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嚴辦賄案 再談三次金改

2008/10/25

【謝錦芳/特稿】  扁政府啟動「二次金改」,就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有人行賄,有人收賄,人性最貪婪、骯髒的一面都浮出了;當初說要提升競爭力、加速國際化等目標,四年後沒有一項達成,台灣的銀行資產報酬率在亞洲仍敬陪末座。對許多人而言,二次金改有如噩夢一場。

 行政院當初選定十二家公股行庫,限期減半,如今只有公股行庫的合併案順利進行,例如合庫併農銀、台銀併中信局;至於民營金控以小吃大的個案都沒有成功,例如中信金插旗兆豐金,被迫把持股吐出來,而三年前高價買下彰銀特別股的台新金,如今股價跌破五元,距離合併彰銀的日子越來越遠。

 二次金改除了「限時限量」錯得離譜之外,還有三大問題。首先是金融監理失靈。政府限期出售公股行庫,財團化的疑雲滿天,偏偏金管會剛剛成立,狀況連連,一開始是檢查局長李進誠洩密案,接著是主委龔照勝、委員林忠正貪汙案,金檢威信掃地,縱容了各家金控財團肆無忌憚巧取豪奪。

 其次,財金首長對政策形成過程「一問三不知」,顯示這項政策根本未經審慎評估,最後引發無數後遺症,不得不喊停。當時被列入限期拍賣的公股行庫員工質疑,包括中華、慶豐等五家被列管的問題金融機構,政府不優先處理,竟急著拍賣彰銀、台企銀,這是什麼道理?事後看來,這項錯誤的決策,很多人要負責,金管會更難辭其咎。

 第三,台新金以高價得標彰銀特別股被視為二次金改指標個案,財經界人士質疑,政府標售彰銀,國庫卻一毛錢未進帳,同時把經營權釋放出去,這個算盤不知是怎麼打的?

 馬政府要推第三次金改,主軸仍是「鬆綁與自由化」。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指出,過去執政當局一味強調「鬆綁」,卻沒有完備的金融監理,後果就是一場大災難。

 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可怕,扁政府的二次金改可謂集錯誤政策與貪汙於一身。馬政府要推動三次金改,無論如何,總得先給老百姓一個交代,先把那些巧取豪奪國家資產的人繩之以法。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