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為裁定 高院少發夢遊囈語

2008/12/18

【聯合報╱張升星/台中地院法官(台中市)】

2008.12.18 02:37 am

台北地院合議庭裁定阿扁無保釋放,立刻引爆社會的不滿情緒,輿論亦多質疑法官裁定的正當性。本案裁定理由依照大法官會議釋字第三九二號意旨,認為羈押乃是保全程序的「最後」手段,阿扁固然涉嫌重罪,但是檢察官並未舉證有何逃亡或串證事由,同時附具阿扁遵期到庭的承諾,因此認定並無羈押必要。

從法律面來看,法官的裁定從保障人身自由的憲法層次思考,頗富自由主義的色彩,即使和社會氛圍形成強烈反差,但是合議庭仍然「具體而明確」地敘述其心證理由。社會對於裁定理由的兩極反應,其實只是反映政治好惡的當然結果,並不能否定合議庭法官努力增加司法「透明度」的用心。

從社會面來看,阿扁家族奢華招搖的行徑雖然惹人非議,但是如果把民眾的不滿情緒全都歸咎於政論名嘴煽動民粹的結果,則顯然是見樹不見林的錯謬。其實民怨真正的根源還是在於冗長而荒謬的司法程序!

眾所周知,「一審重判,二審減半,三審豬腳麵線」是台灣司法的本土特色,因為司法程序令人不耐,所以社會必然充斥著要求羈押被告的報復聲浪。既然正義永遠遲來,那就只有透過羈押被告的「假執行」,才能滿足些許社會正義的要求。

台灣社會這種「重羈押,輕審判」的畸形怪狀,其來有自。例如台開案移審時,合議庭准許趙建銘交保的裁定同樣招致輿論猛烈抨擊,嗣後檢察官三度提出抗告,高等法院二度撤銷發回,理由都是認為趙建銘「確有逃亡之虞」。程序上連番折騰之後才好不容易進入審理。但奇怪的是,當趙建銘上訴之後,承審的高等法院卻從未羈押趙建銘!不是「確有逃亡之虞」嗎?果真如此,高等法院何不逕行羈押?若能想通其中深奧的法理,應該就能擔任高院法官了!

社會對於羈押的重視,遠甚於審判的內容,從法治觀點來看,絕對不是正常現象。台開案上訴後,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的審理重點就在於不法獲利如何計算?共犯所得是否併計?稅捐成本應否扣除等?當「法學」問題變成「數學」問題以後,想要找出完美的數學公式而判決確定,恐怕就只能俟河之清。

二○○三年六月,美國生活大師瑪莎史都華因內線交易案起訴,歷時一年後被依偽證及妨害司法定罪,在二○○四年七月入獄服刑。日前爆發的伊利諾州州長賣官貪汙案,州長被FBI逮捕後,隔天就提起公訴,法官諭知美金四千五百元交保,而檢察長則另行起訴請求伊州最高法院裁定停職,一切靜待司法程序進行。人家的司法正義給付猶如生產線上的標準流程,台灣卻還停留在秤斤論兩的吆喝買賣。

從趙建銘到陳水扁,周審判長的合議庭始終展現出價值取捨的一致性與可預測性。法官裁判得受公評,本來就是法官應該承擔的壓力。輿論的批評與指摘,無論是事實認定還是法律適用,只要不宥於藍綠立場的僵化思考,都是有助於司法進步的諍言。

政論名嘴對於承審法官的政治屬性多所著墨,其實法官是藍的還是綠的也許並不那麼確定,但臉是黑的應該是不會錯的。美國最高法院宣告「黑白隔離」政策違憲時,憤怒不滿的民眾甚至要求吊死華倫大法官,本案中只有合議庭審判長被立委檢舉瀆職,已經夠安慰的!

特偵組向高等法院提出的抗告狀中,特別要求高院應「自為裁定」,這點倒是非常值得贊同。遺憾的是,這種合法而卑微的請求,高院老爺還是依然故我,照樣撤銷發回。尤其可議的是高院認為阿扁可能湮滅證據或勾串證人,既然如此,豈不是更應該迅速自為裁定羈押,以資保全嗎?還發回幹什麼?

高院的裁定裡面,有法條、有學理、有指摘,就是沒有擔當!唬唬外行人還可以,但不必搬弄「是否即不具有勾串共犯或證人之虞」、「即非無可能」、「自有再審酌餘地」的法律贅語來折磨社會。

社會要的是答案,不是無聊的神諭籤詩或者夢遊囈語!

【2008/12/18 聯合報】@ http://udn.com/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