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鐵救救自己吧

2008/11/19

 報載台灣高鐵公司目前每月虧損近兩億元,交通部毛部長要求台灣高鐵公司五大原始股東近日內務必出資,而航發會挹注之四十五億元,亦將於明年底到期收回。大家或許記憶猶新,台灣高鐵公司日前公告新票價,以時刻表顏色標記區分票價,台北至左營最低票價可達九百六十五元,幾近航空票價一半及台鐵自強號票價。此舉看似利多全民,然而卻隱含高鐵公司擾亂運輸經濟秩序,以及不顧自身財務問題之作為。

 首先,過往只要高鐵資金籌措受挫,高鐵便開始指責政府輔導不力。然若大家不健忘,當初台灣高鐵與中華高鐵競標高鐵BOT案時,一個讓政府「零出資」的計畫,現在看來顯然只是純為拿到政府大型計畫,讓政府跟全民希望相隨的美夢。日前,高鐵公司請求銀行團降息的動作,不也反應出內部財務吃緊的問題,同時原始股東早已不願再出資,而票價大降價之動作,將僅會導致營收降低。

 再者,依照當初BOT之精神,若是台灣高鐵因財務狀況無法繼續營運,政府將可採強制收買,難道政府與高鐵公司都樂見此狀況之發生?若此狀況發生,僅肥了高鐵公司,卻讓全民及政府權益盡失!

 再看看國內運輸產業,航空業不支倒地,除本身操作不爭氣外,內外大環境因素夾殺,導致台北至高雄航線,現今僅象徵性由華信航空「每周營運三班」,其便捷性及客源根本就極為不穩定,繼續經營顯然市場規模不具任何意義。當然高鐵票價操作方式,讓熟稔航空票價操作的筆者,不禁聯想起日前倒閉的遠東航空。

 而台鐵及其他公路客運運輸業者,更是叫苦連天。低到不能再低的鐵公路票價,讓航空鐵公路業者宣稱「讓大家一起辦公祭」。台鐵及公路客運運輸業者之營運票價須呈報交通部核可或是備查,然在不同運具服務等級,應採不同票價水準觀念下,似乎交通部在審核不同運具票價時,忘了從此角度考量。低票價高油價運輸產業,其衍申的「運輸安全」問題,似乎才是最重要的。

 以國外的鐵路及航空的票價操作,其所採取的策略皆為營收管理方式。換言之,運輸產業公司絕非採單一低票價自殺式的經營方法,而是依照各班次載客量不同,隨載客量增高,在單一班次上逐漸提高票價。因此在同班車上,每位乘客所持有之票券,皆為不同之票價。此外,現場購買之票價一定為最高之票面價,優惠票價僅於網路上發售,而優惠票價之折扣幅度,通常都能讓人瞠目結舌。舉例而言,英國倫敦至諾丁漢(約兩小時車程)鐵路票面價單程約為四十六鎊,但筆者卻曾經於網路購買約僅十五鎊之來回票。

 行政院及交通主管機關應正視高鐵優惠票價一再下修問題。財務健全的公司,既使提出免費票價,都是民眾之福;但,還有借貸問題之公司,若以薄利多銷、以債養債手段經營,且原始股東撒手不管,則讓人感到害怕。遠東航空之票價操作可作為高鐵公司前車之鑑,高鐵公司應積極採取自省方式,且有效控管營收;至於擾亂西部鐵公路航空運輸票價,其所產生的安全問題更讓運輸界的學者們及業界擔憂,政府須警惕。

 (作者為英國倫敦城市大學航空管理學博士候選人)

臉書討論

回應

高鐵是隻大怪獸,是人盡皆知的事了。當初決策與執行的官員都躲到哪裡去了? 英明雌偉,不順其意就砲打中央的鐵娘子殷大小姐又為何不出聲了?

王建煊說不要打小屁屁,要辦伸張社會公義的大案子。高鐵不就是個大屁屁嗎? 監察院趕快辦哪! 還在等甚麼?

還有交通部必須同時要積極籌設接收營運的團隊了,現在很多高鐵中高階主管也都是當初為虎作倀的猴子,政府一但接收就肯定不能再用這些人了。爛攤子丟回給政府是隨時會發生的,毛部長不能鴕鳥式的認為高鐵籌資一定會過關。萬一不過呢?看牠繼續擾亂台灣運輸生態嗎?

別鬧了!
如果政府自己蓋高鐵,不知道浪費的金錢及時間會多多少!台灣高鐵在媒體的渲染下才看似如此的不堪,但實際上高鐵BOT已經很有效率、相對清廉了!不然藍到極點的司法系統怎麼辦不出弊案,非得要栽贓製造冤獄才辦出一個假弊案(假弊案就是所謂南科減振案)?

更何況真的要辦高鐵錯誤的政策,會去叫郝柏村負責(不過他在高鐵上做出錯誤的決策也是很難避免的,畢竟這十幾年來台灣經濟及人口成長的變化超乎多數專家的想像)。

王建煊無視國民黨的黑金,自己開放那麼多家銀行造成金融風暴,怎麼都沒人罵他?

另外再回到某個航空「專家」罵高鐵的問題,一會兒說高鐵不能亂殺價,一會兒又舉例外國鐵路離峰超低票價的例子;請問你在罵什麼?台灣高鐵本來就是離峰低票價,尖峰一般票價,台高已經做到你的要求,那還罵什麼?

在回到國內交通生態的問題,利用高鐵取代航空本來就是比較環保及合乎經濟效應的作法,高鐵虧的錢光靠廢除松山機場就全部賺回來了!那為什麼還要惡搞松山直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