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北京》書介

2008/08/22
東吳大學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助理

北京奧運開幕當天,我正與家人在日本北海道旅遊。當晚,在下榻旅館的電視畫面上,我看到張藝謀精心設計的開幕典禮。小小的電視螢幕,無法囿限整場典禮發射出來的強大氣勢。北京透過這場典禮來宣揚國威的意圖是十分明顯的。日本播報員驚歎聲不斷,我雖不懂日語,仍明顯感受出他們心中的震撼。

回到台灣後,我收到預先訂購從網路書局寄來的《看不見的北京》。一邊細讀,一邊回憶在日本收看奧運開幕典禮時的感覺。對比於北京奧運所展現出來的炫麗與氣魄,這本書訴說著與奧運同時存在,但卻被刻意掩蓋的血淚與哀歌。世界從來不會只有一個,即便北京已經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她還是有許多不為人知的世界需要你我的目光。某些人因北京奧運實現的夢想,正是另一群人夢碎的開始。「同一世界,同一夢想」這句響徹雲霄的口號在北京奧運是說不通的。《看不見的北京》這本書想要作的,正是要對北京政府所標榜的世界與夢想,作深層而徹底的解構。

雖然《看不見的北京》的作者自白說,她們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這本書的,但這無損於本書的紮實與反思。作者引用大量的文獻資料,建構起中國當代文明背後,國家力量所橫行無阻的世界。資料的運用十分嫻熟,在娓娓道來的同時,我們看到對基本人權的堅持,與對人性尊嚴的關懷。正是這樣的普世道德觀點,使《看不見的北京》有力地解構了中國國族主義所建造起來的繁華。

《看不見的北京》開宗明義便指出,奧運從來離不開政治。古代奧運誕生的源由眾說紛紜,但大家都同意奧運是為了平息戰火而出現在人類歷史。所以,奧運的基本精神是「和平」,它是現存最古老的和平運動。奧運在十九世紀被重新提出,也是為了同樣的目的。現代奧運在「奧林匹克憲章」中,明白揭示和平的精神與促進五大洲團結的目標。國際奧委會甚至曾經雄心萬丈,試圖利用奧運阻止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發生。

隨著人類思潮的不斷發展,「和平」這個概念有了更進一步的內涵。所謂和平,不再只是「沒有衝突」、「沒有戰爭」或是「和諧共存」這樣的消極定義。現代意義的和平,旨在積極地建構一個更正義的社會秩序,不論在國內或國際層次。由於這樣的體認,聯合國在近年來已把「人權」、「發展」與「和平」列為三個重要的工作目標。這三個目標已成了相互依存的普世價值,它們各有不同的訴求和面向,但卻必需被放在一起討論,否則即無法掌握這些價值在保障人性尊嚴、建立正義社會上的意義。換句話說,如果不能有效地保障基本人權,並且促進每個人的自我發展,則和平只是個疲弱而空洞的口號,無法帶領人們到達普遍享有尊嚴的世界。《看不見的北京》的作者即明確地掌握了這樣的發展趨勢,不斷地從「人權」、「發展」與「和平」這三個面向切入,質疑北京政府在四海昇平的和諧社會背後,到底給了中國人—甚至全人類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看不見的北京》在結構嚴謹的同時,對中國的人權議題有廣泛的討論。書中談了北京為奧運各項建設而進行的強迫拆遷,中國政府一直無能為力的環境問題,對維權人士、法輪功及圖博人民的迫害,北京政府與蘇丹、緬甸等極權政府的關係以及全球對北京奧運的抵制而引發的中國新民族主義等等重要議題。隨著章節的展開,我們驚駭地發現,有多少家園破碎、妻離子散的血淚,竟來自於追求國強民富的政治正確;有多少人身陷囹圄,只因他們試圖追求一個更美好而正義的社會;有多少痛苦的吶喊,在「同一世界、同一夢想」的口號聲中淹沒?這些案例告訴我們,中國領導人口中的和諧社會是由粗暴而冷酷的國家機器所維繫。毫無疑問的,北京政府挑戰了國際奧運的精神,而世界各地不斷發出的抗議聲浪,才是奧運精神真摯的展現。

要看到「看不見」的北京,其實沒那麼難,難就難在我們是否選擇去看。《看不見的北京》告訴我們,世界上已經有很多人選擇去看了。台灣與中國關係之深,已不需我再多言,但台灣選擇用真正的奧運精神去看這個不斷強大的鄰居了嗎?我相信台灣能因《看不見的北京》的出版,而認識到北京更多的角落。

事件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