稅改何去何從 兩大戰場仙拼仙

2008/10/07

【潘羿菁/專題報導】 這陣子有支廣告不斷在電視上強力放送:天平的兩端一邊是國家經濟發展,一邊是稅率的高低,當稅率那條線愈高,另一端經濟發展的線就愈低;稅率越低,經濟發展就越高,最後再問全民想要哪種結果?

這支由工總出資的降稅廣告,推出之後馬上引起各方議論,看在一般老百姓的眼裡,有人不認同也有人覺得廣告僅僅呈現一部分觀點。不過這支花了幾百萬的廣告,效果的確驚人,不但讓具有社福立場的稅改聯盟痛批,也讓賦改會備受關注,大家都在看賦改會是否可以變出新花樣。

翻開賦改會討論的項目,從綜所稅、營所稅、遺贈稅等,幾乎都是老問題,過去從民國五十七年的第一次稅改,民國七十六年的第二次稅改,到民國九十一年在經發會決議下成立的財政改革委員會推動的第三次稅改,上述討論的稅目幾乎都已經碰觸過,只是都「觸礁」罷了。

這次馬政府雄心壯志的希望可以藉由賦改會將陳年舊案一併在會議桌上結束掉,但是,有這麼簡單嗎?

賦改會成員多元 意見南轅北轍

賦改會的委員會納入了所有的財經閣員,也把許多租稅資歷豐富的歷任部長、工商大老、民意代表列為諮詢委員。在委員之外,又加上了三位名稱怪異、功能有限的「最高顧問」。這麼一個四十餘人的龐大會議,裡面有立委、富商、學者、部長、弱勢代表,陣容龐大臃腫,賦改會內意見差異尖銳。

簡單來說,可以分為兩派,一派是財力雄厚的工商團體,另外一派是學者與稅改聯盟。在稅制問題,似乎兩派爭論永遠沒有焦點,財政部就像是夾心餅乾,除了要兌現馬蕭政見之外,還要顧及民眾感受,如此一來就往往犧牲掉政府的稅基。

身為賦改會委員之一的經建會主委陳添枝曾經說過,前一陣子戴爾企業代表來拜訪他,他發現名片上印著「荷蘭戴爾公司台灣分公司」,他就問,戴爾明明就是美國公司為何上面要寫荷蘭?答案就是因為稅,美國戴爾母公司決定設立在荷蘭,所承擔的公司稅率會比在美國低。

為了可以少繳點稅,愈是大型企業愈是會往低稅率的國家移動,因此陳添枝表示,既然賦改會的目標之一是希望創造有競爭力的稅率環境,台灣的稅率就不可能與鄰近國家相距太多。

目前,賦改會內討論的議題主要膠著在兩大塊,一塊是促產條例落日後,政府稅收可望增加,到底要拿這些錢來補貼哪種稅?一塊是降低遺產稅和贈與稅是否真的有助於外逃資金回流?

第一戰場:促產落日後,該調降哪種稅?

由於明年促產條例將落日,落日後政府的稅收可望增加約1483億元,在稅收中立原則下,調降營所稅成為方向之一。只不過營所稅是否調降還沒討論,工商團體卻已經在場外搖旗吶喊,希望營所稅率能從現行的25%調降至17.5%,而行政院長劉兆玄與工商團體早餐會時也表示:「賦改會的結論,不會讓你們(企業)失望。」,這句話讓學者與稅改聯盟都不免倒抽一口氣。

企業期盼促產條例不要全部都落日,為了實踐馬蕭競選的政見,可以保留功能別租稅優惠。電腦公會理事長王振堂指出,促產條例不是罪惡,租稅優惠可以創造很大經濟效益,不能完全從負面抹殺,促產部份落日幾乎已成既定事實,工商團體也透過經濟部向財政部施壓,堅持希望保留功能別優惠。賦改會委員之一的學者坦言,到底要不要全落日,財政部其實很頭痛,不過這已經讓稅改聯盟大為光火了,公平稅改聯盟發言人簡錫?痛批,經濟部是「日不落免稅帝國」,藉由持續給予企業租稅優惠,等同於是餵食企業嗎啡,讓他們成為「病夫企業」。

儘管財政部對於選前馬蕭所開的支票是否真要執行,正在進行評估,不過全國工業總會直接挑明表示,姑且不論促產是否會落日,即便保留功能別的優惠,爭取營所稅降至17.5%的態度依舊不變。

身為諮詢委員之一的簡錫堦表示,企業代表在賦改會當中,時常以資金不回流台灣、景氣信心差、企業面臨崩潰等略帶威脅口氣要求降稅,或是為了希望政府調降營所稅至17.5%,老是拿愛爾蘭營所稅的12.5%在高談闊論,卻對於愛爾蘭營業稅高達21%一事隻字不提,顯然是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

目前工商團體最希望的版本是:促產部份落日以及營所稅降至17.5%,換算結果就是政府還要倒貼給工商界九十二億元的稅收;加上財經內閣必須兌現馬蕭政見,包括增加薪資扣除額、殘障扣除額、標準扣除額以及降低綜所稅稅率,這部分預計減少稅收約三百六十五億元;在沒有替代稅收來源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老百姓繼續背債。

第二戰場:遺產、贈與稅率的拉扯

遺產稅與贈與稅目前最高稅率皆為50%,由於當初馬蕭選前承諾要調降遺贈稅,加上工商團體強力要求遺贈稅必須進行改革,因此賦改會九月底已經開始討論遺贈稅。

遺產稅,稅務官視它為機會稅,意思是說,要看是不是有人去逝,才會課到稅,例如英業達前副董事長溫世仁,突然在2003年12月7日因腦中風過世,因生前未有節稅規劃,外界當初推估遺產稅要繳納四十億元,溫世仁案,因涉及訴願等程序,以致拖延達四年多,直到今年五月確定要繳納遺產稅達三十四億元,讓國庫幾乎可說是收到一筆「意外財」。

只要將自身財產移轉給其他人,不論是股票或是土地等,都會有贈與稅的課稅問題,僅有直系親屬享有一定額度內的免稅。

所以高收入者為了避免遺贈稅,在生前都規劃好財務,所以這幾年來在富士比雜誌名列前茅的工商鉅子往生,財政部都是「看的到、吃不到」,。

目前遺產稅平均每年實徵約兩百億元、贈與稅約四十億元,即便賦改會尚未針對遺贈稅進行討論,不過行政院、工商團體也已經放出消息,據了解行政院希望將遺贈稅調降至15%,工商團體更是加碼至10%以下,完全沒有考慮到政府的稅收損失,而學者則批評,所得稅根本就還沒有處理完,就急著要弄遺贈稅,擺明就是為了工商團體而處理。

目前工商團體宣稱,調降遺贈稅讓資金回流,也可以避免掉雙重課稅的問題,財稅學者認為,就經濟活動來講是有雙重課稅問題,但是台灣的所得稅課稅不公,很多高收入者在所得稅上面幾乎可以避開,所以才會有遺贈稅來當做最後一道關卡,現在最核心的所得稅都尚未有定論,就要開始討論遺贈稅的降幅,恐怕侵蝕到稅基。

六大工商團體之一的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張平沼表示,在遺贈稅方面,一定要降到10%以下才會有吸引力,也才能讓海外滯留資金約2兆、3兆回台投資;不過簡錫?則認為,投資是牽涉到是否有好的投資項目問題,絕非遺贈稅調降牽動著投資熱絡度,「講資金回流的,根本就是騙人!」。

今年六月底賦改會成立至今,立場南轅北轍的學者派與工商團體派卻一致對賦改會抱持悲觀態度,有企業代表坦言,對於賦改會相當失望,政府沒有魄力可以作出結論,可能也不會改革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稅制環境。

學理上,租稅為政府服務的成本,因為市場失靈,或市場無法提供的服務,必須由政府提供,所以老百姓才要繳稅給政府,由政府提供國防、教育、公共建設、社會福利等。如果政府提供的服務很有效率,大於租稅,則社會有「淨效益」;反之,如果政府沒有效率,又有貪污,則即使租稅降為零,仍是「負效益」。

眼看目前政府赤字達到四點六兆,等同於平均每人負債二十萬元,過去財改會曾經訂出民國一百年達成財政收支平衡的目標,似乎馬政府根本不把這個目標當一回事,學者派也質疑,政府都在看輿論,不僅是態度搖擺不定,老是強調降稅,早就忘記稅基侵蝕與替代稅收來源,只能透過舉債度日方式,讓未來子孫所繳的每一分稅金,都是拿來還當初政府以「以改革之名、行降稅之實」的支票。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