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人:問題曖昧刁鑽 我恨面談官

2007/01/03

【聯合報/記者王宏舜/台北報導】

許多成功居留台灣的大陸配偶一想到下機場被境管人員面談的經驗,都是一肚子氣。中華兩岸婚姻協調促進會前任會長黃江南表示,不是反對面談機制,但面談員問的很多都是「非必要」的問題,好像大陸配偶就是矮外國人一截。

黃江南指出,曾經有面談員詢問大陸配偶「新婚之夜做愛幾次?」大陸配偶回答三次,沒想到台灣老公好面子,把「沒出來」的也算一次,大陸配偶因而被判定「假結婚」。

他說,現在台灣人到大陸可免填登記卡,手續簡化,但大陸人來台灣卻要做生物辨識系統,他認為兩岸對待彼岸人民待遇「差太多」。

擔任保全的龍姓男子(五十歲),想起大陸妻子兩度面談才來台的過程,仍是一肚子火,他「恨透了面談官」。他說,去年六月他與妻子抵台,面談官問他是怎麼到湖南長沙機場的,他順口回答「搭自用車」,但是太太回答的卻是火車,因為她的認知是從衡陽到長沙的這段路是搭車,妻子當場被請離台灣。

他表示,夫妻面談不通過,面談員也沒告知原因,夫妻倆連面都見不到。去年十二月底他太太第二次來面談終於通過,他覺得好像是「撿到」一樣。

黃江南表示,政府既然開放兩岸婚姻,就不要讓民眾感覺結婚像是罪犯一樣,很見不得人,而且面談人員的態度「惡劣」,一點也讓人感受不到台灣是自詡講人權的國家。

黃江南說,移民署說面談不過可以訴願,但手續麻煩又冗長,根本就是要磨耗夫妻的耐心,打消結婚念頭。

【2007/01/04 聯合報】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