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為名,利益是實

2007/05/19
清華大學社會研究所教授

民進黨初選結束,十一寇和新潮流參選人絕大多數出局,很多綠媒認為,這是因為這些人不夠「忠黨愛國」,所以才受到選民唾棄。但是,這都只是表象或藉口,「利益」的衝突,可能才是更根本的原因。

二○○○年諾貝爾生物醫學獎得主肯特是一位出生在維也納的猶太人,一九三三年納粹政權在德國成立,提出各種反猶政綱,受到當時維也納文化與政治界的熱烈支持。一九三八年希特勒大軍入侵奧地利,維也納全市民眾夾道歡呼,也加速各種對猶太人的迫害。肯特一家人從維也納逃到美國避難,他問了一個很發人深省的問題:為什麼一個文化水平、自由氣息那麼高的城市,會突然之間全民擁抱納粹,並支持各種對猶太人的不人道壓迫?

肯特在研究過那段歷史之後發現,維也納人之所以支持納粹對猶太人的破壞,除了猶太人與歐洲人之間的歷史宿怨之外,更重要的是因為這個破壞所帶給奧地利人的利益。肯特指出,當是維也納的重要專業,從醫師、律師、到大學教授,還有商界的領導人物等,都是猶太人。猶太人被破壞,代表德國的雅利安人可以取而代之,這才是當時這些文化菁英之所以會在一夜之間與極權站在一邊,並加入破壞行列的關鍵因素。

用德國人反猶與民進黨反新潮流相比,的確過當。但是儘管兩者的壓迫程度懸殊,但背後的邏輯卻很類似。第一,新潮流過去,因為各種權力鬥爭而與其他派系結下深厚的宿怨。第二,新潮流一直到最近都是民進黨權力的重要核心,從府院、黨中央、到各地方,新潮流都佔據重要位置。尤其,對很多民進黨人來說,新潮流更是可怕的競選對手。因此,紅衫軍一出,新潮流又主張反省改革,原來利益的衝突迅速轉化成道德指控的藉口,這才是十一寇不忠黨愛國的真正原因。

其實,十一寇幾乎都是老民進黨,一輩子都在為民進黨、為台灣打拚。林濁水除了是台獨理論大師之外,立法院有關台灣未來獨立所需要的各種法條,有三分之二都是由他帶領完成的。有哪一個民進黨人真的相信他是「假台獨」呢?他和李文忠等人,在七一五學者發表聲明要陳水扁下台時,還一再寫文章捍衛陳水扁,我當時還覺得他們很「愚忠」,綠媒某超級名嘴更一再引述他們的話來捍衛政權,對抗紅衫軍。可是,事過境遷之後,這個名嘴卻一口咬住他們兩個不忠黨愛國。

其實,政治圈內的人,很少真的認為這些人真的不愛台灣、也很少懷疑他們的民進黨認同。但就在紅衫軍期間,十一寇主張改革反省,甚至公開批評陳水扁,另外有一批人則主張兩岸要開放等,以過去民進黨的批評尺度來看,十一寇這些批評或建議,可以說是溫和到了極點,絕不至於有「忠黨愛國」這種大哉問的提出。可是,正是因為利益衝突,一些小小的批評才會被扣上道德的大帽子,變成鬥爭的藉口或理由,進而透過媒體,鼓動基層群眾。

十一寇事件,是後威權時代的白色恐怖。這整段鬥爭歷史與操作手法,都會留下歷史的見證。十、二十年後的歷史或社會科學研究者,應該會有更公允評斷。可悲的是,民進黨喪失了一批極其優秀、能真正開疆拓土的人才,對民進黨將是極大的損失。年底的立委選舉,這些極度排除中間、甚至淺綠選民的初選勝出者,要怎麼選下去呢?「政黨」那一票更會大量流失,這對那些看著民進黨長大的忠實支持者,又是情何以堪?

馬克思說過,道德或意識形態的底層,其實是赤裸裸的物質利益。反猶,其實是利益的計算。忠黨愛國的背後,可能藏有更多的利益與操作。只有揭穿了這層利益面紗,我們才能看到道德原貌。透過對這個事件的反省,希望民進黨未來的領導者能夠以此為鑑,重新開啟民進黨的大門,讓民進黨再度宏大,慢慢復活。也希望愛台灣的朋友回頭看看林濁水,默默在立法院的崗位上為台灣建立長遠體制的身影,甚至在「假台獨」的指控下也沒有多大辯護。愛台灣不是用喊的,是用做的。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