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景氣,我的悲哀:
反對加碼房貸政策!

2008/08/29
苦勞網特約記者

不知是無知還是無能,馬政府在面對2003年SARS風暴以來的第一個景氣藍燈,居然又匆匆地推出八大刺激景氣措施,其中以提高建築及房屋貸款餘額比例上限,擴大建築及房屋貸款餘額,以及提高優惠利率補貼的救房市政策最為離譜。

台灣的房屋價格長期存在著一個怪異的現象,也就是隨著自有住宅率的節節高升,以及空屋數量的不斷增加,台灣房價不但沒有因此下跌,房價家戶所得比反而一路由5.6倍持續攀升到去(2007)年的7倍,台北市更高達10.4倍,高居全亞洲第一!全家人得不吃不喝10年,才能在台北找個相對「便宜」的窩。

除了房價所得比偏高,國人房貸佔所得的比重也不斷增加,北市房貸負擔率已不可思議地站上44%的歷史新高。這表示目前的房貸族,平均每一百元的所得,就有33到44元要用來付房貸。這些房貸族,如果無法繼續省吃儉用來渡過接續的十幾二十年,就得面臨房屋遭拍賣,被迫重新回到無殼蝸牛的隊伍之中。

房價的居高不下,早已是許多人心中一場漫長的惡夢,但令人憤怒的是,回溯過往的房屋政策,政府不僅未能實際解決台灣人民的居住問題,許多政策更淪為推升房價的背後黑手!

不公平的房屋政策──不問蒼生,問財團

歷年實施的優惠房貸政策,就是其中之一。從1999到2005年;從蕭萬長到謝長廷,短短7年之內不分藍綠,政府總共提供了1兆9仟5佰億元的優惠房貸額度,由政府補貼利息,而納稅人補貼的購屋利息,總額則高達六、七百億元。

這種沒有限制申請資格的優惠措施,不但成為富人換屋、投資的管道,讓擁有二、三棟房產者,仍能享有政府的補貼繼續買樓投資;無法負擔每月應繳貸款及頭期款的中低收入戶,根本「自動」被排除在這項政策照顧之外。

更重要的是,每次實施優惠房貸政策,包括這次準備提高利率補貼的出發點,根本就是為了挽救房地產市場,結果只是讓建商繼續搶建、房價仍然居高不下,不但沒能解決反而更惡化了台灣人民的居住問題。

除了優惠房貸,另一個更為不公不義的政策則是以土增稅減半。民進黨政府於2002年至2004年之間推動土增稅減半,2005年更立法通過土增稅永久調降至20%、30%、40%(原本為40%、50%、60%)。這項政策在推動之初就遭到輿論批評為「拿政府稅收來刺激房市,補貼建商、財團」,但當時政府仍辯稱減稅所增加的交易,會讓稅收「不減反增」。

然而事實的發展,果然如輿論所批評,房屋土地交易在政策推動初期大量增加,讓土增稅一時間較往年上揚,但其中有許多都是財團趁機把土地資產以「左手賣給右手」的方式墊高帳面價值,結果讓近幾年攸關地方政府財政的土增稅稅額大幅短收。

除了這兩項最顯著的政策,包括今年4月間,金管會鬆綁保險業投資房地產的比例、準備開放陸資來台投資地產,都在在顯示一個事實:「歷任政府並沒有全面解決居住問題的住宅政策,只有挽救經濟景氣的房地產政策,而且不惜以扭曲市場、犧牲財稅公平為代價。」

另一種選擇在那裡?

過去政府對於居住問題,曾經推出系列的國民住宅,也提過興建勞工住宅的構想,但近10年來已經全面棄守,僅剩下象徵性租金補貼的殘補性政策。如今,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無家可歸」的人民,若想擁有一塊安生立命的小小空間,只能在扭曲的房地產市場上隨波逐流。

難道市場真是唯一的出路?從國外的經驗看來,顯然不是如此。以資本主義高度發達的香港、新加坡為例,當地政府仍提供相當大比例的土地,讓人民以相對合理的價格,覓得一塊遮風蔽雨之所。

對香港人來說,要解決居住的問題,不外「沒錢的找政府,有錢的進市場」,而這個比例不多不少,恰恰一半:1/3的居民跟政府承租公屋,1/6的人住在政府出售的居屋裡,剩下的人則是到地產市場去買房子。而為了維持公共房屋制度的運作,香港特區政府歷年也都支出約年度預算的6%(即158億港元,約新台幣640億元)來保障低收入階層的居住。

在新加坡,這個數字更可觀。從1964年的「居者有其屋」計畫開始至今,目前有高達8成的新加坡人,住進政府提供的公共住房(組屋)。為了規範土地的使用,新加坡政府對由開發商提供的高價住宅,收取高額土地出讓金,而富人在入住後也必須支付高額的物業稅;占住戶總數80%的中低收入者,則可購置由政府控制戶型和房價的房屋,或是接受政府補貼,以相當廉宜的價格承租房屋。總之,人民的生活不致被高房價所拖垮。

朱門酒肉臭 路有凍死骨

「何先生:你已經欠二個月房租並且避不見面,手機、家裡電話也不通,請你在二日內與我連絡。」

當時在門外貼下這張紙條的房東並不知道,她的房客一家三口其實就在門內,只是已經無法出來應門。這是發生在今(2008)年6月間的一則社會事件。郭姓女房東在房客無法支付房租、又遲遲聯絡不上他們的情況下,找來里長跟警察破門而入。然而映入他們眼簾的卻是一幕台灣社會近幾年來常見的悲劇:何姓房客一家三口躺在床上已成乾屍,床邊有一個用來自殺的殘留炭燼的鐵臉盆。

就在這樁悲劇發生的前3天(6/13),台北市住宅區標地案出現新「地王」,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標售新生南路一段一百五十一巷內的100坪土地,以近三億元標出,每坪單價高達288萬元,刷新兩年前信義聯勤俱樂部的285萬元紀錄。根據代銷業者推估,這塊地未來若推案,開價每坪至少從120萬元到130萬元起跳。

這兩則新聞的相互對照,再加上近半年來在平面、電子、廣播媒體不斷強力轟炸的房產廣告,看在、聽在所有「無家可歸」的人民眼中,又竟是諷刺、悲哀這些詞彙可以形容?

土地,作為無法再生產的資源,理當以保障人民居住權作為最優先的價值,而不是成為財團藉以套利的商品。然而長期偏低、失真的土地稅率(地價稅、土增稅),已經實質圖利許多炒作土地的財團與富人;不當的房地產政策,更讓人民長期擔負不合理的高房價;理當屬於全民資產的國有土地,也被輕率地被當成幫國庫支血的短期藥方。

可以這麼說,今天在台灣這塊土地上不斷流浪的人們,被政府的怪手驅趕、被負擔不起的房價驅趕,都是政府無能的土地政策下的受害者--為什麼政府可以用上百億的資金補貼財團,為什麼只願意拿幾乎像是騙小孩子般的補貼政策(註),來應付弱勢者的居住問題?

要拉抬房市,可以;要販賣祖產給財團、要開放外資炒地皮,也行;但在政府還未檢討過去長期偏袒財團、富人的土地稅制,無法真正回應,並解決弱勢者的居住問題之前,作為台灣這塊土地上「無家可歸」的一分子,我們當然有權利對所有錯誤的土地政策說:

「我反對!」

---- 註: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委由內政部提出「青年安心成家專案」,適用對象是廿歲至四十歲的青年,新婚首次購屋及生育子女換屋,可以享受一生兩次、一次兩年,最高兩百萬貸款免利息的優惠。如果不想購屋而租屋者,每戶每月可獲得三千六百元租金補貼,時間兩年。兩項政策初估1年將支出15億元。(聯合報2008.8.5)

建議標籤: 

回應

這篇實在太好了!!台灣地表流浪者們應該可以感同身受吧~"~

看到那段"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敘述,這真是現今臺灣各地社會的真實寫照;當政府拼命將國有土地拋售或用"都市更新"的名義踐賣給財團或建設公司,再用高不可攀的房價出售;連帶影響到一些弱勢民眾甚至是一群更弱勢的人(如街友˙˙等)想要一處遮風避雨的最簡單的需求住所~
本人曾經在年初,於某個團體的網站上曾經將此一狀況撰寫過一篇感想;茲將部分文章轉貼於此提供給大家參考與分享::<<現今台灣一昧的追求所謂的"豪宅"式的房屋銷售,卻忽略到中下階層最基本的購屋自住的需求;純粹要以政府放行不當的土地開放政策為重要惡首,一昧的將國有土地開放給財團做土地的標(飆)售,造成所有接近國有地的土地或是成屋ˋ中古屋等售價與租金的飆漲;接著下來,部分財團旗下的建築公司ˋ營造商與廣告公司和房仲業者的相關行業,共同演出一場欺騙購屋者的好戲;將原來地段不是很好的土地,吹噓成會有如歐美國家高級人士所居住的環境與設備;而在興建時,營造商常以建材的漲價為由,逼迫建築公司提高工程款項付給營造商;相對的建商必須要訂出更高的價格將房屋售出,以符合銷售的成本;此外部份的建商由原先獨資興建與銷售,但蓋好以後卻是由廣告公司或是房仲業者代為銷售,殊不知房仲業者及廣告公司又在此從中牟利多少錢??更為無奈的是,由於土地的商品化ˋ房屋市場的豪宅化,迫使一些提供出外人或是學生ˋ弱勢族群人士居住的成屋與中古屋租屋市場,也因為如此房屋租金也會受到房東心理上的決定而做每隔幾月就飆漲一次的機率也大幅增加中,連帶的影響到一些弱勢族群最基本"住"的問題與權益ˋ再加上經濟不景氣ˋ就業機會減少造成失業人口增加等因素,進而更造成有許多付不起房租的人士或家庭流落街頭等社會問題的產生~~這一連串的始作俑者還是要指向當權的政府;而政府當局不能總是以"市場經濟"或是"市場自由化"做為規避與搪塞的藉口,讓所有生活在這個國家與土地的人民(尤其是弱勢族群)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如果現在的執政者再不改善這片土地上人民最最基本<<住>>的需求,那麼文章所提到的悲劇更會一幕又一幕不斷的增加與產生,屆時那些生活最弱勢的台灣人,會因為"生不如死"而做出"集體自殺"的悲劇時,政府及所有身處這片土地上的人們才不要再用驚恐的心態來對待此一悲劇,因為這悲劇是大家"共同所造成"的~~~~
一名極為弱勢卻想要有個"居住"的小老百姓(街友)
鄭卜榮(卜派) 敬上
2008˙08˙30
20:50
痛心筆於 台北市臺大醫院新大樓一樓院史館對面家屬病患
休息免費上網區內

放心。
過高的房價,連銀行業者都對北台灣的貸款緊縮了,會上當受騙在房價高點買房的人應該會少一點。

炒過頭!就像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這句話一樣.金融泡沫化的推手是什麼?現在的金融泡沫化就像在預告台灣房地產.還記得去城隍廟常會看到的匾額嗎?
你來了!!

這篇實在太好了!!台灣地表流浪者們應該可以感同身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