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等大環境改善後再談調整基本工資

2008/08/28

 正如朝野所預料,備受全國各界矚目的基本工資調整案,日昨開會後沒有達成結論落幕。勞委會主委王如玄裁示,等待九月底中經院對去年調漲基本工資的影響報告出爐後再議。我們認為,依照目前的全球經濟大環境來看,實在沒有調整基本工資的主客觀條件,勞方代表及廣大勞工朋友應該體諒工商業界處境共體時艱,不宜堅持一次漲足論調,以免勞資雙方僵持不下,不但於事無補,反而傷了和氣,製造社會不安。

 早在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開會前,勞工團體即放話,基本工資「起碼」要將過去10年應調而未調的部分一次補足。易言之,基本工資應由目前的17,280元調整為23,355元,調高6,075元,增幅達35%。針對勞工團體「10年一次漲足」論,工商團體除了表示錯愕外,並強調當前全球經濟普遍低迷,台灣更因投資與消費停滯而百業蕭條,根本不具調整基本工資、增加營運成本能力,強行實施,業界將「遭遇逆流而滅頂」。

 對於勞資雙方的調整基本工資之爭,我們認為至少有三個層面必須考慮:第一,台灣景氣處於衰退邊緣,工商業界確實沒有承受調漲基本工資能力;第二,大多數勞工支領的薪水早就超過基本工資水準,調整基本工資其實對邊際勞工傷害最大,屬於「百害而無一利」;第三,從務實角度衡量,外勞薪資應與法定基本工資脫勾。

 首先,就台灣當前景氣論,我們認為國人皆知情況不佳,確實不是調升基本工資時機。受到美國次級房貸、二房危機,以及諸多經濟大國景氣泡沫破滅衝擊,台灣自今年初起,景氣即逐漸降溫,不但股市迄今跌幅高達四分之一,七、八百萬名的股市投資人遍體鱗傷,房地產、汽車、餐飲百貨、旅遊等各行各業,也都深受投資與消費停滯之苦。不但官方經濟成長率預測值一再向下修正,昨日經建會發布的7月景氣燈號,更轉為代表衰退的藍燈,係最近十九個月來的藍燈,顯示國內景氣低迷嚴重。更甚者,馬蕭劉團隊對景氣低迷、物價高漲,迄今拿不出具體對策出來。雖然主打愛台十二大建設,但眾所周知,擴大公共工程的長期策略並不可能在短期內發揮效益,採取短打的自對岸輸血濟急措施,包括放寬兩岸經貿及開放陸客來台觀光政策等,也是雷聲大雨點小,迄今尚無令人滿意成績。具體言之,國內經濟何時脫困,何時見到曙光,朝野一籌莫展,此時自然不是調升基本工資,增加工商業界負擔時候。

 其次,實證上,一般台灣勞工支領的工資早就超逾基本工資水準,只有少數邊際勞工,或因年紀、體能或學經歷限制而依賴基本工資保障,並成為調整基本工資的最大受惠者。但這批邊際勞工,因為不是工商業界「不可或缺」的身份,在基本工資調升增加經營成本之際,最可能成為資方資遣或拒絕雇用的對象,淪為基本工資調整的最直接、最立即受害者。

 最後,必須指出,基本工資雖然不再是一般勞工大眾支領薪資的指標,但卻是很多依附其上社會福利措施如勞健保費用的依據,往上調升自然增加雇主的經營成本。同時,更令國內工商業界氣結與詬病者,國內廣大外勞的薪資計算也適用最低基本工資,以致明顯加重企業界的經營成本,外銷產品無法與其他競爭對手如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競爭。雖然勞委會一再以保障人權的理由堅持繼續此項決策,但我們必須指出,如果較其他競爭對手國優惠的待遇真能嘉惠外勞,也許企業主的支出與犧牲有代價,但問題是實務上,此些好處都流入外勞仲介業者的囊中,堅持外勞薪資不與基本工資脫勾,並不能嘉惠外勞,反而無形中淪為鼓勵、獎賞投機的工具,殊為不值。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說景氣差的時候不能調基本工資,那景氣不差的時候就有每年調整嗎?

景氣差的時候油價還可以一次漲足呢。。。 說到油價就是一次漲足為王道,說到薪水就是不能漲。 油價要反應購油成本,薪水也要反應勞工生活成本啊。

第二點,像是派遣清潔工,連鎖商店店員,大多是拿基本工資的。 數量不少吧。

外勞仲介? 聽起來很像藉口耶。 可以用國對國引進,避掉私人仲介,如何?
再說外勞跟本勞的薪資差距愈大,企業就有愈強大的誘因去對政府施壓增加外勞輸入名額,甚至非法使用外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