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錢進退溯源/外匯新政震懾跨境異動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2008-08-11 15:42:28  作者:王鎮江  

「目前風聲很緊,外資進來相當難」,一位PE負責人對記者說。他說,儘管如此,仍有不少同行採取「打擦邊球」的方式引入外資。楊軍(化名)是南方一著名地產公司資金部負責人,據其介紹,此前從正常渠道引進外資很容易,但近來監管部門審批速度明顯放緩,「一些資金鏈緊張的地產商不得不採取特別手段」。這包括假出口(但辦理海關手續較麻煩),走地下錢莊(風險較大)、銀行渠道(境外分支機構抵押、境內機構放款)等。

從今年4月份以來,國家相關部門頻出措施監控和圍堵熱錢。業內人士看來,決策層近期密切關注熱錢乃未雨綢繆,是充分考慮到了中國經濟下行趨勢和金融體系尚不健全等因素。

對於目前熱錢之危害,記者獲得的數份權威報告則顯示,真正值得關注的熱錢至多不超過6000億美元,甚至其中一份監管部門報告認為淨流量大約也就1000億美元,當下對經濟體上不能構成大的不利衝擊能力。

兩份報告提示

今年4月,一份《防範境外投機性資金確保我國經濟和金融安全》的報告上遞至決策層,同期一位全國政協委員向決策層遞交的報告也引起了高層關注。

上述報告指出,在人民幣升值預期持續增強的背景下,境外投機性資金通過各種途徑流入國內,大量進入房地產市場和股票市場,在很大程度上造成我國流動性過剩、投資過熱和資產價格過快上升。

研究還表明,2007年境外投機性資金加速流入國內,2008年流速進一步加快。由於美國次級債危機比上年第四季度預計更加嚴峻,大型金融機構進一步虧損可能需要進一步注資,而流入我國的投機性資金很大一部分來自於這些金融機構設立的國際對沖基金。在這些大型銀行難以自保從而急需注資的情況下,收回他們在我國高回報的「投資」的可能性大增,境外投機性資金2008年晚些時候撤離我國的可能性很大。

報告還說,若不能制定有效措施來控制境外投機性資金的流入和流出,國際投機者很有可能在2008年對我國房市、股市和匯市,同時進行投機並在三市上皆獲利之後選擇適當的時機撤出,從而導致國內股、房、匯三市相繼下滑。

今年5月,越南經濟動盪進一步引起決策層的重視。知情人士透露,有關高層領導專門佈置要求加強對此問題的研究,熱錢衝擊的影響亦在其中。

南開大學金融系博士毛一文經過長期觀察研究指出,熱錢進入境內主要在房地產、股票市場、成品油和農產品期貨市場輪換套利,套匯是熱錢獲得的長期好處,是長線戰場,其他三個市場是階段性戰場。

熱錢對中國金融安全的衝擊,主要表現在對匯市、股市和信貸市場的衝擊,以及集體撤離帶來的系統風險。

首先,因為各種熱錢進出流動都涉及貨幣兌換,從而會衝擊中國的匯率制度,加劇外匯市場波動。

中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宗良博士說,人民幣匯率走向與熱錢流動互相影響,相互推動。而人民幣升值預期轉向將促使熱錢流出,可能引發人民幣貶值,動搖現有的匯率制度安排。

宗良博士表示,人民幣並非不存在貶值可能,原因是國內經濟目前存在下行風險,且美元長期持續貶值與美國的根本利益不符,未來不久趨勢可能變化,一旦美元走強,國際資本流動趨勢將出現逆轉。

熱錢還衝擊股市和房市,導致市場大起大落。多位研究界權威人士向記者表示,人民幣升值是熱錢流入的主因,股市與房市價格指數漲落與人民幣匯率升降緊密相關。

社科院世經所國際金融室張明博士表示,H股市場有保證金製度,熱錢可以在H股市場利用財務槓桿,只要熱錢在H股盈利遠高於A股虧損,就可牟取暴利。

毛一文說,熱錢流入將推動利率上升,可能加劇信貸乃至經濟波動,加大銀行部門風險,不利於宏觀調控的穩健運行;此外,熱錢大規模撤出可能引發系統性金融危機,而這正是決策層尤其擔心的。

進入渠道有30-40種

大量熱錢是如何進入國內?上述國內PE負責人稱,中國存在很多制度漏洞,「可採取的手段其實很多」。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所長李揚表示,目前熱錢流入中國的渠道有30-40種,其中通過貿易信貸、短期信貸、FDI以及地下錢莊構成了熱錢流入中國的主要渠道,此外,香港、台灣地區的套匯套利也是熱錢流入的不確定因素。

從記者獲得的多份熱錢報告看,貿易、直接投資(FDI)和其它投資(FOI)是公認的主渠道。

德意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馬駿通過對200家企業和近60名個人「投機者」的調查發現,企業熱錢流入的最主要途徑為直接投資和高報出口/低報進口。在個人渠道方面,最主要的是兩個合法的漏洞:國內銀行每人5萬美元的換匯額度、香港銀行允許每天兌換2萬港幣至人民幣和每天向國內銀行匯款8萬人民幣的安排。

在被調查企業中,52%認為「直接投資」最易操作,另有11%的企業選擇「低報進口」、10%選擇「高報出口」。選擇以「海外捐贈」和「地下錢莊」方式的企業,分別占被訪企業的8%和5%。此外,還有17%的企業選擇了「其他」方式,其中包括向員工和國內服務提供商支付外幣薪酬和借外幣貸款和外債等。

進出口貿易是熱錢進入的傳統途徑,主要是通過「高報出口、低報進口」的方式進入。多位研究人士認為,通過此渠道的熱錢占總量的一半以上。社科院世經所金融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東平一份實證研究顯示,2005-2007年貿易順差中的虛假成分分別約為60%、72%和76%。

資本和金融項目是熱錢進入的又一大渠道。該項主要包括外國直接投資(FDI)、證券投資(FPI)、其他投資(FOI)三個子項。南開大學金融系博士毛一文通過分析 1997-2006年間的國際收支平衡表發現,其它投資項目是熱錢進出的主要通道。該項在整個資本項目下占比1997年為41%,而2006年上半年高達 79%,增加了38%。報告分析,其他投資比較異常,是因為該項目下的貸款異常。表現為負債方的貸款變化異常和貿易信貸變化反常。境外貸款值2005年高達2200多億美元,2006年上半年高達1700億美元。

在1997-2006年間,其它投資很不穩定,表現為大進大出,而外國直接投資和證券投資流出比較穩定,呈現大進小出的格局。

報告沒有提供2007年的數據,不過對照2007年中國國際收支平衡表,發現其它投資方向已經發生明顯逆轉,表現為大出小進,當年淨流出696.8億美元,接近資本項目的順差總額735億美元。而其它投資異常主要是因為該項目下的其它資產所致,表現為短期資產為-1044.9億美元(流出)。除此外還通過貿易信貸、貸款方式分別流出238億美元和208億美元。

而且2007年直接投資達1214億美元,比資本項下順差總額高出479億美元。可見形勢已經發生轉變,直接投資或許已經上升成為熱錢進出資本項目下的主渠道。

德意志銀行上述調查顯示,外資企業以直接投資或追加投資名義流入的熱錢,通常採用以下三種方式:一是高報企業所需的資本金,資本金到位後有相當一部分不用作實業投資而投資於存款、基金、股市、樓市;二是在項目審批時化整為零,以逃避國家商務部和外匯部門的監管;三是改變資金用途或純粹虛假投資。

多位研究人士認為,外債逐漸成為熱錢進入中國境內的便捷通道。因為目前外商企業投資並不要求註冊資本等於投資總額,不足部分可以用外債補足,從而使得外商投資額與實際注資額間存在明顯的「投注差」。

目前外商投資企業的外債主要有三個來源:一是國外銀行提供的貸款;二是國外出口商、國外企業和私人的貸款;三是在華外資銀行的貸款。張明認為第二項是熱錢進入最重要的來源。

2007年中國外債總額為3736.18億美元,短期外債為2200.84億美元,同比增長19.85%,占外債餘額的58.91%。從借入主體看,外商投資企業債務餘額740.04億美元,占30.77%;境內外資金融機構債務餘額463.07億美元,占19.25%。

地下錢莊可能是熱錢流入的另一渠道。但監管部門一位權威人士表示,地下錢莊是監管當局嚴打的對象,一旦被發現,不僅資金被沒收,且相關企業和個人將受嚴懲。在目前尚存在許多「合法的空子可鑽」的情況下,此通道進出代價太大,不可能成為一個主要通道。

一位監管部門人士表示,近年熱錢問題愈演愈烈與銀行、企業和地方政府的不當行為有很大關係。

首先是銀行。按照《外匯管理條例》規定,中國境內禁止外幣流通,因此外資進入中國基本都要通過銀行兌換為本幣。但是,銀行出於謀利動機和維護客戶關係需要,在結售匯方面存在不少違規行為。

違規行為包括三方面:部分銀行存在違規辦理代客收結匯業務、違反外匯貸款相關規定以及違反出口核銷管理規定,使得境外投機資金假借貿易或投資渠道進入,甚至變相進入房市和股市。二是銀行在開展外匯業務中存在違規行為,如結售匯綜合頭寸管理不符合政策要求、短期外債管理不到位、違規辦理自身結匯業務以及掛牌匯價超規定浮動範圍等。第三,一些銀行報送數據質量不高,甚至未按照規定辦理國際收支申報。這些違規行為使監管部門的政策執行效力大打折扣。

記者調查中還發現,在央行從緊的信貸政策下,一些銀行利用海外代付融資、國際票證融資等業務為企業提供舉借外債之便,而這些企業將融得的外資兌換為人民幣後並未用於正常的生產經營而用於投機期貨市場。

其次,企業用借貸資金投機股市。

第三,「招商引資」。由於現行政策對外資企業採取「兩免三減半」和土地使用方面的優惠,加上政府部門對招商引資項目的獎勵措施,此渠道成為境外投機資金進入的便利通道。

地產界一位人士向記者透露,以前大項目必須商務部批准,但目前待批投資太多,一些審批權已經下放至省裡,「到地方就好辦多了」。

應對之策

8月6日,國務院最新分佈發的外匯管理條例規定一方面加大了對貿易真實性的審查力度,另一方面對資本項目管理更加細緻和嚴格。此外對金融機構外匯收付進行了嚴格規範,明確了處罰辦法,外管部門由此也獲得了一部分准司法權力,監督管理將更加得力。

此前,有關部門已經開始採取措施加強跨境資金流動監管。

為完善出口與收結匯的真實性及其一致性審核,7月2日,外匯局、商務部、海關總署三部門聯合頒布實施《出口收結匯聯網核查辦法》,規定企業出口收匯(含預收貨款)應先進入企業的出口收匯待核查賬戶。企業在通過待核查賬戶辦理資金結匯或劃出手續時,銀行應登錄出口收結匯聯網核查系統,在具體貿易類別相對應的可收匯額範圍內進行收匯核注。

為配合此項工作,嚴格管理短期外債規模,外匯局同時發佈了《關於實行企業貨物貿易項下外債登記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決定對企業出口預收貨款和進口延期付款實行登記管理。

上述兩項措施自7月14日起在全國範圍內試運行,分別於8月4日和10月1日起正式運行和實施。

7月18日,國家發改委發出《關於進一步加強和規範外商投資項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各省市發改委、經貿委嚴格執行外商投資項目核准制,加強對外商投資項目真實性的審查。並加強對已核准項目的監督檢查。

李揚認為,管理熱錢的重點應置於其流出機制和流出通道方面,因此加強資本跨境流動的監測和管理便是對付熱錢的主要途徑和方法。他建議,鑒於當前國內國外形勢均發生了重大的不確定性變化,鑒於亞洲地區金融風險日趨增大,我國在金融領域的開放步伐應當更為穩健。

不過,一些業內人士稱,在全球化背景下,資本項目開放是早晚的事。從國外經驗看,對境外資金出入的管制,短期可能是有效的(這種有效期大約為半年),但長期看效果並不理想。

監管部門人士稱,外匯管理新規將大大強化對跨境資金的監管,並對熱錢起到很大震懾作用。對境外異常資金的管制措施雖然長期會打折扣,但在當前特殊時期,不失為一項有效手段,等ya 過了風險較大的這個階段,其它中長期的措施也已經建立起來了,抵禦熱錢衝擊的能力已經加強了。

上述監管部門人士認為,當務之急是協調好相關部門,建立起「外商企業人民幣資產形態變化監測體系」,「通過此體系,外資流向可以完全在當局視線之下」。他說,該體系將涉及央行、銀監會、工商、公安、稅務、房地產管理局、國土資源部、中國債券登記結算公司、國家統計局等多個部門,目前建立此體系的數據和技術已經具備,關鍵的問題是各部門之間的協調。新規定中加強流入資本的用途管理正體現了這一點,建立起這一監測體系也許為時不久。

毛一文表示,國外應對熱錢主要有五種辦法。一是直接控制,如限制熱錢流向的領域和停留的期限等。二是間接控制,通過徵稅或者徵收無息準備金,降低熱錢套利的利益動因。三是對熱錢的流向進行監測,建立一個龐大的系統進行監測,把熱錢看管起來。四是審慎措施和要求。要求本國的銀行和資本市場的參與者提交風險意識,不與熱錢交織在一起,一起來對付熱錢,消除熱錢興風作浪的土壤。五是長期性的措施。即改革一些制度性的漏洞,提高金融市場的質量,提高政府駕馭熱錢的能力,搞好統計信息和法律等基礎制度建設。

他建議,中國應對熱錢要長短措施結合「標本兼治」。為防止特定階段存在的風險,可在短期內採取一些直接措施,比如嚴禁境外投機資金流向股市和房地產,要求入境資金停留時間不得低於一年等。在中期內,要盡快建立起一個全面有效的監測體系。

但著眼長遠,他認為應從根本上應通過深化改革,理順市場機制,「把池塘的底部築好」。如果基本的環境不改變,「所有的熱錢都可能變壞」。

同時監管部門亦應增加信息公開內容,不少業內人士在接受採訪時指出,熱錢問題之所以引起如此長久的爭議,「外界很難拿到準確的數據,對一些數據的詳細情況亦不瞭解;而相關部門從未對公眾就熱錢問題做出解釋」。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