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聚氰胺還會再來

2008/10/05

2008-10-05 中國時報

三聚氰胺還會再來 【徐文彥、王銘岳】

 三聚氰胺最近在國內引發的震撼,恐怕是近年來食品安全問題中最罕見的。屢次變動的政策引發社會的巨大恐慌不說,還因此讓一位衛生署長下台,另一位高血壓住院。但事件發展至今,除了官員與朝野立委表演吃麵包喝並不健康的三合一咖啡,或是民進黨提出的「China Free」標章等作秀性質的行動之外,國家上下幾乎拿不出任何一點有效對策。而原先位居這次事件核心的政府資訊公開與食品安全管理問題,在作秀與謾罵中失焦。

 翻開衛生署在網站上開闢的三聚氰胺專區,除了「穩定民心」、「希望民眾不要無謂恐慌」的新聞稿與一些簡短片面的資訊外,我們看不到任何關於「我們該如何信任政府」的資訊。

 例如我們無從得知導致前署長林芳郁下台的2.5ppm標準,訂定的原因為何?由哪些學者專家討論?其各自的論述是什麼?而我們也對政府針對市面上乳製品的檢驗程序一無所知:是送驗還是抽驗?每項產品的採樣程序為何?儀器靈敏度與合理的誤差值是多少?不同的檢驗儀器的差別為何,各會花費多少時間檢測?以上在衛生署的網站專區內統統看不到。

 說難聽一點,在2.5ppm標準引起軒然大波後,來自民眾自動自發發表、整理網路上四面八方的資訊,都比衛生署網站所公布的還要詳盡。

 在衛生署與各專家會議,委員會的決策與參與者都不公開的情況下,別說一般民眾,連朝野立委要監督都很難。更惡劣的是這些傲慢的文官與專家們,只是一直不斷援引歐盟與美國的資料來試圖說服民眾。但又刻意忽略歐美等國報告的前提與結論的謹慎,加上媒體有意無意的片面解讀,就更讓人難以相信政府施政有所憑據。也讓民主政體中強調的課責性蕩然無存。

 而在這樣缺乏資訊的情況下,就更沒人討論整起事件中,最關鍵的食品安全管制問題。三聚氰胺事件讓我們看到我們日常所接觸的種種加工食品,其原物料來源有多複雜。全球化讓各跨國食品公司紛紛將生產基地移往中國、東南亞、拉丁美洲等地。在以較低價格就地採購原物料的同時,卻以相同,甚至更高的價格在市面上販售。但在食品安全管制不健全的地區採購原物料,代表這些產品含有汙染的風險大幅提高。但這樣的風險,在生產過程不透明的情況下,竟不是由廠商承擔,而是直接轉嫁到對產品生產程序一無所知的消費者手上。目前食品安全的管制只要求標示最終產品的生產地,消費者無法了解該產品製造成份的來源。當消費者不是就產品品質,而是就品牌、行銷意象與價格進行選擇時,就給予了這些跨國食品公司更多徇私的空間:只要能製造出吸引人的產品意象,或是降低售價,就不會有人在乎產品的品質與安全。

 姑且撇除這些跨國食品公司對勞工和農民的剝削不談,他們這樣的策略讓現有以國界為基礎的食品管制策略失靈。複雜的食物供應鍊讓管制機關無法一一追蹤,僅能相信出口時的檢疫資料。在消極管理的態度下,原本應替人民食品安全把關政府管制機關,只能永遠在事件爆發後亡羊補牢。但傷害業已造成,政府的施政變成「危機處理」,而非「有效管理」。

 全球化是一不可逆的趨勢,一昧鎖國進行保護不僅於事無補,更可能再缺乏國際合作的情況下,對問題認知貧乏造成更大的危機。另一方面,這次事件的種種問題也非現在才出現,早在數年前狂牛症、口蹄疫、乃至瘦肉精事件時就已浮現。但可惜的是我們並沒有從歷次事件中學到教訓,沒有檢討決策機制,沒有公開資訊,更沒有討論與政策改變。如果這次我們依舊用事件平息就好的心態面對這些問題,那麼無論換幾個衛生署長,幾任政府,這些事件都將一而再、再而三重演;只有建立政府資訊公開化與食品工業透明化的相關制度與辦法,才能重新建立消費者對市場的信心與人民對政府的信賴。(作者徐文彥、王銘岳均從事公平貿易工作)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