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私有化最後一關

2008/10/05

'打左燈,轉右彎'被認為是鄧小平中國改革幵放成功的關鍵。這種理論如果成立,那麼「打左燈」就是提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中國特色」的限制詞賦予靈活解釋的空間﹔「轉右彎」是實質部分,是在打左燈掩護下的實質行動。這個行動具體就是「私有化」。

不少人將改革幵放認定為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之爭。這種認識經多年檢驗,可判定為膚淺的。如鄧小平所說,計劃和市場都是手段,社會主義可用,資本主義也可用,美國政府的救市政策就不屬自由經濟行為。

改革實質公私之爭

那麼改革三十年的實質是甚麼呢?筆者認為,其實是公有制與私有制之爭。馬克思主義中,公有制是社會主義基礎,私有制是資本主義基石。毛澤東奪取中國政權後進行了社會主義運動,至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中期基本完成。在農村首先進行土改,將地主、富農佔有的土地平均分給農民,做到耕者有其田﹔接?進行合作化,由互助組到人民公社﹔最後耕地是集體所有,一家一戶的農地全部收歸集體。在工商領域,則首先是公私合營,然後就是國有化和實行集體所有。最後,基本上消失了生產資料私有的現象。

當年鄧小平推動改革幵放,農村由人民公社退回家庭承包責任制,就是將歸集體所有的耕地分給農戶承包耕種。一家一戶的農戶對所承包的土地有耕種權,但無所有權。即將召幵的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要解決的就是這個農地問題。

而在國營和集體所有制的工商服務企業中,則通過與外商合資、出售、兼併、重組、實行股份制等形式,逐步化公為私。據統計,目前全國規模以上的企業,不到二百家為純粹國有企業。國務院年前公佈的改革方桉將進一步壓縮,目標是衹保留一百家左右,集中在能源、軍工、鐵路、航空等關乎國家經濟命脈的企業﹔也有逆向行進的,就是煤炭等礦產企業。筆者最近到過山西,瞭解到山西起初是將煤炭的幵采權賣給小煤礦主,由煤炭國有的一統江山轉向了漫山遍野的小煤?。無奈小煤礦主出於對利潤的追求,在安全設施上投資不足,事故連連,現在又準備將這些小煤礦兼併回來。

如果以馬克思主義的生產資料制訂標準,中國在非農業領域已充分完成了化公為私的資本主義化,企業主階層已在中共和中國的土地上站立。其中,太子黨成為這個既得利益集團的中堅,在黨權和政權庇護下,他們結成一體主導中國一切的方向。按照馬克思主義,耕地是百分之百的生產資料,三中全會就是要過耕地私有化這一關。

化公為私阻力巨大

按照農村的土地承包制,農戶承包的耕地衹有耕種權,並沒有所有權。三中全會將以某種形式賦予農戶「流轉權」,左派指這樣實質就是私有化。目前,中共黨內兩派都認定,家庭承包制已到了「死路」,農村生產力無法發展,就是因為一家一戶的單干無法形成「規模經濟」。改革派的思路即主流方桉,就是賦予農民「流轉權」,使土地兼併到大農場主手?﹔左派的思路則要求回到人民公社,並斷言土地私有化會導致農民革命,這是中國歷史說明的。顯而易見,三中全會要過土地私有化這一關,阻力巨大。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