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集遊法、聲援野草莓
火盟等團體赴立院、自由廣場

2008/11/12
苦勞網特約記者

「野草莓」學生運動引發社會對《集會遊行法》的關切,近日,長期受到集遊法威脅的各社運團體,也紛紛表達態度、支持學生的訴求,今(11/12)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等十幾個團體,到立法院前表達「廢除《集遊法》」的訴求、演出行動劇,並在活動結束後,「遊行」到自由廣場「野草莓」學生靜坐的現場;而在一片對集遊法的批判聲中,今天警方很罕見地,沒有阻止火盟等團體的成員,舉著手舉排,從立法院「遊行」到自由廣場的動作;各團體到達自由廣場後,除了表達對學生的支持外,一同行動的三鶯部落自救會由於新一波的拆遷威脅在即,也在廣場向學生講述都市原住民受到國家驅趕的實況,呼籲學生支持都原就地居住的訴求。

集會遊行法造成弱勢者爭取權利時候的禁制手段,但是除了《集遊法》之外,國家還有如《社會秩序維護法》、《警察職權行使法》、《社會秩序維護法》等對付會集會遊行的武器,在今天的行動裡,火盟也將這些限制集會遊行權利的惡法一併提出,行動發言人柯逸民表示,火盟主張把《集遊法》完全廢除,就以目前討論最熱烈的「報備制」、「核准制」爭議來說好了,要社運團體「報備」,向警察機關報告,仍然是國家掌握集會遊行的手段、弱勢者的遊行,應該連「報備」都不需要,而除了《集遊法》之外,像是台北市政府拿出道路管理的行政命令,創造出「申請路權」這樣的規定,警方利用《集遊法》的規定,搞出「三次舉牌」這種手段,這些都需要進行挑戰。國家對付弱勢者集會遊行的態度,才是問題的重點;不過,柯逸民也認為,不管是「修」或者「廢」《集遊法》,各種主張之間,不會是對立的。

對於目前「野草莓」在自由廣場的靜坐,柯逸民採取「支持」而且「開放」的態度,他認為,目前的社會氣氛,是在藍綠政治的大氛圍下面,被創造出來的一個環境,政治人物刻意避開了學生的行動,而廣場上也選擇不去碰政治敏感的議題,在主流政治缺席的狀況下,如果學生可以從抽象的人權議題,看到活生生的人的關係,與具體的人權侵害問題產生對話,那麼可以說社運是有「空間」參與這場行動的,但這不能說是社運的「機會」,學生的主體仍需要尊重,社運團體與目前廣場上學生的關係,應該可以有更多的想像,像現在這樣各自表達自己的看法、從自己的角度聲援學生行動,這樣可以創造新的連結關係。

延伸閱讀

目前許多團體採取「各自表述」的方式,聲援廣場的訴求的情形:

■火盟等團體:壓迫無所不在! 立即廢除集遊惡法

■自主工聯等團體:廢除集遊惡法 街頭人民做主─聲援野草莓學運聲明

■部份「紅衫軍」與青年勞動九五聯盟:自主公民站出來、集遊惡法付塵埃 紅衫軍與社團聯合要求集遊惡法修法 記者會

■集遊惡法修法聯盟與台權會等:民間社團 團結靜走 支持野草莓,守護咱台灣

■(學者)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社:超越藍綠的集遊權利──廢除集遊惡法連署聲明

■(學者)聲援野草莓學界聯署:「抗議國家暴力,聲援靜坐學生」─台灣學界連署聲明

■藝文工作者:拒絕沉默,捍衛表達自由

回應

火盟是怎麼了??
由藍轉綠嗎??
難道不知道這些學生都是綠營養的嗎??
真是見鬼了!!

這個無關顏色吧,藍營不要亂將所有反對的意見抹綠,難道對這件事情不認同就是綠營的嗎?

藍營心中真是以偏概全?

難道國民黨支持者對於言論自由這件事
只能搞得 很低格調的認作是 泛綠的政治手段?

言論自由 看來在藍綠惡鬥下 只是個政爭的技術價值?

對集會遊行法這事 還要像那些泛藍泛綠腦殘名嘴
抹成對敵方或己方的政治鬥爭與政治獻祭

還真的是活見鬼了

老實說
我很不喜歡公民兩字
他的概念是從公共管理而來

說人民比較正確吧

「人民火大聯盟」本來也不是“藍”的,所以沒有什麼“由藍轉綠”的問題
樓上的訪客不要搞錯了

這些「野草莓」的發起人和謝小夫的青年軍的確有牽扯不清的關係
自己不敢面對,又怕別人質疑…的確讓人看不起

而且…從一開始,綠草莓們又被小夫的人馬利用
把本來可以好好討論的「修/廢集遊法」題目拿來做最壞的操作…

自己和泛綠營發起的遊行、失控的暴動綑綁
把自己靜坐的正當性和個別官員的去留掛鉤
只能說草莓們太笨或操縱青年軍的人太壞

網路上查得出來的…一些學生最早到行政院前的抗議,一開始的開價就是馬、劉道歉,要求警政、國安官員下台

我也認為陳雲林來台的幾天…國安單位的表現很差,草包的可以,應該有人負責
但絕不是什麼“警察執法過當”的理由

廢/改「集遊法」好像是後來才加上去的?

本來應該好好討論的「集會遊行法」變成綠草莓們的道具…
一些社運團體「不以人廢言」的想要藉這次機會來發起對“集遊法”的修正(相關議題)

但焦點一下子又被2630的事給沖掉了
@@

綠草莓之所以出師不利…
問題在於無視暴亂的原因,完全不提挑起對抗的綠營政客該負什麼責任
單方面的指責警察,當然得不到一般人的理解............

加上一些深綠的網站、媒體又把「統媒」拿來說嘴,
說是台灣的非綠傳媒誇大了暴力?國賓、晶華前的暴民圍飯店都是假的?

還有一點…
自由時報說謊、1106北美館前的現場…警方動用的道具裏明明沒有“催淚瓦斯”這條
自由時報卻說成有,這事有看到誰加以指正了嗎??

看看大陸的「六四」例子吧
本來天安門廣場上的反官倒、反貪污等訴求都得到大陸各方面的認同

當時全中國各地方的人都支持學生運動的理念

大陸的中央官方(鄧、胡、趙、萬)也不同程度的表示了對學生訴求的理解
學運應該「見好就收」了

但港支聯(小夫?)策動的「六四學運領袖」(柴、吾、王…)偏要得了便宜還賣乘
不斷的抬高要價,弄到官方下不了台,人民群眾也覺得學生超過了
(要求李鵬下台)

學運領袖(?)的不知好歹
導致了六四最後最壞的結果
(但也沒有柴等人在海外說的屠殺)

野草莓的純度(2008/11/13 01:14)

(●作者泰勒,桃園大溪,大畢,自由業。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泰勒

學生運動,不是壞的;通常,訴求也都是正確的,只是,成效與時機,卻總是有待商榷的。

我個人提出一些論點,當然這是我個人看法…雖然我不是參與人員,但是我覺得學生運動應該要純正,運用簡單的理念與直接的訴求,才能達到最大效益。

以下為訴求點:

三項訴求--野草莓運動有三點訴求:

(一)馬英九總統與劉兆玄院長,必須為這段時間的人權侵害事件向人民道歉;

(二)警政署長王卓鈞、國安局長蔡朝明,要為這段時間警察行事失當處,以辭職負起政治責任;

(三)最後,我們認為應該對集會遊行法造成的結構性限制,進行修法,以避免公權力假合法之名行人權侵害之實。(節錄至野草莓運動:行動聲明)

以上述三點訴求來做不負責分析,我覺得最重要的應該是:

(三)修改集會遊行法

這點我百分百贊同,我也認同野草莓們的訴求;但是前兩點,卻容易淪為政黨間的口水戰,讓這場活動失去原來的光彩,讓訴求失焦,導致整個運動的失敗。

我拿幾個近日的強打主題來說好了:

警察是否執法過當?

答案必定兩極,所以,拿此作為學運的主軸之一,一定會引發爭議,我可以很確定的說,「認同警察的人,不會比反對的少」,畢竟在陳雲林來之前,有人挨了一記鐵山靠(不知道的人去找VR快打一代),在預期心理下,任何足以「引起群眾激情」的行為,都有可能受到制止;當然,這不是認同警察執法過當,而是「抗議」與「挑釁」之間的界線本來就微乎其微,只能遺憾的說我們的警察系統需要在處理類似事件上有更多的教育訓練。

我不認同錯都在警察單位,人民的不理性也是「肇因」,以此作為學運要求,不論是道歉還是下台,都顯得過於不切實際。

如果要深論下去,群聚人民的理性基礎其實是薄弱的,就像演唱會一樣;我很高興目前野草莓運動還能維持安靜、平和的過程;但如果沒有好的掌控者,就會發生衝突當晚的失控情況,不論是遊行、集會、抗議都一樣,對照紅衫軍當年萬人空巷與前幾天的暴力相像,有沒有一個好的領導者就顯得更為重要(蔡英文,你還太年輕);此外,上述兩者還有另一個很大的差異,也是我想對野草莓運動說的,就是--「明確的單一目標」。

當人民希望「阿扁下台」時,造就一個具備理性、團結的紅衫軍。

而沒有明確目標,為了純粹反對而肇生的群眾運動,百家爭鳴(有有藏獨人士、有民進黨等等),相對就容易造成衝突。

究竟你們是要求修改遊行法,還是要執政黨道歉?究竟哪個才是真正對人民有益的?

修法與道歉是兩個不相干的東西,如果要因為陳雲林來台而牽扯,那麼整個活動的純度也不免要受到質疑。

除此之外,時間點也有很大的問題,或許有「打鐵趁熱」的想法,不過這樣緊接的時間點卻會讓整個學運與政治立場畫上等號,野草莓是否等於綠草莓?

如果是,失去了純度的學生運動,甚至連一般集會都說不上,只能說你們遭到有心人士的鼓吹利用罷了。

如果你們能堅持單一論點,讓政治影響的程度降到最低,才能夠讓大家看到你們真正的訴求,而不是淹沒在政黨的口水中,我想,台灣學運近年很難修成正果的原因,在這裡。

●NOWnews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作者泰勒,桃園大溪,大畢,自由業。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給Dennis
修集遊法的訴求在前一天發出的採訪通知就有了
連結如下: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29585

僅供大家參考

給Dennis,

雖然是這個討論串的題外話
但是我不贊同你說的"但也沒有柴等人在海外說的屠殺"

1989年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屠殺確實存在
那是人殺人、中國人殺中國人的歷史悲劇
那是二十年來世界上所發生最嚴重的國家暴力事件
這樣的事實不容掩蓋

我想三點聲明. 明顯一二點是直得爭議的也使得第三點模糊掉.
而為何第三點不是放在第一點聲明呢?

如果野草梅當初訴求 1. 反對藍綠惡鬥, 造成社會對立 2. 廢除集遊惡法.

一個巴掌打不響, 藍綠雙方都有責任.

如果當初做這樣的訴求. 藍綠政治勢力也很難上下其手.
野吵梅的純度也比較不會受到質疑.

但已經做出來的聲明不可能再次更改吧~~

一開始出發立場就有問題, 就不要再浪費時間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