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主原民會 夷將能挺直腰桿?

2007/05/20

【聯合報/莫那能/排灣族盲詩人(台北市)】

夷將‧拔路兒要出任原民會主委,這個廿多年前的同志,終於經營到原住民族最高行政首長的職位。這消息,讓我感傷…遺憾!

夷將是第一位當上原民會主委的原權會幹部。原權會在一九八四年創會,夷將當時就是創會會員,是第一代的幹部、第二任的會長。一九八九年夷將在原權會會長任內,涉入當時國民黨情治機關收買原住民知識青年的「導正專案」,這個事件到現在還是不明不白。

同一年,原權會推出兩位立委候選人夷將和多奧‧尤給海,結果雙雙落選。這兩位的落選,也代表著當時原權會選舉路線的挫敗。在那之後,原權會做了內部檢討,提出了「部落主義」的主張。由於過去原運都是在都會活動,鑒於立委選舉失敗,提出部落主義就是要求幹部回到部落去蹲點,切實從部落基層出發。

但當時的夷將,並沒有回到部落,反而是留在台北都會。從民進黨立委的助理,轉▉到國民黨行政院原民會的專門委員,再轉到民進黨台北縣政府當原民局局長,然後又高升為民進黨行政院原民會副主委。現在,終於如願爭取到原住民族的最高行政首長。

我一向無意批評過去原運同志的抉擇,但如果任何人要坐主委的位置,就必須接受檢驗。你是否要當原住民的大家長,挺直腰桿面對政權無能的壓迫?還是屈從政權意志,當「以番制番」的第一個「番」?夷將必須清楚,民族立場是不容許跳躍搖擺的。

回首原運,「反核廢」、「還我土地」等核心訴求解決了嗎?陳水扁競選總統時「原住民族和台灣政府新的夥伴關係」、「國中之國」、「遷走核廢」這些承諾,兌現了嗎?夷將,我的老同志,你準備去面對這些問題嗎?

【2007/05/20 聯合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選人不選黨 民族立場擺優先
2007-09-07 祖靈之邦 莫那能

雖然距離年底的立委選舉和明年的總統大選還有一段時間,但是台灣的天空又開始充斥著政治人物的口水,耍賴、扯淡、誣衊、造謠……,每天不間斷的上演。
1989年,原權會決定推出會長夷將參選立委、秘書長多奧參選省議員,幹部們也都回鄉助選。那一年,立委、縣市長和省議員同時選舉,原權會的前會長胡德夫也自行投入立委的選戰,我則回到故鄉台東,幫助違紀參選的候選人競選台東縣長。
那時候,我興高采烈的回到故鄉,想著要把振興民族的理念,在家鄉播種。哪知道一進家門,父親手中竟持著套上長棍的獵刀,喝令我跪下,說我參加叛亂組織。
我努力地向父親解釋說,原權會是為我們原住民族而成立的,國民黨地方黨部的那些人,對你說的都是謊言。但是,一時間父親仍不能接受,把我趕出了家門。後來,國民黨地方黨部還恐嚇我的親戚朋友,甚至挾持我父親到台東殯儀館,要我出面談判。
另一邊,參選立委的胡德夫也被限制,不准他進入山地管制區內進行選舉活動。有一次,我在報紙上看到一張照片,畫面中胡德夫在台上演講,而台下竟然只有一隻老狗當聽眾,這是因為部落的人都遭到恐嚇威脅,沒有人敢出席。
將近20年過去了,雖然現在已經不再有那樣的情況,可是民進黨執政了,惡質的政黨選舉文化卻越演越烈,買票、割喉、分化、抹黑抹紅……手段無所不用其極,這些都讓選民無法正確地去認識候選人。而這種把對手鬥臭鬥垮的氣氛,也逐漸滲透到原住民地區來,令我非常的擔憂。
自從我擔任部落工作隊的召集人之後,在歷次的各項選舉中,陸續有不同政黨派人來對我進行遊說,誘我以利益交換,可是都被我一笑置之不當回事。因為我永遠是屬於民族的,不屬於任何黨派。
希望在往後的選舉裡面,族人同胞們可以認真地去了解參選人過去的作為是否真正站在民族的立場上,認真地選出真正屬於我們自己的代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