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泰富巨虧147億幕後真相

2008/10/22

大 中 小作者:嚴鈺致信嚴鈺編輯發佈日期:2008-10-22 網絡版專稿 記者 嚴鈺 中信泰富外匯合約巨虧147億港元之後,公司主席榮智健表態稱「事前毫不知情」顯然不具說服力。

「實在難以置信一間這麼大型的藍籌公司,會讓其財務董事有這麼大的權力,動用數以百億元計的資金炒賣衍生工具,而主席並不知情。」業內人士如此質疑。一石激起千層浪,中信泰富外匯合約巨虧真相在質疑聲中浮出水面。

直接原因:澳元匯率波動

事實上,這起外匯槓桿交易直接原因是由於澳元的走高而引發。據瞭解,中信泰富在澳大利亞有一個名為SINO-IRON的鐵礦項目,該項目是西澳最大的磁鐵礦項目。據有關消息稱,這個項目總投資約42億美元,很多設備和投入都必須以澳元來支付。這一點也得到了榮智健的回應,他說中信泰富直至2010年對澳元的需求都很大。整個投資項目的資本開支,除目前的16億澳元之外,在項目進行的25年期內,還將在全面營運的每年度投入至少10億澳元,為了減低項目面對的貨幣風險,因此簽訂若干槓桿式外匯買賣合約。

然而,自今年7月份以來,澳元匯率波動加大。從7月中旬到8月短短一個月間,澳元開始出現持續貶值,澳元兌美元跌幅也高達10.8%,這幾乎抹平了今年以來的漲幅。中信泰富的公告表示,有關外匯合同的簽訂並沒有經過恰當的審批,其潛在風險也沒有得到評估,因此已終止了部分合約,剩餘的合同主要以澳元為主。目前,該公司管理層表示,會考慮以三種方案處理手頭未結清的外匯槓桿合同,包括平倉、重組合約等多種手段。由於這筆合約的期限為二年,目前對於交易帶來的損失還沒有確切的數字統計。榮智健說如果以目前的匯率市價估計,這次外匯槓桿交易可能帶來高達147億港元的損失。

間接原因:監控制度嚴重瀆職

21日,榮智健對外表示,他對事件毫不知情,問題是在於財務董事張立憲未有遵守公司對沖風險的政策,進行交易前又未得主席批准。對於中信泰富的巨虧,業內人士表示震驚,稱難以置信。中信泰富財務董事沒有遵守風險政策,公司內部監控制度存在嚴重失職行為。有會計師表示,實在難以相信這麼大型的藍籌公司,會讓其財務董事有這麼大的權力,動用數以百億元計的資金炒賣衍生工具,而主席並不知情。

榮智健表示,公司本來已設立由主席及財務總監的雙重審批制度,惜未能阻止事件發生,董事會對事件表示歉意。此外,中信泰富董事總經理范鴻齡也表示,有關外匯合同與數間大型銀行簽定,相信事件只是同事希望降低項目成本,並不涉及欺詐或不法行為。公司並聘請羅兵鹹永道就改良監控制度給予意見。

顯然,在巨虧面前,這樣的表態並不具備任何說服力。分析人士指出中信泰富認為事件不牽涉欺詐或其他不法行為,但由於涉及金額龐大,正反映其企業管治出現問題。他又指,市場還有很多公司過去一直有買入Accumulator,但由於當前會計制度難以在公司帳目中表達有關風險,所以相信會再有公司出現同樣問題而錄得巨額虧損。

根本原因:實業難逃金融市場引誘

對於中信泰富的巨虧,有分析人士稱最根本原因在於實體企業難脫金融市場引誘。

與安然一樣,中信泰富的行為,反映他們不止是從事礦業、物業、基建、航空的實體企業,更是一家進入金融交易進行對沖交易的大型金融機構。次貸危機之前的金融泡沫擴張造成兩重後果,從事實體企業的贏利遠遠不如金融交易,為了鎖定利潤,一些實體企業紛紛進行各種各樣的金融交易,其交易範圍超出保值所需,墮入貪婪的美式金融風險的陷阱如果進入金融市場,則風險難以控制,一旦市場發生逆轉,相關企業只能認虧出局;如果不進入資本市場,面對金融市場泡沫期的高額贏利,心有不甘。暴利導致實體企業進入金融市場火中取栗。

事實上,中信泰富買入外匯金融衍生產品,據稱是為了對沖投資澳洲礦業一個涉及16億澳元礦業項目的外匯風險,但在外匯衍生投資,實際上最終持有90億澳元,炒匯金額比實際礦業投資額高出四倍多。公司與香港數家銀行簽訂了金額巨大的澳元槓桿式遠期合約,與歐元兌美元、澳元兌美元匯率掛鉤,實際上是做空美元、做多澳元,這些累積外匯期權合約風險無限制,如果澳元匯率不能升到公司與銀行事先約定的水平,中信泰富必須定期購入大筆澳元,直到澳元匯率上升到有關水平為止。近期澳元大跌,公司實際虧損8.08億港元;仍在生效的合約浮虧達147億港元,並且有可能繼續擴大。如果主要控股股東中信集團不提供15億美元的備用信貸,中信泰富將陷入破產境地。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