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義仁兩進看守所 都為了扁

2008/11/01

【蔡慧貞/特稿】  民進黨執政末期,邱義仁捲入鐽震和巴紐兩大弊案,黨內人士多與他切割或保持距離,他更被逼得必須離開民進黨,從此深居簡出,近乎自閉。

 儘管鐽震案最後並未成案,也無刑責問題;巴紐案在檢調偵辦未查出公款流入私人帳戶,亦未遭起訴,但經過這番司法調查折騰,「喇叭」捲入「弊案」已是天下人皆知。因其高知名度和高辨識度,逼得他只能鎮日窩在家中,他忍不住自嘲,雖然巴紐案司法告一段落後,但已成「半死之人」─「一個已經被打得半死的人」。

 邱義仁一人獨居,既不看電視也不懂網路世界,不會烹飪只吃微波食物,近半年來過著幾近離群索居的生活,少與人聯絡。或許是寂寞吧,邱義仁竟性格大變,一改作風,過去最不喜歡和媒體接觸,也最討厭和記者講話,如今竟然可在家中接到記者電話,滔滔不絕地聊個半小時以上。

 他的話語裡沒有抱怨,也沒有感嘆,更不談案情,只是一派雲淡風清地談著時局、談著最愛的民進黨,更不時自我解嘲。

 這位黨內最精於計算,打選戰只知切香腸、割喉的冷血軍師,卻也因政治上的重挫而更為惜情,甚且見真性情。

 當接到老友吳乃仁邀請出席女兒歸寧宴的喜帖,喇叭笑談,「現在大家都和我切割,想不到還有人記得我,還寄帖子給我。」即使是在颱風夜,他仍冒著風雨自汐止千里迢迢趕赴婚宴。陳水扁八一四召開記者會自承海外密帳後,邱義仁聽說扁近況很慘,又趁著出門身體檢查的機會,順道轉往陳水扁辦公室,他說,「這個時候探望老長官,是做人基本分寸。」

 在陳鎮慧、林德訓等扁的身邊人陸續被抓後,眼見陳水扁身邊連個談天對象都沒有,邱義仁開始每周二固定的扁辦行程,找自己的律師討論案情後,就轉往扁辦和陳水扁談談。

 前不久,黨內人士才指出,邱義仁夸夸而談扁案,還給扁雪中送炭,實在「勇氣可嘉」,但說穿了就是「白目」;才過沒多久,喇叭果然就因海外金援的案外案惹禍上身。

 邱義仁進看守所不是第一次,當年他辦黨外雜誌,友人給了他一份新聞局秘件,指對付黨外人士最佳策略就是提告。謹慎的他還擺在辦公室抽屜裡,不敢發表,直到陳水扁因蓬萊島案遭馮滬祥告誹謗而入獄,他才認為「原來果有其事」,而在雜誌發表了這份秘件,因此進了看守所兩天。當時,他的老婆江美玲前往探視,在看守所踢門罵人,維護邱義仁。

 當年的邱義仁,間接因為扁成了「政治犯」,儘管只在看守所兩天;多年後,他還是為了扁又進了看守所,只是婚也離了,還成了他自己都想像不到的貪汙嫌犯,沮喪到極點的邱義仁,只能感嘆不知是造化弄人,還是政治權力磨人。

 自嘲已成宅男的邱義仁,最近才剛和友人說,「手頭上的有限存錢快花光了,看來過完年就要出去找工作。」詎料這回遭收押禁見,竟暫時免去了這個煩惱。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