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快要燒完了 靠借錢小吃大 財團現出原形

2008/10/25

【林上祚/台北報導】

基層看不下去 ▲二次金改弊端叢生,最讓外界詬病的就是台新金與彰銀換股案,彰銀員工群情激忿不時在銀行外掛布條抗爭表達不滿。(本報資料照片/王遠茂攝)

投「錢」問路 ▲「二次金改」過程內幕重重,銀行之間搶著向當權者投「錢」問路,在信義區、仁愛路圓環附近,中信金、台新金、元大金等都在搶奪金融的地盤與擴充實力。(鄭履中攝)

 錢,快要燒完了!金融財團二次金改過程,靠舉債併購公股銀行,如今一一現出原形。元大集團購買復華一七%股權,七成資金來自舉債;台新三六六億元併購彰銀,其中二百七十億元來自新橋資本;中信集團加碼開發金的一百億元資金,幾乎全部向銀行貸款。

 根據金管會資料,十四家金控當中,台新金、中信金、復華金與國票金董監事質押比最高,這四家剛好也是二次金改傳出弊案的幾家業者。金融主管機關在金融整併過程,縱容業者以高財務槓桿以小吃大,業者花小錢就能吃下上兆元的公股銀行,自然得「回饋」扁家。

 台新金併購彰銀過程,最讓外界詬病的,是財政部修改遊戲規則,允許投標業者以發行特別股方式籌資。政大金融系教授殷乃平表示,「財政部原本設定彰銀賣給外資,卻在投標前夕政策急轉彎。」

 台新金用三百六十六億元價格,買下總資產一.三兆元的彰銀,其中二百七十億元,來自於美商新橋認購台新金特別股與公司債。殷乃平認為,從台新金當初的財務規劃可以看出,台新金資本水位根本吃不下彰銀,財政部卻仍同意讓台新金得標。

 更妙的是,美商新橋二百七十億元資金,其中二百億,居然是從兆豐銀行借來的。新橋當初認購台新的股價是十八塊多,如今台新金股價連五元都不到,新橋質押在兆豐的台新股票,隨時有可能被斷頭。

 元大集團併購復華金,一樣有過度槓桿的問題。立委潘維剛曾質疑,元大透過旗下的資本額只有十二億元的尊爵投資與裕陽投資,買進復華金一七%股權(市價約七十億元),其中七成資金來自於舉債,「等於用十二億元,取得復華金三千億元資產」,當時前金管會主委龔照勝,也要求元大須降借款比率。

 中信金二年前違法插旗兆豐金,沒拿到經營權,卻因為兆豐金股價跌破十元,投資兆豐金帳面損失,高達三十億元。所幸最近國際會計準則變更,股票投資損失,可以不必列入損益,中信金獲得些許喘息機會。

 然而,中信集團另一家金控開發金,就沒有這麼幸運。辜家二少辜仲?五年前走官邸後門,贏得開發金經營權,卻在入主開發後,被官邸逮到準備拿錢買國民黨中投,入主復華金。民進黨政府一方面圍堵國民黨出售黨產,一方面授意元大金買進復華金。辜家在政治上的背叛,導致民進黨政府以一五%的高標,要求中信集團加碼開發金。中信集團為了加碼開發金,以景冠投資與興文投資二家公司名義,向台灣工銀為首的銀行團借了近一百億元。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力挺辜仲?,個人股份質押張數也愈來愈高。

 銀行團主管表示,景冠、興文當初買進開發金的成本,每股一二.五元,如今股價腰斬只剩六元,很多參貸銀行都在關切辜二少的還款能力,所幸,主要債權銀行台灣工銀董事長駱錦明,看在辜家世交關係份上,不會逼著辜仲?增提擔保品。

 當然,玩槓桿最嫻熟的,莫過於耐斯集團負責人陳哲芳。陳哲芳利用淨值為負數的寶華銀行旗下的寶華租賃投資國票金,取得國票金經營權,等到政府接管寶華銀,寶華早已將旗下的寶華租賃,轉手給耐斯集團的寶田公司,政府接手的只有寶華銀的負債。

 現在,民營金控過度槓桿問題正在浮現,政府在紓困的同時,是否該要求他們交出經營權,正考驗著劉內閣的智慧。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