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政策能夠一意「獨孤求敗」嗎?

2007/05/17

中時社論

執政黨這次操作以台灣的名義加入世衛遭到空前挫敗,幾乎是以「喪權辱國」的處境收場。而回顧台灣近年來在國際社會所遭到的羞辱,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年九月所推動的台灣加入聯合國運動,陳水扁每回出訪操作的「過境」外交,無一不是「國際招辱轉內銷」,試圖以中共打壓/台灣羞辱/民進黨維護尊嚴的標準公式,來動員台灣人民的選票。這種操作模式,過去七年好像都是如此。

如果要以一兩句話彙整這種操作策略,那就是「對內選舉至上、對外獨孤求敗」。民進黨對內精於選舉已是社會共識,不需贅言;至於為什麼對外是「獨孤求敗」?著名武俠小說家金庸曾在作品中描述了一位絕世劍術高手,複姓獨孤,但一生難逢敵手,欲求一敗而不可得,是故取名「求敗」。但民進黨在外交政策上的所謂「獨孤求敗」,卻是「求敗」而自陷「獨孤」。

民進黨這幾年來與若干基本教義派互為牽引利用,一方面利用御用媒體及地下電台不斷宣揚尊嚴、正名、制憲的絕對正當性,再以完全不顧國際情勢的莽夫姿態,鼓勵當局在諸多友邦之間橫衝直撞。只要任何人提出理性的批評,都可能遭到御用媒體以「統派」、「不愛台灣」等語言加以羞辱或質疑;久而久之,這類躁進的瓦釜之音,居然也得到了當局黃鐘般的肯定。所謂急「獨」,指的正是這種瓦釜喧嘩、莽衝亂撞的不理性狀態。

當台灣不斷在外交的緩衝區與灰色地帶橫衝直撞之際,我們國際上的友人開始日漸減少,實質上是更為「孤」立。以今年世衛案為例,台灣事前耗費資源去動員、布局、遊說,最後卻連美、日、歐盟都投反對票,甚至連砸大錢買來的友邦也紛紛倒戈。當局如此暴虎馮河般地嗆聲,換來的卻是歐美等大國的不耐,而頻頻與中共聯手教訓台灣。久而久之,台灣在國際眼中淪為亞太地區麻煩製造者,不但聯合國與世衛進不去,連在APEC、WTO的角色扮演都陸續開始受到擠壓,愈來愈像是亞細亞的孤兒。

由於兩岸情勢不穩,企業在台投資卻步,國內消費成長遲緩,經濟內需萎靡不振,其惡果已在經濟統計數字上陸續呈現。但執政黨為了掩飾其經濟施政之無能,就只好在一次次的選舉競逐中,激化統獨對立與族群摩擦。每當台灣在國際上遭受一次挫敗,民進黨就可以在國內將之轉化為中共對台灣尊嚴的羞辱,進而激化認同爭議,以利其選舉操作。以此次世衛入會案為例,我方明知台灣成功入會之機率為零,卻硬是要塑造國際打壓的悲壯氣氛。這就是明知其必敗,卻樂此不疲的「求敗」。總之,民進黨當局在政策上急獨、在友邦間孤立、在國際組織上力求壯烈敗北,以營造其國內選舉之資本─這就是「獨孤求敗」四字所刻畫的意義。

問題是,這種「獨孤求敗」的外交政策不僅觸怒友邦,更不利於台灣的經濟發展。像聯合國、世銀這樣的組織,台灣加入與否可能形式意義與實質意義參半。即便是世界衛生組織,大概也只有在傳染病來襲的時候其會員才會真正感受到差別。但是像東協 (ASEAN) 等區域貿易組織,或是台灣與韓、日、美歐之間可能的自由貿易區協定,卻是台灣必須要奮力尋求參與或加入的組織,其實質意義遠大於形式意義。本報社論曾一再指出,一旦二○一○年東協加三成形,而東協諸國又與歐美等加簽自由貿易協定,屆時被排除在外的台灣,將快速喪失雙邊貿易與多邊貿易的比較優勢,形成經濟邊緣化的重大危機。如所周知,台灣能否加入或簽署這些區域貿易協定,美國的影響力極大。我們獨孤求敗的政策若一再觸怒老美,將來必然會不利於台灣的經濟布局;這不是愛台灣,而是害台灣。

台灣在五年前忍辱負重,終於以「獨立關稅領域」的名義加入WTO。數十年前,我們也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加入國際奧會。如果照民進黨獨孤求敗的邏輯,是不是該先退出WTO與國際奧會,再以「台灣國」名義重新申請加入,如此才算正名、才有尊嚴、才能展現台灣是主權國家?外交上實質的國家利益,終究不能與民進黨勝選與否的政黨利益,完全畫上等號吧!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