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流中國下的八億農民淚

2007/05/21

彭媁琳

二○○八年奧運在即,也剛好是改革開放三○週年,中央電視台製播了一系列的「大國崛起」紀錄片,藉由世界上強權的興亡勝衰史,來暗喻中國大陸不但是經改有成,更邁上了世界強國之途。

但是,人總是無法看到自己嘴角上的芝麻。中國大陸在經濟蓬勃發展的表像下,卻暗藏各種社會矛盾所形成的漩渦,一個不小心,三十年來的基業就很有可能一夕被沖垮。

相對於大國崛起的歌功頌德,日本NHK電視台則在今年四月推出了廿四集的「激流中國」紀錄片,將以一年的時間每月播出兩集,直至奧運前夕。本片強調中國大陸在「和諧社會」大旗下隱藏的社會逆流,例如貧富差距、媒體力量等等,不但詳細刻畫出中國大陸社會底層在經濟發展下所遭受的不平等對待,更有提醒大眾關注社會矛盾的意義。

激流中國第一集是「富人與農民工」,講述改革開放使一小部份人先富起來的政策下,扭曲了社會財富分配狀況,一小部分富人跟廣大農民之間的鴻溝,已經不是一句「和諧社會」口號就能弭平的。

故事環繞著兩個富豪家庭:中國大陸第一位擁有法拉利跑車的富豪李曉華、出生天津幹部家庭擁有良好政商關係的廣告公司老闆金波,以及兩個內蒙古荒村農民工家庭:張建平與杜文海。

杜文海與兩個兒子從內蒙古的小農村,千里跋涉到天津打工,在天津港工程中背運建築用竹墊,比他身體面積還大三倍的竹墊,背一張穿越海灘僅約二.六元人民幣(下同)。父子三人窩在月租六十元,近四個榻榻米大的髒亂空間中,為的是把錢省下來,給成績優異的小女兒杜建娟唸書。杜建娟很體諒父兄的辛勤,但她還是認為:「讀書是改變命運唯一的辦法。」

而連零工都沒得打的張建平,則又是另一個讓人心頭糾結的故事。七歲的獨子張欣宇,小時後的意外造成了右手臂粉碎性骨折,但是貧瘠農地堪能糊口,沒有現金收入去支付二萬元的手術費用,只能任由碎骨亂長,小小的手臂呈現S型的彎曲。

為了給兒子醫手,張建平夫婦到天津打工四年,但有一搭沒一搭的零工,還是無法籌措手術費用。過年前,連一百元的玩具都沒能力買回去。而張建平的老母親就算血壓高到有腦溢血的危險,都不願意去醫院檢查,含淚要把錢省下來給小孫子治手。

父母在外地辛苦打零工,留在家鄉的幼子日子也過得相當清苦,雖然住在寄宿小學中,但學校沒錢買煤炭,在零下二十度的夜晚,只能一大群小孩子一起擠在被窩裡取暖。當作文寫到「我的理想」時,全班小學生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想念在異鄉的父母,只希望能唸書、能改善家庭經濟狀況。

在同一個城市中,擁有共產黨幹部血統、良好政商關係的家庭,就是可以過著天差地遠的好生活。廿九歲的廣告公司老闆金波,靠著父親庇蔭的人脈,建立起自己廣告與地產事業,過年還可以一大疊一大疊的大鈔,發獎金給員工。

靠著僅在少數菁英階級間流傳的商情,來取得財富的極致,就是擁有中國大陸第一部鮮紅法拉利跑車的李曉華。號稱從未在股市失手的李曉華,是中國富豪榜第十一名,他在門口有穿著歐式軍裝警衛,相當於農民工七百年收入的別墅中,建立起自己的小王國。書房內掛著鄧小平栩栩如生的油畫,因為,他就是靠著鄧小平先讓一小部份人富起來的政策,才有今天的奢華生活。

鄧小平主導的改革開放政策,確實在三十年之內帶給中國大陸相當巨大的經濟成果,但同樣是鄧小平的政策,卻也造成了富人與農民工之間千萬倍的財富落差。偏偏,享受不到經濟成果的八億農民比腰纏萬貫的富豪多出數百倍,這就隱然成為中國大陸很難粉飾太平的心頭大患了。

臉書討論

回應

http://www.hemidemi.com/bookmark/info/603383
這裡可以看網路版本的『激流中國』

也可以借助Google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