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額存保負面效應嚴重應適可而止

2008/10/09

 行政院長劉兆玄宣示,自即日起政府將保障民眾在所有銀行存款安全,但保費不變。稍早,金管會才宣布保額由150萬倍增至300萬,行政部門此一政策前後不一,有上下溝通不良之嫌,同時也顯示國家已成為「不收保費的保險公司」,是不折不扣的冤大頭,道德風險(moral hazard)劇增,銀行有更強大誘因胡搞,反正有政府在後面收爛攤子。因此,全額存保須明訂截止期限,不能一延再延。

 綜觀政院決策,主因是國內後段班民間銀行存款快速流失,而國營銀行錢滿為患。另近日各國股災持續擴大,金融股跌幅特別重,存款人非常憂心銀行踩雷、倒閉,可能擠兌自保。因此各國紛紛提高存保保額上限,形成比價效應。例如美國宣布由10萬美元增至25萬美元。另有如愛爾蘭宣布全額存保,立即對鄰國英國形成壓力,可能會導致英國民眾把錢存入愛爾蘭銀行或其英國分支機構。其後,希臘、德國、丹麥、瑞典、奧地利也跟進全額理賠,另歐盟存保保額亦由2萬5千歐元增為5萬歐元,以支持陷入困境銀行。

 各國前述作法可說「利弊參半」。好的一面是各國政府充分體認目前國際金融局勢險峻,因此必須進行跨國金融政策協調(policy coordination),透過七大工業國(G7)或歐盟等組織協調一致行動,避免因政策方向不一,效果抵銷。另外,各國央行也紛紛同步大舉釋金,增加銀行流動性。未來還會進一步降息,例如中國大陸及台灣已調降存款準備率及央行利率,澳洲甚至一次降息四碼,美國聯準會及歐洲央行估計也會跟進降息。而這些強有力的官方行動,應可避免類似1929年的世界經濟大蕭條重演。我們預料,明年起金融恐慌會逐步平息,銀行恢復中介資金功能,這對民間投資、消費意願回升,製造業恢復活力,乃至股市、房地產止跌復甦,至為重要。

 但從壞的一面來看,各國政府的救市行動,明顯違反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原則。美歐有很多救援案例,形同採取國有化措施。包括美國政府金援AIG,出資協助摩根大通接手貝爾斯登,英國政府接手北岩、B&B及HBOS銀行,荷比盧三國接手富通銀行,德國接手第四大銀行HYPO不動產,冰島政府接管前數大銀行。如果金融風暴後經濟衰退再持續一年以上,房地產價格必然再挫跌,果爾各國政府前述救市紓困措施,會形成很大虧損,造成政府財政及納稅人沈重負擔,甚至會拖垮國庫及國家。以冰島為例,據報導該國人口僅31萬人,近年努力發展境外金融業務,成果不凡。該國GDP約140億歐元,而銀行業資產總值高達GDP的九倍,由於擴充失當,該國政府被迫接手前數大銀行,須向俄羅斯緊急求貸40億歐元,造成貨幣重貶及物價猛升,可能十年都難翻身。而且各國有錢的銀行家及待遇優渥的經理人,「玩錢」闖了大禍,竟要納稅人及升斗小民共同承擔,非常不公平。

 綜上所述,金融業因財務槓桿大,代理成本極高,不肖業者常可混水摸魚。繁榮時雖創造就業機會及部分稅收,但也拉大貧富差距。這些金融玩家闖下大禍之後,股東固然血本無歸,而且要政府接手紓困,金額達天文數字,道德風險急遽升高。我國新政府上任前後,一心一意想要發展台灣成亞太金融中心,大幅增加上市公司家,這次全球金融風暴正是一個反面教材,主事者不能只見其利,卻漠視反覆發生的災難性後果。台灣金融如果發展的好,可成另一個新加坡;發展不好將陷入今日冰島困境。另外,我們一再發表社論,要求政府依金融業風險,大幅調升存保費率,充實存保理賠基金,經此慘痛教訓,政府絕不能視而不見,讓後段班銀行坐享「不收保費的保險」。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