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欽差大臣駕到

2008/11/06

 舊俄大文豪果戈里,在一八三六年創造了一齣諷刺官場現形記的作品《欽差大臣》。內容是描繪俄羅斯某一偏僻的城鎮,當市長暨所有的官僚、仕紳聽聞京師即將派欽差大臣前來,向來貪瀆濫權的這群人無不驚惶失措,遂把無意間投宿當地的離職小官員誤認為欽差大臣,於是眾人百般逢迎,極盡阿諛、賄賂之能事,期望「欽差大臣」可以多提拔。而紈?成性的假欽差索性也玩起騙色騙財的把戲,正當雙方各自沉溺於美夢之際,傳來真欽差駕臨的訊息……。

 就因為果戈里的批判現實主義精神脈流不斷,所以一九八一年改編自中國劇作家沙葉新的「傷痕文學電影」《假如我是真的》(王童執導,胡冠珍、譚詠麟主演),依稀可見《欽差大臣》的現代身影。不過,無論《欽差大臣》或《假如我是真的》,主角人物的身分都是假的,因而掀起的戲謔效果更有趣;那麼,倘使「欽差大臣」的身分是如假包換的話,戲劇張力會因而削弱、反思層次會降低嗎?讓我們檢視當下正上演的這部大戲吧!

 雙方都刻意強調此行「不會涉及兩岸政治問題,更不會涉及島內任何政治議題」,換句話說,這是「庶務性的談判」。然而兩岸融冰時程既短,要進行庶務性談判,此刻何以非選台北不可?要不是主政者一廂情願的政治考量:希冀藉由此會拉抬他那無能的形象和低垂的民調,綠營也毋須打蛇隨棍上,搞得烽火味十足。而今超過七千人的維安警力,元首級的招待規格,即使美國總統來,陣仗都可能瞠乎其後,所謂沒有政治性,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當主政者明示「台灣立場,一寸都沒讓」,接下來的場景卻是:藍營政治人物和資本家競相排隊謁見「欽差大臣」;而另一方面,任何的抗議之聲和不滿身影,都在鎮壓性國家機器粗暴非法的操持下湮沒不見了。少了人權的虛張主權,就是沙灘築堡、海市蜃樓。更離奇的是,檢調收押綠營政治人物的動作愈來愈大。所以《欽差大臣》的戲碼已加入《教父》的情節:當麥可.柯里昂在參加某項神聖儀式時,手下鏟除異己的任務也同步進行中。主政者「護陳維安,執法不要過當」的說語一出口,其演技已直追艾爾.帕西諾了。

 什麼,你/妳說來客不是「欽差大臣」。那問題就更嚴重了!看來即將在院線上映的《一八九五》會讓更多台灣人看出後續端倪。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

回應

2013年8月15日,日本立命館大學法學部名譽教授徐勝(Sung Suh)說,西方所講的普世價值,向來就是雙重標準;「文明」與「野蠻」的二元對立法,正是西方帝國主義國家合理化對外侵略所提出的論調,以文明的高度否定受侵略者的人格與尊嚴,將侵略者視為野蠻的奴隸、只能受文明人支配,以美國對待伊斯蘭世界為例,「美國一口說普世價值,另一方面卻又在這些地區蹂躪人權」;他主張:「我們必須重建一個真正具有普遍性的普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