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署查帳同意書的背後玄機

2008/12/07

【張國仁】  「海角七億」洗錢弊案的雪球越滾越大。特偵組在偵辦過程中似乎對於能否取得陳致中夫婦等簽署查帳同意書,特別用力;為何特偵組針對這件事如此賣勁,到底這份授權查帳的同意書關鍵重要性在那裡?

 大家應該記憶猶新的是,扁家爆發海外洗錢疑案,最早就是因為國際洗錢組織艾格蒙(The Egmont Group),給我方調查局一份該組織金融情報中心所發現,陳致中夫婦在瑞士的銀行有疑似洗錢的鉅額存款2100萬美元的「情資」,結果前調查局長葉盛茂,不但沒有交給檢察官偵辦,反而拿去向前總統陳水扁報告一事;葉盛茂為此日前被台北地檢署起訴求刑10年,而扁家「海角七億」一案才因此東窗事發。

 這份艾格蒙所發給我方調查局的情資(算是公文書),為何只是一個情資,在法律上只能是傳聞證據的一種,而不能拿來當呈堂供證呢?

 主要是因為艾格蒙在組織規章中自己就清楚說明,艾格蒙金融情報中心提供給各會員國的資料,只是當作「情報的交換或通告」資料,就是所謂的「情資」。

 難道艾格蒙提供的情資,無法成為正式的政府公文書,提呈到法庭上作為有力證據嗎?

 可以。艾格蒙的規章中也說明,各會員國可以透過各國間司法互助的外交關係,進一步請情資所示當地政府機關協助,經各國金融監理的系統,出具行政機關的公文書及銀行配合各當地政府調閱的帳務資料,就可以成為法庭上有證據效力的供證。

 換句話說,轉換成證據力要行得通,前提是兩國間有簽訂司法互助協定。

 這點對其他國家也許不是障礙,對於外交處境特殊的我國,反而成為一個高門檻的阻礙。畢竟,迄今為止,我國與世界各國所簽署的司法互助協定,僅僅只有在民國91年3月,與美國簽署「台美刑事司法互助協定」。

 艾格蒙提供的洗錢「情資」,無法在法庭上作為有力證據的事例很多,最近就一件實例,那就是11月26日才在高等法院辯論終結的和艦案。

 當日高檢署公訴檢察官羅松芳,在交互詰問所傳聯電前監察人等3名證人,就有關匯出170萬美元,投資由美國一家半導體公司,再輾轉匯至大陸蘇州成為和艦科技建廠資金時,聯電的辯護律師當場提出異議,合議庭馬上裁示,異議成立,使得檢方的攻勢頓時受挫,無法再詰問下去。

 合議庭的根據很直接,那就是艾格蒙給予的這項資金流程情資,透過我方調查局提供給檢察官時,調查局長吳瑛在函文中寫得很清楚,這件資金的調查資料,只能當做情資,不能當作法庭上使用的證據,艾格蒙這項規定為國際公認,除非再進一步透過司法互助取得政府機關的正式公文書,否則這項情資,只能算是傳聞證據。

 很顯然的,在受限於台灣目前外交環境困境下,是否能做出最公正的審判只能仰賴法官的獨立審判性。在有限的資源下,法官得從各種客觀情資衡量、經驗法則研判,決定是否採用艾格蒙的情資作為判決的依據,不僅考驗法官的良知與道德勇氣,也挑戰到上級審能否支持。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