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中信泰富」?

2008/10/22

大 中 小作者:嚴鈺致信嚴鈺編輯發佈日期:2008-10-22 網絡版專稿 記者 嚴鈺 隨著中信泰富「炒匯翻船」,一些內地企業因害怕對沖虧損紛紛做減值準備。對此,業內呼籲,在眾多出海企業中,中信泰富只是最先踩上地雷,國企境外上市公司應加強監管。

不唯一的「中信泰富」

事實上,由於前期國際貨幣市場相對穩定,匯率波動帶來的損失,基本在企業可承受範圍。但近3個月來,國際貨幣市場出現異動。一大型銀行上海分行國際業務部總經理更是如此坦言。「如果回到3個月前,我認為CFO(中信泰富)的做法可以理解,因為這樣做比市場現價低,而且留有超過10%的空間。」

可見,中信泰富的做法具有投機取巧性。由於未來有兌換澳元的需要,為規避匯價繼續上升的風險,中信泰富簽訂了澳元累計目標可贖回遠期合約,以及每日累計澳元遠期合約。根據合約,中信泰富每月需要購入一批澳元,加權平均兌換價為1澳元兌0.87美元。但是,合約沒有設定虧損下限,即無論澳元跌到什麼程度,都要「接貨」。比如昨日,澳元兌美元匯率在1:0.70左右,但中信泰富仍需要以1:0.87的匯價購入澳元。

對此,分析人士指出,在共同的環境、共同生存土壤下,在澳大利亞進行或許別國進行類似投資的企業眾多,中信泰富的企業或許不止一家。事實上,截至今年6月,中國企業2007~2008年間在澳大利亞可能投資超過300億澳元,投資額為此前一年的3倍多。資源類是國內企業比較熱衷的項目,目前,中國鋁業、鞍鋼、湖南有色在澳大利亞分別計劃或正在進行總額為30億澳元、18億澳元、1.6億澳元的投資。

另外,從披露的案例來看,這些國企、准國企企業內部財務紀律不嚴,容易被交易對手與投行引誘。無論是中信泰富,還是前此的中航油,都是大手筆進行槓桿交易,虧損額巨大:2004年,在新加坡上市的石油交易企業中航油因從事油價投機衍生交易而蒙受了5.5億美元虧損;2005年,負責中國戰略商品儲備的中國金屬交易員劉其兵,因在倫敦金屬交易所進行銅的賣空交易而虧損6億美元。由於擁有隱型的政府信用,外資金融機構願意賦予其高長度的資金槓桿,從虧損額來看,這些企業的執掌者賭性十足,未能及時平倉,也沒有受到有效監管。

國企境外上市應加強監管

中信泰富巨虧之後,業內呼籲國企境外上市公司應加強監管。中信泰富是大型國企中信集團在香港的6家上市公司之一。中信泰富財務董事不遵守風險政策,在未有事先取得主席批准前,簽訂外匯槓桿合同導致重大損失。這說明國企海外上市公司有必要加強監管機制,完善治理結構,規範重大交易,防範暗箱操作,堵塞漏洞,防止國有資產和股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

近年來中國資本投資海外的三大敗筆,也顯示對其決策和操作存在監管不足的問題。2007年正在籌備中的中投公司斥資30億美元收購美國黑石集團股份,當前浮虧已超過70%。中國平安保險去年底和今年初在二級市場購入富通集團股票,合計成本為人民幣238億元,當前浮虧已超過157億元。中國已發行的9只QDII基金全線虧損,僅前四隻先發行的基金QDII持有人虧損幅度就高達700億元,而銀行系QDII更出現逾95%虧損。在三大投資敗筆中,都表現出高風險的投機性。有人把這歸咎於美國金融危機的影響,但中國資本和國企海外上市公司的投資風險管理,無疑存在嚴重不足,值得檢討。

此外,中國監管機構對國企海外上市公司進行監管的主要依據,是由國家有關部門頒布的一系列行政法規、部門規章、規範性文件以及與外國監管機構簽訂的諒解備忘錄。但事實上,這類監管均以自律為主,存在著明顯的漏洞。中國監管機構對國企海外上市公司有必要建立操作性及實時性更強的監管措施,劍及履及,增強監管效力。

中信泰富瀉55%洽售大昌行

-------------------------------------------------------------------------------- http://www.wenweipo.com [2008-10-22] 放大圖片  ■因炒累匯期權而蒙受巨額虧損的中信泰富,昨復牌即慘遭大洗倉。 路透社

 【本報訊】(記者 張以正)因炒累匯期權(Accumulator)而蒙受155億元巨額虧損的中信泰富(0267)擬出售資產應急。其昨晚深夜與旗下大昌行(1828)發聯合通告,表示中信泰富現正就出售其於大昌行的全部或部分權益進行初步商討。中信泰富昨復牌,股價較停牌前的14.52元急跌55.1%至6.52元,市值一日間蒸發176億元。多間大行昨紛紛調低其目標價,其中花旗估計,如澳元兌美元跌至0.5的水平,中信泰富的虧損將擴至260億元。

 中信泰富及大昌行的聯合通告指出,有關出售大昌的商討仍處於非常初步階段,無法確定將進行可能出售事項。倘落實進行可能出售事項,可能會亦可能不會導致大昌行的控制權出現改變。通告又指,大昌行並無任何正在生效的槓桿式外匯衍生合約,財務狀況維持穩健,整體業務表現正常,其於今年6月30日的資產負債比率為9.2%。

成交13.6億躍居第五

 中信泰富昨復牌即慘遭洗倉,股價較停牌前的14.52元急跌55.1%,收市報6.52元,創自91年8月以來的逾17年低位;市值一日間蒸發176億元,由停牌前的318.4億元大跌55.09%至142.99億元;全日成交量1.79億股,成交13.67億元居港股成交榜第五位。中信泰富市值大幅蒸發後,現僅為143億,比其持有的外匯累計期權合約帳面虧損147億元還要少,有機會步入負資產危機,影響其藍籌地位。

多家大行狠劈目標價

 中信泰富虧損消息傳出後,多間大行調低其目標價,其中花旗將中信泰富的投資評級調低至「沽出」,目標價更由28元大幅降至6.66元。花旗的報告指出,莽撞的對沖政策(cowboy hedging policy)導致中信泰富可能出現無限潛在虧損,因此將目標價從原來的28元大削76.2%至6.66元,反映亞洲金融風暴時較每股資產淨值折讓65%的蕭條情況。

 該行稱,如澳元兌美元跌至0.5水平,中信泰富的虧損將擴至260億元。雖然公司已從母公司中信集團取得15億美元的備用信貸,但一旦對沖損失變現,公司負債率將升至超過100%。花旗認為,不擔心中信泰富會出現貸款違約之情況,但已對中信泰富整體的執行能力失去信心。

今年度料勁蝕逾92億

 里昂亦指出,中信泰富因投資外匯accumulator 而錄得巨額虧損,有關外匯合約對其盈利影響將難以完全預測,該行下調其原盈利150億元的預測,惟實質虧損多少將取決於澳元走勢;該行料中信泰富未來的派息亦受影響。該行預測,中信泰富08年度將錄得92.22億元虧損,每股虧損4.15元;09及10年度盈利,分別為57.18億元及90.37億元,每股盈利分別為2.58元及4.07元。

中信泰富巨虧147億港元,榮智健父女均受累 大 中 小作者:焦建致信焦建編輯發佈日期:2008-10-22

榮智健

網絡版專稿 記者 焦建 因傳出中信泰富因投資外匯合約或將最多虧損147億港元的消息,昨日,中信泰富在香港的股價暴跌55.1%,市值縮至144億港元,創1990年來最大單日跌幅。

導致其股價狂跌的原因被認為是「累計期權」,就是今年年初讓許多香港富豪遭受巨額損失的Accumulator。 而這種風險極高的衍生產品容易讓人在市場走高時昏了頭腦,卻在市場下跌時賠得傾家蕩產,因而得了另一個綽號「I kill you later」(我遲點殺你)。

中信泰富主席榮智健就此虧損案向投資者正式道歉,而他的女兒榮明方,中信泰富公司財務部主管雖不負第一責任,但仍有連帶責任,將會被紀律處分,包括被調離財務部、降級和減薪。

此次虧損案成為在這波世界金融危機中,僅次於中國平安投資富通集團的中資公司海外虧損案。榮智健本人身家也在股價暴跌後至少縮水33億港元。

投資衍生品導致147億損失

這種複雜的高風險衍生產品在目標外匯上升時,可以折扣價格買入來賺錢,但有上限,但在目標外匯下跌時,投資者還是要以協議價格在規定的合同期內雙倍地買入「貴貨」,而且沒有下限。

許多投資人開始嘗到甜頭,但行情向下後,便賠得血本無歸。因此,業內人士根據其諧音,將這種產品戲稱為「I kill you later」(我遲點殺你)。

彭博社報道稱,由於澳元兌美元自今年7月觸及25年來的高點以來,已大幅貶值約30%,使中信泰富由此在澳元匯率上的押注產生了巨額虧損,這可能是中國公司在衍生商品上的最大一次虧損。

中信泰富去年全年純利為108.43億港元,今年中期純利則為43.77億港元。從目前來看,雖然中信泰富已終止了部分外匯交易合約,但這一外匯合約已經導致實質虧損8.077億港元,另有147億港元賬面損失。

在20日召開的記者會上, 榮智健表示,仍在生效的澳元槓桿式外匯合約之加權平均價為澳元兌美元0.87,所以當澳元兌美元低於0.87水平的時候,公司需以2倍金額接收澳元,直到2010年10月。

榮智健還表示,如果澳元還持續下跌,「公司損失可能超過147億港元」。但他強調,集團固有業務表現良好,現時集團手頭現金約有80億港元,加上母公司的15億美元的備用信貸,能足夠應付有關事件。

榮智健說:「我不認為買這種產品的只有中信泰富一家。近年來,許多中國公司去國外收購礦產和能源資產,尤其是在澳大利亞。但大宗商品價格的大幅上揚和澳元在前一階段一路走高使得他們的確有對沖風險的需要。同時,在收購過程中,作為顧問的投資銀行會積極地向這些中國企業推薦各種衍生工具,包括高風險的工具。」

而中銀國際銷售投資服務部聯席董事鄺凱揚表示,運用衍生工具對沖外匯風險是常用的手法,市場上也有較為傳統和簡單的衍生工具,中信泰富購買這種複雜又高風險的產品,不排除有投機的成分。

國際大行落井下石

該股是昨天港交所表現最差的藍籌股,由於目前市值已萎縮至143億港元,為42只藍籌股中最低,輝立資產管理策略師及基金經理陳煜強認為該股很可能被剔除藍籌股行列。

不僅如此,該集團旗下的上市子公司股價也出現暴跌。

包括瑞銀、美林在內的多家投行於昨日下調了對中信泰富的投資評級和目標價。

花旗集團將中信泰富目標價從28港元下調至6.66港元,將評級從買進下調至賣出,並稱,如果澳元兌美元跌至0.5美元,則虧損將從目前的155億港元擴大至260億港元。儘管中信集團將為該公司安排15億美元備用信貸,但該行表示對該公司執行貸款合同的能力沒有信心。

里昂證券指出,每股資產淨值撥備10港元將使該公司的資產淨值由42港元降到32港元,另外,1997年金融危機時,該公司股價較資產淨值的最大折讓為54%,而此輪金融危機更嚴重,該公司還面臨自己獨有的問題,因此,將該股評級由買進下調至賣出,將目標價由32.00港元降至9.60港元。

摩根大通也把該股評級從增持下調至減持,把目標價從36港元下調至10港元。

美林則指出中信泰富的風險控制能力令人失望,考慮到外匯合同虧損的規模巨大,該公司在母公司的備用貸款以外可能需要額外舉債來維持流動性,預計淨債務權益比將飆升至100%以上,因此維持中信泰富跑輸大市評級,目標價10.9港元。

富昌證券總經理藺常念表示,投資者因管理層喪失了可信度而拋售該股,建議目前迴避該股。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是公司管理層的不負責任,因為沒有盡到上市公司應有責任而造成的嚴重虧損,令人無法接受。」

港交所獨立董事、獨立財經股評人David Webb撰文指出,中信泰富在六個星期前就發現公司在外匯合約錄得巨額虧損,現在對外公佈,顯示出其內部監管存在漏洞。

此事也成為榮智健財富帝國的最大威脅。據初步統計,昨日股價下跌使他個人身家縮水33億港元。

榮明方被降職減薪

-------------------------------------------------------------------------------- http://www.wenweipo.com [2008-10-22] 放大圖片  ■范鴻齡表示,當務之急乃盡快解決事件。

 【本報訊】(記者 張以正)中信泰富(0267)因槓桿式外匯合約引致巨額虧損,並於發現後6星期才對外公布,引起了外界對公司內部管治,以及透明度的關注;另一方面,財經評論員David Webb質疑,該公司主席榮智健女兒榮明方為公司財務董事,她是否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並質疑是次需承擔導致公司出現重大虧損的責任是否另有其人,他認為中信泰富需要向股東作進一步交代。

范鴻齡:不存在「替死鬼」

 中信泰富董事總經理范鴻齡接受電視台電話訪問時回應,已離職的張立憲及周志賢,均是董事局成員,張的職能更是財務董事,銀行界眾所周知;而榮明方則是財務部主管,職銜雖是董事,但不是董事局成員,須向張立憲匯報,是張立憲的下屬。而在事件發生後,公司覺得榮明方不適合有關職務,同時亦對她作出紀律處分,因此已將她調離財務部,並已降職及減薪。他強調,今次事件不涉及有人當「替死鬼」。

 范鴻齡表示,明白投資者對事件感到不滿,至於他個人是否需要就此事負責,他指出,職責上他並非負責財務範疇,但強調作為董事總經理,他並非要推卸責任,所以一切會交由董事會決定,而當務之急乃盡快解決事件。

法律顧問建議延遲公布

 另外,公司為何會待事件發生6星期後才作出公布,范鴻齡解釋,有關決定是與法律顧問商討後作出的,由於近日市場動盪,平倉不易,所以即使在當時立即公布亦於事無補,甚至只會引起混亂。

 David Webb於范鴻齡解釋後認為,中信泰富要用6個星期時間才公布不能接受,他說「你總不能待空難完成了調查之後,才公布飛機失事吧」。另外,他昨早在其網上文章上要求中信泰富交代對賭的銀行名字。他又指,雖然中信泰富獲母公司表態支持,並獲提供15億美元的備用貸款,但無具體說明之後會如何協助,呼籲評級機構下調該公司評級。

Webb要求公布對賭銀行

 另外,Webb的文章指出,兩位因事件而需要辭職的管理層,包括張立憲及周志賢,辭任時的職位分別為財務董事及集團財務總監,與兩人在年報上的職位顯然有出入,兩人於年報上的職位分別為副董事總經理及執行董事,關注究竟有關職務是於何時獲委任。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