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莊經營怎麼走?樂生講堂爆滿

2007/05/27
苦勞網記者、苦勞網特約記者

5月26日,「樂生講堂」進入第二週,地方經營的議題,吸引了擠爆蓬萊社的參與者。久違的理想藝術節,也在遇雨順延一周後,重現新莊樂生院大樹下。

清晨,天空降下大雨,不過隨即放晴,讓下午活動能順利進行,直到壓軸樂生那卡西表演,還安可附贈紀錄片「卯上麥當勞」。同一時間,樂生講堂也進入第二周「課程」,統籌講堂行政事務的朱政騏指出,下午參加人數很多,是「歷史性一刻」,世新大學研究生李育真也笑說,差點沒位子坐。

下午的樂生講堂,邀請貢寮反核自救會、美濃愛鄉協進會、反蘇花高團體,以及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台大城鄉基金會等團體,就環保運動與社區力量的議題,交換社區經營與面對既有的在地政治力量的經驗;因為各地社區經營者分處各地,平時缺乏共聚交換操作組織心得的機會,這一次由於樂生保存運動帶起的張力,使得過去「禁制、封閉」象徵的樂生院,竟成為不同運動場域交流的平台。

美濃反水庫運動本為「一場起於反水庫卻永無止盡的社區運動」,愛鄉協進會的林瑞梅與旗美社區大學的賴梅屏表示,這幾年「反水庫」運動暫時處於安定期,激情的運動能量轉換成在地的長期經營,在美濃發展出社區大學、客家文物館,以及黃蝶祭、社區導覽活動…等社區操作;;鹽寮反核自救會吳文通則由反核論述發展成為可以對一般人講述的能源論述出發,談到目前自救會發展出「福隆沙灘」,以及「社區報」等,不是直接宣傳「反核」概念的社區經營方法;「青年搞蘇花高聯盟(青搞花)」代表也提出之前反蘇花高運動在火車站擺攤宣傳的經驗,作為分享。

論壇中,針對樂生與社區運動的討論,一位學生質疑樂生運動只是在搞議題,不搞社區運動。也有朋友分享新莊社區大學曾經開在地導覽課程,與樂生的議題結合,但不同於美濃旗美社大的成功經驗,新莊社大學員一聽到「樂生」就卻步。朱政騏首先釐清新莊多為外來移民,不一定認同自己是新莊人,因此在推動社區事務上,不一定與美濃經驗相同。也有朋友分析,樂生的特殊性是被社區所隔離,因此這場樂生運動主要是靠學生、部落格等「社群」經營所撐起,而非「社區」力量的凝聚。吳文通以自身經驗為例,他說自己是瑞芳人,退伍之後才到貢寮定居,因為對貢寮有所認同,因而投入反核運動。吳文通認為只是對社區認同,不論出身,人人都可以做社區運動。然而,社區並非指特定團體、地點,只是要是與基層人民互動,就是社區運動。

吳文通建議,雖然樂生走進地方的嘗試,遭受到許多挫折,但是樂生保存的價值,要在社區中扎根,「走出這道牆」的努力仍是十分重要的;他說,樂生保存運動應該把文化價值的論述給彰顯出來,並且化為淺顯易懂的文字,突破新莊居民對「土地增值的迷思」;吳文通說,就拿北宜高通車的例子看,短期之間,宜蘭的地價雖然被快速地炒高,但是在熱潮過後,土地滯銷、甚至有價格崩盤的危機,炒地皮的財團可以賺到一時,但他們獲得利益之後,把錢帶走,卻給地方留下來危機,只有文化資產是永續的。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陳政亮分析,樂生、蘇花高跟鹿港反杜邦、貢寮反核四、美濃反水庫等傳統環保/社區運動最大不同處,在後者是面對一個足以團結社區內部的「外敵」,而前者則是需要面對社區力量想像中的「利益」,因此社區經營特別困難。1980年代以降,台灣環境運動發生「向社區運動」發展的趨勢,除了鄉愁的召喚之外,更重要的,還是運動需要重新找到自己的政治力量,除了以社區作為實力集中的基礎之外,不同運動間經驗交流與橫向的連結,也相當重要,陳政亮認為,今後應該可以思考如何建構不同運動領域之間對話「平台」的可能性。

晚上的樂生院,十分悶熱,樂生保留自救會長李添培邊表演還邊擦汗。他說,樂生究竟「兇多吉少」或者「兇少吉多」,還不清楚。青年樂生聯盟成員則說,下周公共工程委員會將召開會議,可能在星期二或星期三。但細看本周北市捷運局提出的細部規劃方案,再加上公部門想在五月底結案的預設前提,整體情勢極不樂觀。

站在大樹下的坡頂,可以清楚望見新醫療大樓的扇扇窗戶。再向下望,樂生那卡西的表演,間或加上聯盟成員的伴奏,偶爾彈錯音符或節拍不對,絲毫無損歌聲動人程度。現場販售樂生那卡西的CD,買回去很容易,但如果原地續住有疑慮,官方迫遷準備不會鬆手,這個周末大樹下樂生那卡西表演,恐成絕響。

建議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