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觀點─扁家弊案背後的另一種潛規則

2008/12/16

只有一個人或一家人,做不出真正大壞事。真正會禍延後代的大壞事,需要一夥人。因而當大壞事出現,除了要追究那一人一家外,更重要的或許是去反省那一夥。

扁家弊案發生到目前的首波偵結起訴,由於扁珍一家人的目標太大,因而成了聚焦對象,頂多也只延伸到民進黨的共犯結構問題。對於那夥,反而普遍被忽視。問題是,若那種成幫結夥的文化與價值不改變,將來又如何?

扁家弊案結構龐雜,那一大夥其實問題重重,計有:

一、最核心的當然是扁家,他們得勢後即成了人們眼中的「今上」、「王子」、「駙馬」,加上雞犬升天的一串皇親國戚。我們雖然口說自由民主,但多數人的心裡仍烙著帝王宮廷的那種價值,並透過互動將這種價值賦予扁家人,於是阿扁愈來愈像皇帝,扁嫂則愈來愈像皇后。扁家行事其實是有「潛規則」的,那就是古代宮廷政治的再現,也正是這種「潛規則」,只有身分而無權力的扁嫂,才能夠利用「非正式」的身分恣意干政。由此已可看出人們心中殘餘的帝王文化是如何深厚。

二、扁家弊案有多個穿針引線的關鍵人物,他們靠著同學同鄉關係進入那個特別權力的網路。十七世紀法蘭西學院院士拉布呂耶爾(Jean le la Bruyers)就曾說過,「大人物身邊一定會有若干惡徒,去做不能讓正人君子去做的事」。扁案裡的好多個就屬於這種現代版的惡徒弄臣:他們唆奸使壞、牽猴捉豬、做盡壞事。一個現代政府,最可貴的乃是決策分工清楚且透明,這叫做「權力正式化」,而出問題的國家,則多半「正式權力」被放一邊,只當橡皮圖章來用,而「非正式權力」則暗中主導。這種問題縱使到了今天仍極普遍,扁家弊案只不過用非常戲劇化和荒誕化的方式展現了出來。

三、扁家弊案有著另一個核心,那就是一大群企圖利用特殊政商關係而牟得暴利的商界鉅子。他們走後門,開小路,獻諂媚,送賄賂。這其實也是台灣長期以來政商勾串的另一側面。任何政府都是最大的買主與金主,但台灣在這方面從不制度化與透明化,才有財團富商忽焉投藍,又忽焉投綠,厲害者藍綠通吃的局面。而台灣至今仍未嚴格規範的政治獻金制度,則成了他們上下其手最好的政商勾串通路。

有關財團富商的這一塊,我們已可看出除了極少數是被敲詐勒索外,絕大多數都是心甘情願在玩他們政商勾串的遊戲。對這些兩面討好的財團富商,是否可以用事後招供來換取刑責豁免,已大有爭論的空間。而今後政府是否能改革並透明化,讓商人規規矩矩即可辦事,不必再藍綠之間勾串來勾串去,或許才是更重要的待行工作。

四、扁家弊案還涉及許多公務員。公務員理應崇法奉公,但在台灣,由於長期的政治風氣惡劣,我們早已形成了一種「公務員家臣化」的特色,其結果則是扁案中的「奉命違法」及前調查局長的「主動協助違法」。一個公權力體系,必須對抗拒「奉命違法」者有保障及鼓勵,此即西方所謂的〈吹哨子法案〉(Whistle-blowing Acts),即〈檢舉法案〉。「奉命」和「服從」並不一定是美德,或許台灣已必須對此展開更大的立法改革了。

五、扁家弊案裡,另一個被起訴的南港展覽館案,有七名擔任評審的學者專家因受賄當橡皮圖章而遭追究,這是另一讓人痛心疾首課題。學者專家一向被認為有較高專業良知,但近年來這個群體早已淪為權力附庸。許多政府機構在招標,BOT,或環評問題上,也找「新御用」的專家學者來推卸及轉移責任,其弊端已眾所共知,學者專家的墮落,已成了台灣教育學術界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

以上所舉五端,乃是扁家弊案的「潛規則」,它違背了現代管治的準則,也不符正義要求,但它們卻是一套大家習以為常而且運作方便的模式。「潛規則」乃是文化及惡劣體制的積非成是,在司法追究弊案時,這部分所涉及的,可是另一個更大的改革工程啊!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靠製造仇恨和作亂為茁壯養分-綠龜「亂之主張」
天下大亂形勢大好-民進黨「亂之主張」

 台灣最大的亂源,是有一群「政客」唯恐台灣還不夠亂,所以千方百計使”小亂變大亂”,”大亂變危機”,”沒有亂、則製造出亂”。

 譬如台南市議員王定宇率眾「推倒」張銘清事件,這個”亂”製造出來後,他們覺得”亂”的效應還不夠,便有民進黨人立即(學自由時報煽動)順著風勢點火,
葉宜津(學自由時報煽動)說:「對敵人不必客氣」!
陳師孟(學自由時報煽動)說:「換成我,暴力至少加十倍!」,
高志鵬(學自由時報煽動)揚言:「有可能發生流血事件。」

 陳水扁”鼓動”人群去抓將來訪的陳雲林,說他是「匪諜」,是「壞人」。
民進黨表示,將對陳雲林採「游擊戰」,他人到哪裏就嗆到哪裏,包圍到哪裏......,
總而這之,台灣”越亂越好”,用民進黨的話,這叫「遍地峰火」。

 陳雲林來台灣,從會前會的結論,已知是要簽署海、空運直航協定,這是台灣人民苦等了數十年才等到的結果,從此,搭飛機去上海,只需八十分鐘,而過去則要兩小時四十分鐘;去北京只需兩小時半,過去則要三小時四十分鐘;去廣州、廈門、南京,也一樣節省許多時間。陳水扁當總統時不是也說過嗎:「兩岸直航,是必走之路。」
他”不做”,馬英九做到了,為什麼還要”反對”?

 <font color=red>這個道理,其實很清楚,因為民進黨的活命元素是「亂」,如果兩岸和平,他就”沒得玩”了!
馬英九執政後,穩定兩岸關係為重要施政,民進黨眼看著”和平形勢”已出現,這才”氣急敗壞”,非”喊打喊殺”不可!</font>

 有這群「政客」在,台灣不「亂」,難矣!
不過,不論順著數、倒著數,支持他們「亂之主張」者,都是少數。儘管少數人吵吵嚷嚷也會使人不舒服,可是,民進黨也因為”亂個不停”,離執政之路,越來越遠了! 

還記得當初中國共產黨的兩手策略嗎? "談談打打, 打打談談", 一分抗日, 二分應付國民政府, 三分發展勢力! 看看現在的阿扁是不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一分反共, 二分應付國民黨, 三分發展口袋的Money!

台獨邪教化 邪神依然藉猢猻裹脅群眾興風作浪亂台灣

自民進黨2008失去政權後,台灣的綠營就陷入台獨何去何從的困境,民進黨內的務實派人士希望從陳水扁貪腐集團的夢魘中爭脫出來,扭轉乾坤,重走清廉、勤政、愛鄉土的既定路線,並藉此與陳水扁貪腐集團區隔。但台獨基本教義派份子不能接受,他們反其道而行,變本加厲為陳水扁的貪腐辯護,更緊密的與陳水扁的共犯結構綑綁在一起,他們更全面動員起來,要將陳水扁型塑成”台獨的偉大教主”。

  在這個變形過程中,台獨基本教義派終於「邪教化」了,一方面將貪腐份子陳水扁拱成「台獨邪教」的「邪神」,一方面也將台獨基本教義派轉型成「邪教集團」。而陳水扁本人似乎也樂以「教主」自居,他在遭拘押的過程中,就三不五時將自己吹捧為“耶穌”,要扛台灣的十字架。

  只是再誇張的「邪神」,在實際參與俗事時,所表現出來的往往不是神的超然,而是更多的”邪門歪道”。陳水扁,還有他的”門徒”王定宇、黃永田等一甘人等的行為表現,或許正暴露出「邪教」成員的本質。

  事件一:10月21日,民進黨的台南市議員王定宇率眾推擠正在參觀的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張銘清,張銘清遭推倒地,受到肌肉挫傷(為本土反共乩童反中揭開序幕)。
事後,王定宇召開記者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他聲稱沒有推倒張銘清,是張銘清”自己跌倒”,他是去扶張銘清的。事後檢察官調查事發過程,錄影帶會說話,王定宇等人根本”鬼扯”,檢察官起訴王定宇等一干暴力份子。

事件二:10月31日,台灣本土社團公開以發給獎金的懸案方式,”鼓動”民眾”蛋洗”即將來台的中國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台灣社」等本土社團召開「公民運動捍衛台灣週」記者會時,「北社」秘書長王美琇公開發表「我們每一個社團都準備一千二百顆的飛『蛋』,雞蛋的蛋,如果擊中(陳雲林)臉部,有一千塊的獎金,擊中身體,有二百塊獎金……」;對於「台灣北社」公開以獎金方式煽惑民眾「以蛋還彈」的行為,「法務部」強調,相關行為恐構成犯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煽惑他人犯罪」;屆時真的跑去向人丟雞蛋的民眾,也可能觸犯刑法第三百零九條第二項的「強暴侮辱罪」

  事件三:11月11日,當陳水扁遭台灣特偵組檢察官聲請收押,在前往台北地方法院裁定時,陳水扁突然向法官控訴遭押解的法警毆打受傷,要求送醫檢查,在醫生体檢之際,民進黨“立委”賴清德突然向媒体聲稱,陳水扁遭毆打有腦震盪現象。事後證明,這些說辭都是謊言,陳水扁身体好好的,最後陳水扁還是遭地院法官裁定收押。

 事件四:12月15日一位來自台南,眾所周知的扁迷黃永田,站在國民黨“立委”邱毅身後,突然伸手扯掉邱毅的假髮,要公開羞辱邱毅。但這位老兄事後卻表示,他並不是故意去扯邱毅的頭髮,同樣在現場的黃妻表示,他們夫妻倆是正好北上訪友,經過“監察院”想進去借個廁所使用,正好看到常常在電視上看到的“偶像”邱毅,所以才會趨前,想和偶像““立委””講講話,沒想到卻被一堆警察團團圍住,也意外發生了拉扯,結果不慎扯落假髮,這個結果並非他們所預見,也不是故意的。但現場媒体錄像帶與照片顯示,黃永田故意潛近邱毅身後,並趁其不注意扯下他的假髮。事後,黃永田還說要為台灣人出一口氣。最後,檢察官以刑法強制罪嫌移送法辦。

至於「邪神」的伴侶吳淑珍,這個人就更讓社會驚嘆。她”說謊”的事跡,真是「罄竹難書」,「睜眼說瞎話」已是她的習性,如今連民進黨自己人都看不下去。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出於為了聲援余政憲就呼籲吳淑珍要好好面對司法,不要再「說謊」,也不要再「玩弄民進黨同志的感情」,或許反射出了民進黨內務實派人士不願再被「台獨邪教集團」”政治綁架”的吶喊。

  只是,迄今為止,民進黨內務實派人士的反思雖已萌芽,卻顯得相當”蒼白無力”。「台獨邪教」成員,仍然繼續在眾目睽睽、光天化日下,”毫無羞恥”的”大扯其謊”,他們的「同路人」與「共犯結構」也仍然”臉不紅氣不喘”,氣定神閒地為「邪神」自稱“為台獨建國而貪腐”的說辭背書。
為什麼?為什麼在陳水扁貪腐罪證如此確鑿下,仍然有那麼一批所謂的死忠份子存在。核心因素就在於台獨基本教義派「邪教化」,更在民進黨內部發揮了相當程度的內化效應。

  當台獨運動轉化為一個「邪教體系」時,一個維繫正常社會、正常組織不可或缺的是非、道德、善惡、法律等觀念,對「邪教」成員來說,早已不值一顧。一切的一切,就只剩下在「邪教意識型態」中自我的實現與毀滅。也就是,他們要滿足的只是一個永遠沒有實現可能性的“虛幻的台灣國”。老實說,他們並不在乎“台灣國 ”的現實存在,而是在「夢幻」中,他們感覺到“虛幻的台灣國”的存在就可以了。

  因此,只要這種「邪教意識型態」繼續深植在這些人腦海中,這些人潛意識中的「反社會性格」、「自我毀滅性格」,就會不時的暴露出來,並對社會「進行全面性的破壞」。
其實,在陳水扁執政的八年中,外界看到了太多近乎「瘋狂」的政策與措施。這還不包括陳水扁「瘋狂」的製造族群仇恨的做法,以及陳水扁家族幾近”變態的斂財方式”。
再簡單舉例,2000年10月底,陳水扁斷然宣佈台灣核四的停建,至少造成新台幣三千億以上的經濟損失,他們卻只以一句“打造非核家園唯一的選擇”的宣言,就”輕輕帶過”。

  台獨基本教義派「邪教化」了,「邪教集團」”不會在乎”人民的生命財產、也”不會關心”企業的生存環境、更”不會關心”台灣整體的前途,他們”關心的”只是他們心內”虛幻的目標”是否實現了,至於會產生什麼「惡果」,這是”凡人的事”,不是他們「邪教集團」的事。

  目前,民進黨內務實派與「台獨邪教集團」的政治切割正逐漸深化,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與陳水扁各據一方,這場侷限於綠色陣營內部的權力拉鋸,其最後結果變數仍多。對民進黨務實派不利之處在於,「台獨邪教意識」在民進黨內已相當深化,不利於民進黨務實派集結向力量向陳水扁叫板;而陳水扁不利之處在於,陳水扁身陷多起貪污弊案,一旦這位「邪神」被判重刑入監,「台獨邪教集團」就可能出現「群邪無首」分崩離析的困境。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37407
大手攜小手左手牽右手
練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