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平台─面對城市黑暗史

2008/12/05

 「樂生療養院」終於不敵捷運,在樂生青年肉身捍衛下於日前被拆除。由於接近未來台北火車站五軌共構之後的新都會中心,本來停歇在小城邊緣的「樂生院」,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開發壓力。試想,如果城市空間整體規畫初期便仔細考量保留這個「僅存世界遺址」的重要性,就不會種下今天「城市基礎建設工程」和「歷史人文地景保存」之間不可妥協的衝突。樂生的悲情拆除,除空留遺憾,或也給了我們一個重要的「反思」契機:那就是,除「推土機式」的現代化之外,未來的東亞城市可以如何發展?

 由於接受美援,戰後台灣的城市發展半推半就地沿用了北美七十年代以後便捨棄了的「現代化」發展模式。所以,台灣的空間發展,可以說就是一部「推土機開發史」,城市發展幾乎就是以「拆房子,夷平地,蓋高樓」為主軸。城市建設主要是為了促進經濟生產與原始積累,而不是為了享受生活和創造文明。這種「傾發展」的城市建設被工程系統理性主導,格式統一而貧乏,極度缺乏歷史與人文視野,更不要說美學深度了。

 二戰之後北美和歐陸的城市發展與重建,在七十年代末有個大轉彎。最典型的市民抵抗就是針對「都市更新」而來的「歷史文化保存運動」。這些運動強調「原居民」的優先居住權和環境自主權,捍衛有集體記憶的歷史地景與建物之保存。累積了將近十多年的官民衝突與專業對話,重新整合「在地社群集體記憶」、「歷史遺產」和「文化資產」來建構城市願景,找尋「另類現代化」的發展路徑。

 東亞城市發展的難題是,除了必須完成特定的現代化功能之外,她可回溯的歷史多半是「被殖民史」,也多半是關於「戰爭」、「屠殺」和「威權」等「被羞辱」的黑暗史。反過來看,這些黑暗地景卻是關於「集體記憶」和「認同政治」重要的場景,是現代文明的深度地景。因而在城市發展過程中,如何尊重住民權益,如何保留歷史文化,深深地考驗著城市治理者、專業者和市民們對民主與差異的容忍度,面對自我歷史的反思智慧。

 世界上很多「城市黑暗史」被當成點子來做創意發展。像波蘭著名的「死亡門」,柏林猶太紀念館等,規畫成一條恢復離散族群記憶的深度旅遊路線,即聞名的「猶太回歸之旅」。而加拿大魁北克和北美印地安人保留豐富歷史的「原民自治區」,便是通過「保存式發展」來召喚全球原住民的土地認同與自治運動。北美女性主義革命地:伊薩卡的地景導覽路線,刻意凸顯獵殺女巫史和性別不平等黑暗史,反倒成為全球觀光客到此必遊的選擇。

 這些帶著「恥辱」與「刻痕」的歷史地景不但不使地方蒙羞,還會帶來可觀的觀光財,是振興地方文化也是東亞區域未來值得深究與追求的另類現代化路徑。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