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惡不除 新世代組黨難

2007/05/25
民進黨前立委

【聯合報/林濁水/民進黨前立委(台北市)】

民進黨初選後,部分新世代希望籌組新黨,他們的新主張是:台灣已是主權獨立國家,繼續炒作統獨是「假台獨」或「落伍」,台灣應採親美不反中的立場。同時,針對全球化帶來貧富懸殊的M型社會,應重視分配正義,主張「中間偏左」路線。

這兩樣基本主張和不久前李登輝老先生提示的台聯改造方向,完全相同,大體上是要將統獨和左右分割,前者要淡化,後者要中間偏左。

分居綠營最年長和最年幼兩端的雙方,竟有完全相同主張,絕非巧合,而是他們都看到了被朝野政黨忽略,但卻又是社會的當務之急。

他們雖然都掌握到了目前社會對藍綠政黨都極端失望的時間,也找到了問題的核心,也可能得到部分知識界或進步中產階級的支持,但實際上已遇到組黨最大的難題—怎樣在既有的政治版塊中切割出自己堅實的群眾。

難題的根源是,全球化所帶來,需要國家福利政策照顧的,全球化中受傷的M型社會的一端,往往也是會支持民粹式民族主義的一端,這使得左右和統獨在邏輯概念分屬不同範疇;但群眾實體上卻又是二而為一。

解嚴前,由於國民黨屬以軍公教為主體的法西斯統合主義政權,在勞工、資本家間採相對中立立場;另一方面,台灣在傳統產業加工出口階段和承接歐、美、日的代工市場得以充分就業,再加上冷戰因素,美、日願吸收台灣資本累積轉移到其國內的社會矛盾,使台灣經濟既高速發展,又不致形成M型社會,但等到中國、東歐、印度等國也投入全球產業供應鏈。M型社會在全球各地浮現,台灣自然也波及。

台灣早期所得分配既未惡化,左右矛盾欠缺結構性的支撐;而國家統合主義的法西斯政權又對本土社會採歧視性統治,族群矛盾取代左右矛盾成為社會主要矛盾。

九○年代,台灣民主化,歧視制度消失,加上兩岸急速發展的交流,反使兩社會的彼此分際浮出,於是台灣內部的統獨矛盾迅速取代族群矛盾,成為主要矛盾,而左右仍不是主要矛盾。

二千年之後,台灣主體意識已成主流,按理統獨對立應有所消退,但朝野政界無開發新願景能力,只能炒作統獨舊議題;另方面M型社會隨著經濟不景氣愈趨明顯,全球化中經濟生活的受害者浮現了「反全球化」(在台灣則為反西進、反三通)的「經濟民族主義」,甚至民粹式的台灣民族主義。

加上藍軍的核心價值仍然呈現強烈的反台獨色彩,於是社會貧富差距拉大產生的矛盾意外地又和統獨矛盾得到配對,於是左右矛盾不但無法取代統獨矛盾,甚至左右統獨,成了領導人得以操作民粹民族主義的基礎。這種操作既帶來了近年來政局最激烈的朝野對立、社會不安,也造成民進黨產生令人瞠目結舌的國會初選名單。

無論李老先生或幾位綠營的新世代都對舊組織或舊路線絕望,勇敢地提出改造或另組新黨的構想,然而惡既然在舊組織中會如此蔓延,自有其底層的結構基礎,這基礎結構,以他們的方案,目前還看不出可以有效的加以處理的可能,因此他們必將面臨非常艱難的處境,然而我們也必須明白這悲慘的處境並非他們獨自擁有的,而是整個台灣社會中,力圖上進的力量要共同面對的。

【2007/05/25 聯合報】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