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倒閉潮流言真相調查:淘汰落後生產能力

--------------------------------------------------------------------------------

2008年12月15日 09:54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發表評論

--------------------------------------------------------------------------------

  就世界而言,國際金融危機令所有目光指向美國;就中國而言,珠三角似乎成了這場風暴的「暴風眼」。

  「倒閉潮」、「民工返鄉潮」、「外企老闆人間蒸發」……2008年10月和11月間,流言和恐慌籠罩在珠三角上空。

  11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在「學習實踐科學發展觀」的工作會議上表示,現在倒閉的總體都是生產能力落後的企業。「政府不能去救落後的生產能力,而是要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建設現代產業體系。」

  「過冬」、「倒閉」、「救市」……這些新流行語的背後,是人們深深的不安與惶惑。「倒閉潮」中倒下的中小企業究竟是不是「落後」?現在廣東中小企業生存狀況如何?《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帶著疑問前往廣東實地調查。

  「倒閉寒風」吹過珠三角

  天剛放亮,廣州火車站的售票口就已經有人在排隊了。26歲的江西姑娘王青倚靠在圍欄上,心事重重地守著身邊大包小包的行李,她的同伴則擠在買票的隊伍裡,一點點向窗口挪動著。再過5個小時,王青將與其他幾個相處了大半年的四川、河南籍工友道別,各自踏上回家的旅程。

  「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回去了,我是3月份才來的呢。」王青歎了口氣,現出一絲苦笑。早晨的風吹過城市上空,吹得王青的衣角呼啦作響。

  今年3月,王青和另幾個同鄉離開老家江西,來到廣東順德一家生產發熱管的工廠打工。「來的時候,盼著能好好幹上兩年,可以多掙點錢讓父母過上好日子,可沒想到這麼快就回去了。」王青告訴記者, 「從9月底開始,廠裡就沒什麼活可干了,再留在那裡閒著也不是回事兒,廠裡的800多名工人,都走了一半多了。」

  回憶起剛進廠那會兒,王青的眼裡有了笑意,「哇,那時候訂單可多了,做都做不完,除了規定的工作8小時以外,幾乎每天都能加上兩三個小時的班,每個月下來都能掙2000多元錢。」

  「後來就不行了,10月份才拿到了900塊錢,好在老闆並沒有拖欠我們工資,每個員工走的時候都當即就結算清楚了。今年經濟太不景氣了,形勢我們也多少有些瞭解,所以我們並不怨老闆,老闆也有老闆的難處,都是沒有辦法的事。」

  事實上,從10月份開始,一個現象越來越清晰——王青和她的工友們回家了,更多的「王青」已經或者即將和她們一樣,踏上回故鄉的列車。

  10月和11月,《中國經濟週刊》記者先後兩次進入珠三角地區,試圖對珠三角的「風暴等級」有一個基本的瞭解。10月15日,被視為金融危機破壞力具體體現的事件—— 全球最大玩具代工商之一的合俊集團,坐落在東莞樟木頭的兩家工廠宣佈倒閉,總數約6500人的員工一夜之間失去了工作。這個事件令整個珠三角為之一震。

  一時間,危機下的珠三角充滿悲情氣氛。10月23日,香港工業總會會長陳鎮仁預測,珠三角現有7萬家港資企業,如果有1/4出問題,那就有1.75萬家企業倒閉。與此關聯,這7萬家工廠在珠三角僱傭了超過1000萬工人,當1/4工廠關閉的情況發生後,將導致250萬名員工失業並引發失業潮。

  合俊宣佈倒閉兩天之後,10月17日,百靈達公司深圳工廠宣佈,從20日開始停止運營,1600名員工被解雇。緊跟著,有如多米諾骨牌,珠三角一些中小企業相繼關門。

  記者在廣東省中小企業局瞭解到,關閉企業數量較多的地市分別是:東莞市1464家、中山市956家、珠海市709家、深圳市704家、汕尾市587家、佛山市526家以及潮州市432家。從行業分佈看,關閉企業主要集中在紡織服裝、五金塑料、電子產品、陶瓷建材等傳統型、低技術、高耗能行業。

  哪些企業在消失

  11月20日,廣東省中小企業局副局長官維平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關於7148家企業倒閉這個數據,是不完全的統計。「我們之前進行調查,現在再次進行調查。工商部門數據顯示,全省共有99萬多家合法存在的中小企業,但這個數據每天都處在動態變化之中。目前有一個準確的數據來自出口——今年前3季度在廣東各類型出口企業中,無出口記錄而去年同期有記錄的共6823家,其中有3499家為民營企業,占同期廣東退出出口企業總數的51.3%。在今年有出口記錄的17812家企業中,則有31.9%呈下降趨勢,數量達5676家。

  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一些中小企業倒閉?又是哪些企業在倒下?對此,官維平副局長認為 ,「從企業角度看,目前珠三角關閉的企業大致分如下幾種:一種是自主創新能力不強、管理水平不高,被競爭對手『關閉』了;一種是產業層次低、附加值不高,被市場『關閉』了;還有一種是不符合產業升級要求,比如高耗能、不環保的企業,這是被政府的政策『關閉』了。」 官維平告訴記者。

  他同時表示,國際金融危機對珠三角企業的影響呈現以下幾個主要的特點:境外融資型企業受影響較大,境內融資型企業受影響較小;出口型企業受影響較大,內銷型企業受影響較小;勞動密集型企業受影響較大,技術密集型企業受影響較小。企業倒閉的原因除了受金融危機的大環境影響外,主要還是發展過於信賴銀行貸款和民間信貸;產品種類過於單一;大客戶過於集中;生產經營管理粗放等自身問題。部分企業猶如秋後的枯枝殘葉,被淘汰出局只是遲早的問題,金融危機只是加速了其死亡而已。

  外單退潮下的服裝批發之冬

  11月21日,第十三屆中國(虎門)國際服裝交易會如期舉行,各種宣傳廣告遍佈虎門大街小巷。在虎門最著名的服裝交易場所之一的黃河服裝批發市場,儘管正值國際金融風暴,服裝交易會開幕當天,作為主會場的這座六層大樓,依然人頭攢動,行走艱難。

  「虎門作為東莞市的一個鎮,常住人口65萬 (戶籍人口11萬多),而從事服裝及相關行業的人數達35萬人之多。也就是說,在虎門,每兩個人中,就有一個是從事服裝行業的。」11月21日,擠在潮水般的人群中,虎門服裝行業協會會長譚志強向記者介紹說,「這個交易會每年舉辦一次,已經成為虎門的招牌活動了,今年有所不同,經濟狀況不好,這個會多少能『提提氣』」。

  記者在現場看到,與顧客們的興致勃勃、爭相搶購相比,商家們的反應卻比較淡然。採訪中,幾位商家向記者表示「熱鬧不過是這幾天所特有的景象」。一位姓黃的商戶告訴記者,顧客流量的確很大,但大多數是零售採購,因為這幾天是活動期,折扣比較多,大量市民都瞅準機會前來淘衣服。「這對我們做批發的而言,拉動作用並不明顯。」

  商戶王女士的語氣更顯悲觀,「這種熱鬧比較虛幻吧。就我這個檔口來說,從2008年初開始,生意就越做越差了。」她告訴記者,今年下半年以來,虎門大大小小數十家服裝批發商場相繼上演起了「關門秀」,成百上千商戶停業,以抵制他們認為的高額商舖租金。

  處於產業鏈上游的虎門布料、輔料市場,也受到了連鎖效應影響。富民布料城16棟的商戶洪雲妹首次感覺到「虎門的冬天,原來也可以這麼冷」。6年前,她從江蘇老家來到虎門做絲綢生意,生意紅火,「最旺的時候還是2004年。當時,外商拉著翻譯直接去工廠,看好了面料直接拉貨。那時候我們基本做外單,利潤相對高些。」洪雲妹說。

  「但自進入2008年,工廠一直勉強維持著。今年以來,不少小廠都倒閉了,整個行業的生意都不好做。」洪雲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採訪中記者發現,在虎門的許多服裝批發市場,一般每個檔口都貼著一個商標的標識,每個商標背後就是一家工廠。「這種『前店後廠』的模式意味著,一個商舖關門歇業,其實質,就是一家工廠的倒閉。」當地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服裝商告訴記者。

  「不容商量」的「雙轉移」

  和虎門一樣,以陶瓷產業聞名的佛山,也有一個引以為豪的展會——中國(佛山)國際陶瓷博覽交易會。10月18日下午2點,第十二屆中國(佛山)國際陶瓷博覽交易會在佛山會展中心拉開帷幕。

  這屆據稱「吸引了600家中外知名陶瓷衛浴企業和數萬名專業採購商,邀請了中國陶瓷工業協會及中國建築衛生陶瓷協會領導、佛山市各級政府的重要領導出席開幕式」的「陶交會」,卻因現場人氣的慘淡而被媒體戲稱為「最冷清的展會」。

  記者在現場看到,參展企業寥寥無幾,前來參觀的採購商更是少得可憐,「從首屆博覽會開始,幾乎我每屆都來,可是今年,場面太慘了。」展覽大廳裡,來自上海嘉定區的甄先生不住地搖頭歎氣。他告訴記者,是由於房地產市場的不景氣,讓建築陶瓷行業受到了牽連。

  除了產業鏈的波及,陶瓷行業的「蕭條」還有著人為因素的影響。採訪中記者瞭解到,2008年以前,佛山共有陶瓷企業260多家,在廣東省「雙轉移」戰略下,按照佛山政府對陶瓷產業的關停計劃,佛山將只保留42家陶企,絕大多數企業將在1年多時間裡被關閉或遷移。據統計,到今年上半年為止,有「千年陶都」之稱的廣東佛山一共關停陶瓷生產企業近70家, 100多條生產線停產,這其中涉及到10多萬從業人員的重新安置。

  「一些污染比較嚴重的陶瓷企業,老闆自己則住在空氣清新的別墅裡,卻讓當地百姓在有害的環境中生活,這很不合理。」早在9月份,佛山市委書記林元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專訪時,明確表達了佛山市「騰籠換鳳,產業升級」的堅決態度。林元和認為,把高耗能、高成本、高污染、勞動密集型的小陶瓷生產企業關閉或外遷,扶持擁有新技術、新工藝、新模式的創新型企業快速發展,有助於佛山產業升級和生態保護。

  林元和的態度贏得了佛山市民的掌聲,卻換來了一些小廠老闆的抱怨。在禪城區的一個即將搬遷的陶瓷廠,負責人告訴記者,一個陶瓷廠要搬遷,除了壓機可以搬走之外,其他設備基本上成了廢鐵,整個工廠可以再利用的資產不足兩成。成本上漲、融資困難,出口受阻……「在這樣的背景下進行整治搬遷,對企業的傷害實在太大了。」該負責人抱怨說。

  「佛山對陶瓷企業扶持一批、改造一批、轉移淘汰一批的決心不改。」林元和書記表示,佛山淘汰陶瓷行業落後產能、推進節能環保方面「決心不改而且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落後的生產能力注定被淘汰」

  雖然許多企業喊「冷」,但從數據上看,珠三角企業的情況並非想像中那麼悲觀。

  根據廣東省發佈的統計數據,今年1-9月,廣東全省關閉企業5.6萬家,新開業的則達9.2萬家,新開工企業數量實際上是在增長的。但從增幅看,關閉企業數比去年同期增加25%,新開工企業數量與去年持平。

  「國際金融風暴對廣東確實有影響,但並沒有形成『倒閉潮』。實際上,廣東正實施『雙轉移』政策,即使沒有金融風暴的影響,這些企業也會轉移,也會搬遷。此外,廣東還有很多新增長的企業。今年1-9月,全省註銷企業有5萬多家,但新登記註冊的企業有9萬多家。這些新登記註冊的企業中有很多是小企業。廣東省的『雙轉移』政策不會因金融風暴的影響而停下來,相反會成為應對金融風暴的一項重要對策。」11月12日,針對一些境外媒體對廣東省情的誇大和渲染,廣東省副省長肖志恆做了上述說明。

  與此同時,廣東省中小企業局也向記者出示了會同廣東省工商局統計的全省企業新註冊數目,以及注吊銷情況。據統計,2008年1—9月,全省各類市場主體共注吊銷企業62361家,與此同時,全省新註冊企業總數100634家,全省新註冊企業總數與注吊銷企業總數比較,淨增加38273家。

  不久前,廣東省省委書記汪洋在湛江進行專題調研時表示,現在大家都很關心廣東經濟遇到的困難,「但大家要認真分析一下,現在倒閉的是什麼企業,有著名的大企業嗎?沒有!我判斷,這些企業總體上講,都是落後的生產能力。政府決不能去幹市場經濟不允許幹的事情,不能去救落後的生產能力。」

  汪洋書記的這番話在網絡上引起了一些爭議。對於這些聲音,汪洋書記作了明確的表態:「這些爭議中,有的贊成,有的反對。我也想了,廣東改革開放三十年,走的是自己的路,讓別人議論去吧。現在仍然是這樣,走我們自己的路,科學發展的路,讓別人議論去吧。不管別人怎麼說,雙轉移要堅決,騰籠換鳥要堅決。千萬不要因為要保增長,不管什麼都繼續上。」

  「30年前,我們選擇了市場經濟,享受了市場經濟帶來的快速發展的快樂,今天,我們也要勇敢地面對市場週期性波動帶來的痛苦。從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以後,廣東用一個姿態快跑了十多年,現在放緩了一些速度,調整一下姿勢,提高一下長跑動作的技術含量,應當是很正常的事情。」汪洋書記的這番話斬釘截鐵。(記者 崔曉林 鄒錫蘭/廣東報道)

「冬天」裡的珠三角企業

  案例一 「我不想賣掉工廠回香港」

  採訪時間:2008年11月28日

  地點:廣州番禺大崗鎮工業園區

  企業:振裕染印織造廠有限公司(下稱「振裕公司」)

  目前處境:資金鏈斷裂、數千員工離職、停產

  在大崗鎮工業園區裡,振裕公司猶如羊群裡的駱駝,在長達數百米的棗紅色圍牆裡,一大片紅色建築顯得格外醒目。工廠大門前擺放著一對威風凜凜的大石獅,令這家企業透出濃重的傳統色彩。「我們老闆最喜歡紅色和獅子,紅色象徵著紅火,獅子則代表著王者之氣。」11月28日上午,振裕公司的工作人員引領記者走進振裕。

  站在寬闊而整潔的廠區裡,眼前的一切,卻讓人多少有些傷感——沒有機器的轟鳴聲,沒有員工的身影;辦公樓的大門上,褪色了的紅「福」字在微風中飄來蕩去……

  從2008年7月開始,工廠從半停產到停產,從第一名員工背包走人,到3000多名員工相繼離開,振裕經歷了一個漫長而痛苦的死亡煎熬。

  1971年,振裕公司在香港成立。1989年夏天, 當時已是香港四大最具規模印染紡織廠之一的振裕公司,進軍大陸,開疆拓土。而當時,正是中國內地紡織企業最低迷的時刻,計劃經濟時代的傳統紡織業遭受重創並最終退出歷史舞台。大批外資、港資企業進入中國,逐漸成為了中國紡織產業的主力之一。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20多年過去了,當年以「雄厚的資金,先進的技術,健全的銷售網絡」而稱雄的振裕公司,如今,正在重蹈中國傳統紡織業的覆轍,在產業升級和國際金融風暴的雙重壓力下,這個投資24億元人民幣的紡織企業,正因資金鏈的斷裂和管理上的致命缺陷,而搖搖欲墜。

  振裕總公司是香港四大最具規模染織廠之一。董事長黃旭桐先生於1992-1997年共投資1384萬美元,興辦了番禺潭洲振裕紡織染印有限公司。後又在大崗鎮工業園區成立現在的振裕公司。循著「投資—盈利—投資」的發展思路,十幾年來,振裕公司陸續投資達24個億,廠房及生產配套設施佔地面積擴到了785畝、52.3萬平方米,設備全部為國際原裝進口。

  十多年來,公司已經形成了集紡紗、針織、梭織、牛仔、染印、成衣一條龍的多元化產業鏈,產品全部出口,主要銷往歐美,每年出口額達六、七億元,專業平台產值達30億元。2001年,振裕公司闖進了全國外貿出口500強,全國棉印染行業銷售收入前50名。

  11月28日上午11時,董事長黃炯堅出現在記者面前,「我相信,工廠也就好比人一樣,人生病並不代表就會死的。」黃炯堅一直微笑著,並沒有像記者預想的那樣愁眉不展。

  「1989年夏,我們與廣州市紡織局下屬國營絹麻廠合作興辦起紡織實業。合作了四年,一直是賺錢的。」黃炯堅告訴記者。

  「上了軌道以後,我開始放手把公司交給手下的人打理,在公司呆的時間也少了。後來幾年,問題開始一個個跑出來,等到引起重視的時候,已經積重難返。」黃炯堅不無遺憾地說。

  採訪中,一個有趣的現象引起記者的注意:振裕公司竟然沒有自己的網站。對此, 總經理肖盛龍的回答令人吃驚:「因為振裕根本就沒有想建自己的網站,在這裡,設備自動化、管理信息化,而人的管理,卻還停留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是傳統化的。」

  由於「人的管理出現了問題」,致使振裕走向衰弱,這樣的觀點,在振裕公司內部大有市場。肖盛龍告訴記者,在振裕,工人工作環境好、壓力小,就連普通工人的工資也比同行業其他廠要高出50%以上,「而且吃住全包,簡直稱得上社會主義最後一鍋『大鍋飯了』。」

  也許就是在這種管理之下,公司的資金、財務管理逐漸出現了漏洞,並且越來越大。2007年,國內紡織企業倍感壓力,形勢日益嚴峻,正在振裕感受到壓力的時候,銀行向振裕公司催還了1.2億元貸款,至此,振裕的噩夢拉開帷幕。

  還沒來得及緩過神,一場大火又讓振裕公司再次元氣大傷。黃炯堅回憶說,「儘管大火燒燬了公司的動力裝置,但只要管理得當,完全可以在半個月內恢復生產的,而我們卻整整拖了四個半月,那段時間,正是訂單最多的換季期。」

  隨後,黃炯堅的一位美國好友「3億元注資振裕」的計劃化為了泡影,資金鏈徹底斷裂的振裕在風雨中更加飄搖,儘管黃炯堅天天堅守一線極力挽救,卻仍然無力回天。

  2007年底,連按時發放工資都成了件難事。「今年1月,董事長把部分土地賣了,籌了錢給員工,董事長始終在積極應對困難,為員工著想,而不是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肖盛龍說,

  「很多朋友都在勸我,把廠房、設備賣掉回香港算了,但我只是搖頭。沒錯,那樣做我的確至少可以換回十來個億,後半輩子都不用愁,但賬不是這麼算的,我看重的並不是錢,而是要挽救振裕,因為它是打造『中國創造』的一個頂級紡織專業平台。」黃炯堅說。

  據最新評估,振裕公司目前固定資產為14.8億元,負債為1.8億。截至2008年11月底,公司原有的3500多名員工已基本走光。

  案例二 「只要300萬,我們就能安然過冬」

  採訪時間:2008年11月30日

  地點:廣東省四會市龍甫鎮

  企業:雄鷹歐美家用製品有限公司(下稱「雄鷹公司」)

  目前處境:紡織+出口+勞動密集=難關

  正處於困境的雄鷹公司位於廣東省四會市龍甫鎮,由香港商人李可能創建,總投資超過6個億,廠區面積5300多平方米,擁有11個生產車間,是中國目前最大的廚用紡織設計、研究、開發、生產、銷售製造商之一,產品100%出口,主銷歐美市場,其次是南美、中東、澳洲、俄羅斯、日本等市場。2006年該企業產值1億元,創稅收300萬元,2007年產品創匯3000多萬美元。公司最鼎盛時,員工多達1200人,2008年年中還有700多人,目前僅有400多人。

  四會市中小企業局局長歐宏康滿是感慨地向記者介紹董事長李可能的情況:李老先生已經年過七旬,在紡織出口行業摸爬滾打了四十多年,如今,本應到了安度晚年享清福的時候,可他卻連休息都顧不上。

  「這麼多年來,李老先生為四會做了不少貢獻,雄鷹公司又有自主設計能力,前幾天,政府幫雄鷹公司籌集了一筆周轉款,希望能幫他渡過難關。不過老先生很要強,如果他不主動提的話,你們盡量別問這件事,照顧一下老人家的自尊。」歐局長再三交待。

  在雄鷹公司,出現在記者面前的李可能老先生高高瘦瘦,頭髮一絲不亂地向後梳著,臉上寫滿了精幹與睿智。

  「資金,我們面臨的最大困難是資金不足。」李可能告訴記者,雄鷹公司的產品是百分百出口,主要銷往歐美市場,十幾年來與客戶的合作一直很好,但今年美國有好幾家公司出現了欠款,加起來達400多萬。「我也理解他們的難處,他們並不是騙錢,而是實在沒有能力支付。儘管他們表示,新下的訂單會保證付款,但問題是我這邊已經沒有能力再墊付了。」

  李可能透露,他也動過去美國「討債」的心思,但真要繞大半個地球去要錢,對於一個七十歲的老人而言,又談何容易,「而且那邊也的確艱難,去了也不一定有用。」

  李可能告訴記者,現在如果繼續接訂單的話,必須把原本15天的收款期延長到60天,「加上原材料採購所需墊付款的時間,實際資金周轉週期被拉長到三、四個月,這對目前的雄鷹來說是難以承受的。」

  「2007年,國家已經下了政策,紡織產業被劃為貿易限制類,不給貸款,而我們雄鷹是紡織型+出口型+勞動密集型企業,三大關卡,貸款更是難上加難。」李可能一臉的無奈,「另一方面,之前美國開出的信用證拿回來可以到國內銀行 『打包』抵押,金融危機爆發後,就行不通了。」

  「和去年相比,今年訂單多了,人民幣也穩定,沒有通脹,利潤高了,本來應該是好做了,沒想到,又碰上金融風暴,而且影響這麼大。」李可能顯得很無奈,「三百萬,如果能有三百萬的周轉資金,我們公司就能安然過冬」。

  案例三

  「抵禦風險的秘訣是創新和企業升級」

  採訪時間:2008年12月1日

  地點:廣東肇慶地區

  企業:多羅山藍寶石稀有金屬有限公司(下稱「多羅山公司」)

  目前處境:未受金融危機的衝擊、幾年前已完成

  產業升級、新投資計劃暫停

  相對前兩家企業,多羅山公司的情形要樂觀許多,目前各項經營指標仍處於增長當中,用公司副總經理凌學釗的話來形容,是「產銷兩旺」。

  凌學釗告訴記者,2007年,多羅山公司的年銷售收入為2.9億,而2008年,將達4.5億元。2007年,公司利稅1400萬,今年,這一數值將突破3000萬元。

  目前,公司有員工600多人,其中大中專以上學歷工程技術人員占70%。其主導產品包括鉭粉、鉭絲、高純氧化鉭、高純氧化鈮、氟鉭酸鉀、氫鎳電池等。其中,氟鉭酸鉀達到年產500噸的能力,鉭粉120噸,鉭絲40噸,高純氧化鉭、高純氧化鈮年產40噸,氫鎳電池年產1000萬隻。95%以上的產品出口到日本、美國、俄羅斯、德國、香港及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

  作為中國南方最大的鉭鈮生產加工企業,多羅山公司成立於1998年,註冊資本200萬元,十年的自主創新、技術研發,讓公司成長為擁有三大廠區、廠房面積近12萬平方米,員工600餘名,固定資產5億佘元(資產負債率5%以下,)的國家級重點高新技術企業。

  目前,多羅山公司在行業內的綜合實力已躍居世界第四位,中國第二位。在凌學釗眼裡,多羅山是「用十年的時間走完了別人四、五十年的歷程。」

  「金融風暴對國內經濟,對企業的影響是在所難免的,但我們公司確實沒有受到什麼衝擊。」凌學釗說,「畢竟,我們的行業比較特殊,技術含量較高,產品用途廣,用量少,作為添加劑成分售價是幾千塊錢一公斤。所以,相對一般低附加值的製造業來說,我們抵禦風險的能力要強得多。」

  提起多羅山公司的高科技產品,凌學釗如數家珍:「我們公司生產的電容器級鉭絲在全球市場的佔有率為30%,99.99%的氧化鈮也佔全球市場份額的40%,鉭棒佔全球航空發動渦輪盤用鉭量的40%……」

  凌學釗說,早在數年前,多羅山公司就提前對產業結構進行了調整升級,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公司創業之初的產品鉭粉,如今已成為了生產原料,每年還需要從國外大量進口。」

  而最讓凌學釗感到自豪的,是公司的生產設備90%都是自主研發設計、製造的。「從國外進口是按訂單生產標準化設備,而我們自己做的話,可以針對我們的需求,對設備華而不實的部分進行去功能化設計,即方便實用,又極大地節約了成本,一台設備從美國進口需要180萬,而我們自己做只要40萬就能搞定。」

  凌學釗告訴記者,前不久,公司又買下了一塊地,準備投資新建廠區,但因為要確保資金鏈安全,計劃被暫時擱置了。「在目前的經濟形勢下,企業的任何一個小動作,都要承擔很大的風險,但是我相信,創新、產業升級,加上高端的市場需求,將使我們立於不敗之地。」

專訪廣東省副省長佟星:

  「雙轉移」是應對金融風暴的最有效措施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崔曉林 ★吳尚清/廣東報道

  在金融風暴「寒風」之下,廣東省的管理者們開始出現在廣東各地進行現場辦公。11月初,在以推進「雙轉移」為主要內容的「第五屆珠江三角洲地區與山區及東西兩翼經濟技術合作洽談會」上,廣東省副省長佟星接受了《中國經濟週刊》的專訪,並介紹了廣東省的經濟現狀及以產業、勞動力轉移為核心的「雙轉移」戰略實施情況。

  《中國經濟週刊》:「雙轉移」對珠三角經濟有何促進作用?

  佟星:根據省委、省政府《關於推進產業轉移和勞動力轉移的決定》及一系列配套文件的安排,2008年—2012年,省財政將安排欠發達地區省產業轉移工業園發展專項轉移支付資金75億元,支持省產業轉移工業園建設的貼息貸款及基礎設施建設;以競爭方式擇優扶持欠發達地區省示範性產業轉移園區建設專項資金共75億元;安排產業轉移獎勵資金共25億元;且每年安排勞動力培訓轉移就業專項資金10億元以上等,未來五年內廣東省投入產業和勞動力「雙轉移」的財政資金將超過400億元。

  通過大投入,既可加快省產業轉移工業園的基礎設施建設,提高產業轉入地的承接能力,降低轉入企業的經營成本;又可在外需低迷的情況下拉動投資和內需,保持經濟運行平穩,減少這次國際金融危機對企業的衝擊。

  《中國經濟週刊》:能否介紹一下廣東省目前產業轉移工作的進展情況?

  佟星:珠三角地區成為廣東省產業轉移的主要轉出地,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轉移的企業中有75%左右由珠三角地區轉出。珠三角地區通過將勞動密集型等產業轉移到東西北地區,進而發展資金更密集、技術更先進的產業,逐步實現自身的產業轉型升級。

  目前,經廣東省政府批准認定的省級產業轉移工業園有28個,每個欠發達地市至少有一個省產業轉移工業園。28個省產業轉移工業園總規劃面積24.80萬畝。已認定的省產業轉移工業園截至2008年9月底已投入開發資金100多億元,協議投資額超過960億元,園區用工近15萬人,其中本地勞動力8.13萬人。已認定的省產業轉移工業園主要承接紡織服裝(含制鞋)、電子通信、玩具、箱包、家電、塑料製品、傢具、金屬製品、客車、精細化工、建材、鐘表業的產業轉移項目。

  《中國經濟週刊》:金融危機對廣東有哪些影響?正在實施「雙轉移」戰略的廣東省將如何應對?

  佟星:在金融危機到來之前,廣東省的「雙轉移」戰略已經實施,而一些高污染、高耗能的中小企業,正在經歷要麼關停,要麼升級、整改,要麼外遷的「產業變革」中。

  金融危機的到來,讓人們產生一種錯覺,加上一些媒體的誇大渲染,好像廣東倒了好多企業,問題很嚴重。其實不然,在廣東省產業升級的戰略中,一些不符合可持續發展要求的企業是注定要消亡的,金融危機只不過是加速了這種消亡的時間。

  客觀講,金融危機的確給一些中小型出口企業製造了麻煩。政府要在這個時候幫助企業共同應對金融危機帶來的衝擊,並抓住機遇促進企業的轉型升級。廣東省將出資10億元組建省級再擔保公司,通過改善金融服務、貸款貼息等方式,加大對技術改造項目、重點工程和中小企業的信貸支持,同時計劃5年內投資2.3萬億元,加快實施「新十項工程」,引導、擴大消費。

  對於中央和廣東省當前出台的各種利好政策, 結合珠三角實際情況,我們要努力做到「七個結合」:幫助企業克服困難與促進企業轉型升級相結合;減輕企業負擔與激活企業創新能力相結合;落實中央、省的政策與出台地方配套政策相結合;加大財政投入與營造企業良好發展環境相結合:「請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關心企業發展與關注民生問題相結合;應對危機與抓住機遇相結合。

  說到應對金融風暴,廣東省正在實施的「雙轉移」戰略,是應對這場風暴最有效的措施,同時,把發達地區的產業和勞動力向東西兩翼、粵北山區轉移,騰出空間讓高科技、創新型企業得到長足發展,也是廣東省尤其珠三角地區未來的發展方向。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