忘記,主權國家不應拒絕人民返國,卻可以不備理由地拒絕「外人」入境?
  所幸體育競技不是殖民主義專利,還是替各地運動員加油要緊。
  (作者為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助理教授)

堅決抵制台獨,我不否認中國確實沒有民主

====================

ALLCOME:樓上的英雄,台灣基本工資調整為每月台灣「三萬元」,不知幾位英雄贊成否?

屠殺猶太人, 是自由民主的結果, 而今天想要複製納粹成功經驗, 用民主制度迫害少數族群的, 就是蔡英文所屬的民主進步黨.

台灣就是有一群大中國法西斯自以為是少數族群代表。
許多台灣人(尤其是人數較少但居於強勢的族群)並不知道他們支持的政黨具有相當的納粹及法西斯性格。

他們很愚蠢的稱呼政敵為納粹政黨、但實際上他們離納粹的距離遠小於他們的政敵、這個法西斯政黨曾經以納粹為師、也曾經恐怖統治台灣。

現在他們已經和名為共產黨的另一個法西斯政權合作。

這群人真的是台奸、他們也是中國的愛國賊。

這群反對台獨的中國人就是中國納粹化的明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