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黑手別再伸進公視

2008/12/11

 在凍結預算近一年後,日昨立法院再祭出殺手。立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竟通過一項公共電視等單位動用預算的附帶決議:未來新聞與一般節目的企畫、製作與播映等費用明細,都須經主管單位核可同意才能動支。另外,主導這項法案的國民黨立院黨鞭林益世,甚至提議增加公視董監事員額,理由是,目前的員額「無法完全反映社會多元的聲音。」

 公共媒體的精神在於向公民負責,不受政治權力的控制,部分立委的動作,擺明藉由預算審查與人事權力,將政治的手伸進公視,陪葬的將是公共廣電獨立於任何政治影響的立法初衷。預算核可此舉雖沒有實質內容檢查來得直接,但對公視管理階層產生的寒蟬效應不言可喻。

 公視最近的境遇,暴露了幾個台灣現今公共廣電發展的危機:

 第一,是言論控制的問題。公視法制度設計,因強調經營財源的穩定,尚可在定額的預算下勉強維護其獨立性。如今立委將腦筋動到預算的審查權上,強調節目製播預算需主管機關核可,此舉無異是政治勢力藉經濟手段,進一步控制公共媒體的言論。

 第二,是廣電制度設計因「黨」設事的問題。公視董監事員額該是多少人?數目為何是十五而不是二十一?這種人頭增減問題就像當初立委減半一樣,反映的是個人感覺與好惡,而非針對制度設計的嚴謹思考。若稱現今公視董事無法代表社會多元性,問題並非出在人數多寡,而是當初董、監事選任制度,只顧及反映立院政黨比例,且未能將公民團體納入人才選薦的徵詢對象中。於今立委基於個人主觀感受,便能在經營管理制度設計上隨意調整,那麼未來一旦出現董監事會運作不彰,是否也再仿效當初立委減半一樣,任由更多的主觀意見隨意調整人事員額?

 第三,是將「公共」等同「公家」的謬誤。從一年前公視預算的凍結與此次有條件解凍,反映的是執政者對於公共電視的主子心態──簡言之:我是出錢的老子,你沒有不照著辦事的道理。預算核撥採條件制,已嚴重曲解了公視法當初設立的精神。依公視法第十五條規定,「審核公視基金會年度預算及決算」,以及確認「節目方針與發展方向」,屬董事會權責。基於維護媒體的專業自主,行政或立法機關,皆不應藉由任何形式手段,插手干涉節目政策,包括以預算審編為藉口的干預。我們的立委們,要何時才能體察,公共廣電不是一般公家機關的道理?

 我們贊成公視需要更多以及更為透明化的監督,但這應指向公民社會的參與,建立更具公民問責的監督和參與機制,而不是由一黨獨大的立法院任意決定。(兩位作者皆為中正大學傳播系教師,媒改社執委)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