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變相裁員催生返鄉潮 困境企業綁架勞動法

2008/12/03

2008年12月03日06:39 [我來說兩句] [字號:大 中 小]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今年以來,深圳的勞動執法工作量同比增加了30%,而最近的勞資糾紛案則更加頻繁。

   「執行過程中問題太大,事情比較多」

  小吳歎了一口氣。電視上,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正對外澄清:迄今為止還沒有發生大規模的裁員和農民工返鄉的熱潮。小吳知道自己不在政府部門統計的裁員之列。

  然而,像小吳一樣被「變相裁員」的現象正在珠三角眾多製造業企業中蔓延,而在此過程中,曾在2008年年初引起激烈爭論的《勞動合同法》,也在落實與執行中遇到諸多牽絆。

  變相裁員催生返鄉大軍

  湖北籍姑娘小吳在東莞長安鎮某玩具廠打工。自10月起,她與車間的許多工友一樣,每天都沒活干,閒在工廠無聊至極,恰好廠裡出台了針對賦閒職工的「帶薪長假」制度,她只好「休假」走人。

  由於聖誕節的訂單已經全部做完,新的訂單急劇減少,這家3000多人的工廠,自兩個月前就開始收縮生產,直到有近一半工人歇業。這給企業帶來不小的壓力,公司為了節省勞動力成本,便推出了「放長假」的規定,允許部分老職工在不解除勞動合同的情況下享受「帶薪長假」,但薪水標準低於當地最低工資標準。

  類似小吳這樣的老職員,尚屬公司有意留用的技術人才,故能享受到「帶薪長假」。早在1個月前,公司就開始促成一些工齡較短的職工「主動辭職」。當地的生活開銷又相對較高,只要車間一停產,長時間沒有活干,一些年輕人便坐不住了,很快走掉了一大批員工。

  「等到回家過完春節,再來不來這裡其實就很懸了,聽說在老家找工作也比以前容易很多,有技術的更好找。也許會留老家呢。」小吳說,她認為「帶薪長假」其實是廠裡將她們暫時「支走」,完全可理解為「變相裁員」。

  不過,小吳能理解廠方的難處,她並不想借此索要一筆「補償款」。她決定先回家,看看再說。

  類似小吳這樣的遭遇在東莞相對普遍,許多企業採用這種辦法「變相裁員」。不過,也有少數企業出現勞資糾紛,甚至驚動當地勞動執法部門。

  但是對於東莞市眾多作坊式個體工廠(達到公司規模但未註冊公司)來說,如果訂單無以為繼,老闆只須跟員工打個招呼說「接不到活了」,再如數結算好工人的工資,大家便很平靜地離開。

  領到工資的外來務工者,有一部分會重新找工作,還有一部分選擇回家。在當前金融危機大背景下,選擇回家的比以往多了一些。

  類似的情況同樣在深圳關外、中山、佛山等發達地區上演著。以這樣的方式進行的「裁員」,不會被統計到當地政府的「失業人口數」中。於是,在經歷一波「返鄉潮是否存在」的爭論後,政府給出的結論是「目前尚未出現大規模企業裁員和民工返鄉潮」。

  然而,無可掩蓋的事實是,各大車站發送乘客數量同比均增長不少。據統計,廣州火車站10月份旅客發送量為224.9萬人,比去年同期增長10.9%,增幅比前年翻倍;東莞東站今年10月發送27.9萬人,同比增長9%,而去年的同比增幅僅為5.3%。

  廣東省社科院社會學與人口學研究所所長鄭梓楨認為,未來一年,經濟形勢很可能走向惡化,如果是這樣,明年春節後將會出現大範圍的民工返鄉或遷移,失業與歇業現象更加普遍。

  民工荒不再那麼「慌」

  10月中旬,位於東莞樟木頭鎮的合俊玩具廠倒閉後,近8000名工人流落街頭巷尾,當地政府通過協調,安排了其中1600餘人再就業,而其餘的6000多人則被推向市場,重新就業。聞訊而來的數十家製造業企業在附近設立招聘點,卻並未能消化完這數千工人。

  合俊玩具廠倒閉後,東莞、深圳先後又有數家製造業企業倒閉。這些情況引起了中央到地方政府部門的密切關注。10月28日-31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部長尹蔚民來到廣東,調研金融危機背景下的就業問題。此後,廣東省各地紛紛動起來,採取相應措施進行控制。東莞市勞動保障局加強了對企業用工管理的監控和指導,想方設法幫助關閉企業員工盡快實現轉崗就業;深圳市勞動部門也下發緊急通知穩定農民工就業;廣州市等地勞動部門也加強了監控。

  據廣州市勞動保障局統計,截至9月底,廣州市尚有失業人員8.21萬人,失業率為2.51%,同比上升0.22個百分點。

  據深圳人才大市場統計,從2008年二季度開始,人才市場進場招聘的單位數量就開始明顯減少,三季度比二季度更是明顯下降了三成。與之相對的是,連續四個月,進場找工作的人數增長了近四成。

  廣東全省的數字則非常明顯地說明了市場的逆轉:需求數量連續三季度下降,而求職數量繼續保持微量上升勢頭。據統計,三季度,全省人力資源市場需求數量為210.98萬人次,與上季度相比下降6.42萬人次,降幅為2.96%。而求職數量則繼續保持了上揚態勢,人數為182.36萬人次,比上季度增長1.40%。

  廣東省勞動與社會保障局對上述數字的解讀是,人力資源市場供需缺口進一步減小。換言之,在高端人才供需結構基本不變的情況下,人力資源市場的變化說明,自2007年春開始出現的民工荒,持續了近兩年後終於有所緩和。

  困境企業「綁架」《勞動合同法》

  進入10月份以後,全國人力資源市場也出現了變化。一是城鎮新增就業人數增速下降,前9個月每個月的平均增速是9%,進入10月份,新增就業的增速是8%,這是首次。二是企業的用工需求出現下滑。「人保部」對84個城市勞動力市場職業供求信息調查顯示,三季度以後的用工需求下降了5.5%,這也是首次。

  就業市場的變化,讓企業重新掌握了談判的籌碼,企業主趁機「綁架」《勞動合同法》,使之在執行中大打折扣。

  「深圳關外很多加工型企業給員工放了假,有些地方恢復了以前的最低工資標準。」深圳某企業的人力資源主管張輝告訴記者,由於經濟預期很不好,如今發佈網絡招聘廣告位的企業減少了近半,而前往勞動力市場的求職者卻多起來,企業招聘時盡量壓低工價。無法忍受低工資的求職者,只好四處找工作。

  張輝介紹,有些企業主對今年實施的《勞動合同法》本來就有意見,現在正好可以重新掌握勞動力定價權,人工成本往上漲的趨勢不再像以前那樣明顯。儘管利潤增加慢了,但企業照樣還能賺錢,老闆們比較得意。

  「《勞動合同法》執行過程中問題太大,事情比較多。」深圳市勞動監察執法大隊一位工作人員透露,今年以來,深圳的勞動執法工作量同比增加了30%,而最近的勞資糾紛案則更加頻繁。他說:「有些案件的產生,是立法本身的問題,應該進行(條款上的)調整。」

  事實上,依照《勞動合同法》的基本精神所制訂的最低工資上調方案,於11月17日被宣佈暫緩執行,本質上是《勞動合同法》的一次「讓步」。業界據此推測,未來對《勞動合同法》進行修改,亦存在相當大的可能。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