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悲哀-祭賦改會文

2008/10/06

 不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只要是談到稅改,那些有權勢的有錢人一定馬上成為政府決策諮詢的座上賓,備極尊重。表面上叫做聽取意見,法律上稱為利益遊說,但實質上卻常是一種「無罪詐欺」(Innocent Fraud)。各方利益團體的代言者藉由自圓其說的信念與巧言編造的遁辭,逐步掌控了政府的決策,讓國家經濟政策陷入危機,讓社會公平正義消失淪喪。日前總統府財經諮詢小組邀集工商界代表開會,會後隨即發布為吸引資金回流、拯救經濟景氣,遺贈稅率要大幅調降至10%以下,即為這種詐欺活生生的例子。

 美國有名的經濟學家J.K. Galbraith特別提出一個「世俗認知」(Conventional Wisdom)的概念,來說明美國社會為什麼會出現無罪詐欺的亂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各方利益團體的競相逐利下,政府無能以專業判斷或社會整體價值的考量為堅持,任由這些團體所提出的各種自利說辭主導了整個經濟論述,形成錯誤的政策,從而乃造成許多無罪詐欺的遺憾。在利益團體的威脅與壓力下,政府完全喪失了社會監督與市場穩定力量守護者的角色,只知隨著世俗的無知起舞,最後做出可怕又錯誤的決定,這種情況會讓民眾對政府沒有信心。但美國有像Galbraith這樣的經濟學家寫書提醒政府,我們的經濟學家呢?

 最近遺贈稅率調降的問題引起社會極大的關注,當然也是有錢人趁機發揮影響力謀取利益的最佳時點,因此,一波波的遊說壓力不但落在賦改會、行政院身上,甚至更上及總統府財經諮詢小組。這些有錢人自圓其說的「世俗認知」從未改變過,且一再重複。

 其一,揶揄遺贈稅是「暴斃稅」,只能課到不懂或來不及做租稅規劃的傻瓜。任何一項課稅,都會有逃漏稅情事發生,就像任何制度再好的社會都會有壞人一樣。根據資料,每100個遺產稅申報案件,平均只有5件須課稅,而其中50%的稅係課在遺產淨額超過1億元以上的人身上。即使這些人是因為「暴斃」才被課到稅,但並不能改變他們的確是「有錢人」的事實。遺產稅的課徵只分有錢沒錢,不論死亡原因為何。政府不能因為防杜不了逃漏稅者的惡行,便反過來「同情」被課稅者的愚蠢,進而更放棄了對其課稅。至少在決定放棄前,我們有權利知道政府曾為抓逃漏稅做過什麼努力?為何沒有成效?在制度或稽徵上有無改進或強化的可能?最重要的是,政府絕對不能因為那些逃漏稅者的「譏笑」而自亂分寸,讓稅改被這些「壞人」牽著鼻子走。

 其二,威脅政府遺贈稅是資金外流的罪魁禍首,只有廢除或降至10%以下資金才會回來「拚經濟」。我們一再強調,這種論述不但完全沒有學理依據,而且根本就是有錢人違背良心硬拗出來的謊言。估不論資金移動背後的因素複雜多端,就算這些有錢人的確是為了規避遺贈稅而將資產移到海外,但要達到逃漏稅的目的最終仍必須將資產移轉至下一代才行。換言之,資金移出只是便於其財產所有權的移轉,一旦其「洗錢」成功,漂白後的資金便會立即恢復其在國內外竄流逐利的本性,不會停滯不動。遺贈稅或許是有錢人將資金移出的原因之一,但絕對不會是有錢人不把錢匯回的理由。政府要思考的是,我們提供了什麼樣的「利基(機)」,足以吸引這些資金回流?

 我們並不反對遺贈稅的調降甚至廢除,但政府決策不能只建立在利益團體的「世俗認知」上。政府的職責係維護社會整體利益與體現公平價值,所有決策皆須經正確的分析與判斷,在民眾了解真相下,扛起應負的責任。從賦改會成立伊始,我們便期待它能以專業立場推動稅改,避免利益團體的干擾,遺贈稅案正是一個最佳的檢驗機會。如果今天召開的賦改會聯席會證實了賦改會只是個橡皮圖章,那麼,賦改會不如撤掉算了。而我們的憤怒與悲鳴就當作送給賦改會的祭文吧!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