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交流直接民主 學者寄望高市小班制公投

2008/10/02

(中央社記者周盈成瑞士阿勞一日專電)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黃昭元今天在一場探討直接民主的國際論壇中說,高雄市即將舉行的台灣第一次非政黨發起及第一次地方性公民投票,可望啟動台灣直接民主的良性發展。

非政府的歐洲創制與公投研究中心(IRI Europe)及蘇黎世大學直接民主研究中心(C2D)今起四天在瑞士北部的阿勞主辦「直接民主的世界」研討會,有來自歐、亞、美洲十多國人士參加。

  黃昭元在主題演講中說,二零零四年是台灣直接民主的分水嶺,自從國會那年制定公民投票法後,共舉行三次、六個題目的全國性公投,都是兩大黨對峙下的高度政治性公投,且在傳統上對直接民主懷抱敵意的國民黨杯葛下,皆以未過五成投票率門檻告終。

  他說,如果國民黨不改變態度,全國性公投很難超過投票率門檻,直接民主的前景悲觀。

  另一方面,高雄市教師會推動小班制公投,要求中、小學每班人數從目前的三十多人逐漸減到二十五人,這是公投法通過後第一個成案的地方自發性公投,高雄市選舉委員會已審查通過預定十一月十五日舉行。

  黃昭元說,這場公投是政治性低的議題,由非關政黨的公民由下而上發動,「是個好的跡象」,令人懷抱期望。它能否跨越五成投票率門檻、結果如何,值得密切關注。

  同在這場論壇中,智利聖地牙哥天主教大學教授阿特曼主張界定「直接民主機制」為「公民透過普遍、秘密投票直接做出決定(或表達意見)的正式制度性安排」。

  他並把直接民主區分為由執政者從上往下發動或由人民從下往上發動兩種,認為全世界過去二十多年來,後者其實明顯偏少。

  但他也指出,雖許多人攻擊直接民主是法西斯主義者或獨裁者動員群眾的工具,但取材自超過一個世紀以來歷史紀錄的統計顯示並非如此,「直接民主與民主體制的相關遠高於和專制體制的相關」。

德國的前國會議員哈夫納指出,德國推動直接民主的歷程相當艱辛,最大陰影來自納粹歷史;很多人擔心類似的全民狂熱再起,因此主張「一個曾追隨希特勒的民族不該擁有直接民主」。

但哈夫納強調,直接民主和納粹的盲目追隨領袖恰好相反,要防止極權主義,就更應「將盡量多的權力交給盡量多的人民」。透過對議題而非僅對政黨或政客的投票,人們獲得資訊、加入辯論,使民主更加堅實。971001

本則新聞由中央社提供 2008/10/02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