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署堅持淡北道路應環評
竹圍居民與環保團體送花相挺

2008/10/31
苦勞網特約記者

_DSC1470

今(31)天上午11點,在環保署門口人人手持一束鮮花,這是竹圍居民和環保團體要送給環保署的禮物;除此之外,還包括一棵掛滿淡水河畔美景的聖誕樹及幾個月累積下來的萬人連署書。此舉似乎宣示著反對興建淡北道路才是淡水民眾真正的心聲。

一個多禮拜前,曾有淡水地區的民代帶著數十位居民到還保署抗議,認為環保署判定淡北道路應實施環評是阻礙地方發展,環保署承諾會在兩週內提出評估報告;不過今天負責接見反淡北居民的綜計處處長葉俊宏已表示,「環保署堅持原來的立場,認為淡北道路應視為淡北環快的替代方案,必須依法實施環評,如果台北縣政府強行動工,環保署將提出告訴」。

葉俊宏此言一出,在場的竹圍居民跟環保團體都鼓掌叫好,「我們反淡北道路聯盟會當環保署的後盾」;難得環保署和環保團體的意見一致。

建議標籤: 

回應

加油!!

轉載一篇李偉文的文章分享給大家。

我只能說,李偉文,你人太好了。好到不知道被人呼龍了。

聽到台北縣副縣長的說詞,你竟然還替公務員感嘆?

身為副縣長的人,知道這條道路是否要編預算掌握在行政部門手中,怎麼把責任推給地方民代?無論是淡水鎮選出來的縣議員或者是淡水鎮代表,哪有那個本事直接要求縣府完成規劃和編列預算?

身為副縣長的人,竟然還把反對這條道路的責任推給民眾,說是民眾不夠水準,所以反對的力量不夠大?

李偉文,你人真的太好了,好到有點笨吧!

*******************************
『關於淡北道路的幾個感想』
http://blog.chinatimes.com/sow/archive/2008/10/29/340733.html

十月初參加一個有關全球暖化的研討會,遇到台北縣的副縣長李鴻源,就趁機私下問他為什麼台北縣政府「似乎」執意推動淡北道路的闢建。

  我用正面式的詢問用語,是因為這兩、三年,李鴻源副縣長對於台北縣的生態環境營造以及對於永續發展的關注與著力,的確是盡心盡力,可是怎麼會在如此的思考脈絡裏,會「贊同」,甚至「執意」推動這個顯然大開倒車的公共建設呢?

  副縣長跟我表明「縣政府沒有既定立場,縣政府也不該有既定立場,我們只是希望贊成開發的淡水鎮與反對開發的環保團體坐下來好好溝通,找到一個雙方都同意的作法。」

  當然,副縣長的這些話是卸責的「官方說法」,但是多少也暗含你們雙方去各自動員,看看那邊的民意較大聲,以「叢林法則」來決定吧!

  不過,副縣長後面說的話就很有意思了:「假如真的是當地民代或民意的壓力太大而蓋了這條馬路,表示現在民眾的水準還不夠,或許五年後我們有機會再把這條馬拆掉,這些就是環境教育的成本吧!?」

  聽到這番話,不是訝異或生氣,而是有著深深的難過與無奈,為了官員的無奈而難過,也為了台灣因為選舉至上而不可能存在有担當的專業文官而難過。或許吧,在想罵政府時,心底也知道「有什麼樣的政府其實是因為有什麼樣的人民啊!」

  這條馬路該不該闢建,其實道理非常清楚,即便先不考慮生態環境的傷害、文化景觀的破壞,或者完全不符合永續發展的原則…這些大的面向,單以花了大筆經費到底能不能達到開路疏解交通的目的而言,答案居然也是否定的,這也是台北市交通局反對蓋這條馬路的原因。這條馬路主要是沿著淡水竹圍紅樹林地區,在緊貼著淡水河岸,闢建一條4.7公里的馬路,說是要疏解這裏每天上下班的車況。可是據統計,每天經過竹圍紅樹林的車子,將近百分之八十是「路過」,也就是從淡水到台北市區之間的路過車輛,我們都知道,兩個端點十多公里,僅拓寬中間一段,對於疏解交通是沒有幫助的,頂多只是把擁擠的路段從淡水這一端往前推四公里多,挪到關渡這一端,也就是進入台北市這一端(難怪台北市政府反對)。

  美洲原住民長老們在做任何重大決定時,都會考慮到是不是對七代以後的子孫有不良的影響,其實這就是永續發展中很重要的「不後悔的政策」,令人感慨的是,台灣的工程不要說七代以後會不會後悔,有許多是跟本尚未完工就開始後悔的呢!

  後面附上相關資訊與網站,大家也要展現一下「民意」,讓政府官員有勇氣做對的事情。

  對了,為什麼闢建4.7公里?因為依法規,5公里以上就要送中央的環保署作環評。不過因為前一陣子民間團體的努力與遊說,環保署認定這件工程是淡水環河公路工程的一部分,所以要做環評。

我覺得李偉文是在諷刺李鴻源說

「聽到這番話,不是訝異或生氣,而是有著深深的難過與無奈,為了官員的無奈而難過,也為了台灣因為選舉至上而不可能存在有担當的專業文官而難過。」

你以為他沒說的,他已經說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