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流系的亡與存

2007/05/28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民進黨前新潮流系成員和所謂的十一寇,在黨內立委初選大都被淘汰出局。這些落選者當中有許多都是形象甚佳問政極好的現任或多任立委,敗選前後引起的偏藍或偏綠媒體的褒貶臧否。在初選幾近完成之際,有些成員直指偏綠媒體偏頗導致初選的成敗。

瞿海源

然而一個重要政治派系在立委初選中幾乎全軍覆沒,恐怕不完全是媒體所能左右的。從大的政治環境和前新潮流系組織運作來觀察,在初選中潰敗並不意外。在敗選之後,有些落選者抱怨媒體不公,有些則怪選制有問題,也有認為被批判抹殺而未積極回應是敗因,至今尚未見前新系成員客觀地進行有效的檢討。

看不出具體改革主張

在民進黨各方勢力競合而確定解散派系之後,新潮流這個派系性格特強的派系,幾乎無法因應。在全面打擊新系力量匯聚時,甚至圍剿十一寇時,新系成員也反擊無力。由於新系成員多直言批判陳水扁的缺失,在各種政治勢力逼迫陳水扁下台的各種行動失敗後,新系反倒是受到最大的傷害。在兩大敵對陣營交鋒下,新系進退失據,甚至引爆民進黨內長期對新系的不滿。新系成了深綠無力對抗藍色陣營攻擊下的替罪羔羊。

新系有不少戰將型的政治精英,相當多位也多少具有知識份子的政治風格,喜歡直言論事乃至批判當道。這種風格就讓新系成員本身以及一些輿論,將他們視之為改革派。那麼問題在於他們究竟是不是改革派?具體改革的政策是什麼?稍一推敲,除了批判,似乎也看不出什麼具體的改革主張。就以羅文嘉競選台北縣長時,突然和段宜康推動新民進黨運動,這件有頭無尾的事來說,新民進黨運動看來根本就只是競選時一時的口號,看不到什麼具體的主張,更沒有什麼進一步的規劃。於是只是在媒體上引發一些短暫的注意,在陳水扁有意無意打壓下,就消弭無影。

前新系個人和十一寇中人,也有不少個人「英雄」主義色彩極濃的人物。例如,沈富雄就是很好的代表。依沈的立委資歷,應該是民進黨立委的重要領袖,但是他從來就沒有能成為真正的政治領袖。沈富雄可以沉湎於參選立委自己實力雄厚,而首創配票方法,拉拔同黨候選人的勝績,也更常常浸潤在自己睿智敢言輕易攻佔媒體版面的自戀情結當中,然而最終成為政治孤鳥,連續兩次競選立委都敗選。沈富雄這種政治性格如果不變,離開政治領域是必然的結果。

應跳脫派系聚集力量

新系大老林濁水,政治性格比較開闊些,也是思考較更深入更系統的政治精英。然而,正因如此,也易養成相當程度過於自信,甚至唯我獨尊,或只有我才對的心理。這種心理和習慣排斥性很強,常常是找不到幾個知音,卻引來一大堆批判。也有不少成員有直言的驕傲性格,卻又欠缺政治智慧。

就前新潮流系整體而論,依民進黨的決議,其實派系已經不能再存在。於是長期以來集結的眾多政治精英應該如何積極投入另一階段的民主改革,應該是很重要的,不只對新系實質的延續很重要,對民進黨乃至對整體國家民主政治的發展也有實質性的影響。既然派系不能存在,就要跳脫派系的框框,成為一個更廣大而邊界模糊的政治力量。要再聚集「內部」力量,營造整體的民主改革氣勢。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