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崇倫專欄─龍潭購地 一齣荒謬劇

2008/12/16

 ▲2004年陳水扁總統(左二)在廣達集團董事長林百里(左三)等人陪同下為龍潭新建廣輝電子六代廠動土。(本報資料照片)

 目前已起訴的扁家弊案中,龍潭購地案是最荒謬的,決策過程中,這麼明顯違法,這麼明顯圖利他人,難道整個行政體系都沒有人看出來?

 當然不是,早在九十二年十月底由行政院召集的會議上,副院長林信義就指出,「尤其園區仍有用地,為何仍要買地,這一點非常嚴重,銅鑼有這麼不好嗎?為一家廠商買下這麼大的地,政府從來不曾這麼做過,這個負效果有多大,還有幫另一個廠商(和信)解套的問題」。

 林信義與當時行政院長游錫?當時雖然反對,但後來在一月初扁召集的會上卻不再反對,與其說是因為行政倫理,還不如說是通曉為官之道,知道不要擋人財路。

 最糟的是像前竹科管理局長李界木中間這層,開始是為了討好層峰,有政治上的野心,想往部長的職位爬,接著是利慾薰心。

 當「總統夫人特別助理」蔡銘哲第一次找他談這件事,李界木也許還半信半疑,但當他接待吳淑珍參訪新竹科學園區,蔡銘哲全程陪同在場,立即就了解蔡銘哲說話的份量,以及他背後的層峰意圖。

 李界木自此之後靈魂賣給了魔鬼,不再是中華民國國科會的局長,而搖身變成扁家家臣,一切惟蔡銘哲之命是從。

 初步會商購地案後,當時國科會、行政院均不同意,但李界木仍指示科管局建管組組長許勝昌、科長劉啟玲,朝協議價購並納編為科學工業園區方向擬案,報請國科會轉陳行政院核定。

 位於官僚結構下層的公務員,其實官微言輕,僅能遵照長官命令,真的逼到涉及違法,長官必須要有明確書面指示,作為保命符。

 其實科學園區還有地,足夠廣達建廠,為什麼還要把和信開發的龍潭工業區納入科學園區?廣達設廠何以執意要選擇龍潭,而不是當時屬於科學園區的銅鑼、路竹,甚至其他的地?

 在當時中低層官員中間,老早就嗅出不尋常的氣氛,案子送到經建會,在幕僚會議中許多人提出反對,其中包括支出一○九.五億元購地,將造成政府財政困難等等。

 李界木見受阻,為了說服相關單位,以親筆手諭指示劉啟玲製作「龍潭科技園區土地取得方式比較分析」表,力陳先租後購的利多於弊。但從檢方起訴書中,可以看到調查時劉啟玲還特地出示局長的書面指示,以求自保。

 當時所有人都反對,內部傳言四起,李界木只有轉向蔡銘哲求援,並向吳淑珍報告在經建會碰到的困難,吳淑珍於是要李界木親自向陳水扁面報,李界木遂於十二月底,到官邸向陳水扁報告,於是才有陳水扁一月九日召集的總統府會議拍板定案。

 游錫?與林信義曾在這場會議上表示,為特定廠商進行此事是否太敏感,建議暫停,這反倒引來扁的一番大議論:「該做的就做,不應該逢總統選舉或外界質疑而停頓」,兩人碰了一鼻子灰,當下就了解扁應該有非做不可的原因。

 李界木拿著陳水扁裁示,開完會的同一天,即迫不及待擅以科管局名義與達裕公司先行簽訂「土地買賣協議書」,經劉啟玲與承辦人員發現,以本案尚未經行政院正式核定前,不宜先與達裕公司簽約為由,拒絕用印,並在以簽呈要求李界木應待報請行政院核定後,始得與達裕公司簽約。

 但扁既已強勢介入,公文流程只是個過場,國科會在資料未齊備之情況下,先行趕辦公文呈送行政院核定,原來反對的經建會幕僚會議,也被迫取消。

 整個案子就這樣急轉直下,國庫多付出一百多億,扁家進帳四億,蔡銘哲分七千萬,李界木分三千萬,而台灣廿年自豪於國際的科學園區制度,竟成了貪汙的淵藪。

 而這僅僅是龍潭購地案,還有二次金改案、南港展覽館案、北投纜車案,以及其他更多的弊案,上下交相賊的結果,讓整個台灣的行政體系腐爛到臭不可聞的地步。

 (clkuo@mail.chinatimes.com.tw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