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新聞稿]2008.12.23「我控訴 國家暴力」系列二
聲援送國旗的楊蕙如,要求惡警李漢卿道歉!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8/12/23

陳雲林來台期間,各地陸續發生警方壓制人民表達自由的事件,由民間團體組成的法庭觀察團,23日上午再度來到台北地方法院,聲援楊蕙如自訴案的第一次調查庭,並要求李漢卿分局長為一系列暴力行為道歉下台,並主張警政署應召開系列公聽會,全面檢討警察值勤程序以維護人權。

11月4日在國賓飯店晚宴的數十公尺外,楊蕙如著女童軍裝扮舉著國旗,卻遭時任北投分局長的李漢卿本人親自帶隊推打踩踏導致送醫,當天也發生警方非法入侵上揚唱片的事件。事後李分局長表示歡迎提告,楊蕙如約一個月後提出自訴,控告「妨礙自由、傷害、毀損國旗等」,聲援楊蕙如的朋友,以及關心人權的公民團體,在楊進入法庭前,一同合唱被禁播的「戀戀北迴線」和平安夜歌曲。

楊蕙如案之外,尚有五個案件進入司法程序,本月12日已開庭審理11月5日晚間在晶華酒店旁巷子人行道上,被警方強壓在精品店鐵門而受傷的三位當事人所提出傷害、妨害自由等告訴。據了解,1月7日還將有另一個民眾自訴案件開庭。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表示,為了升官而「力求表現」的鷹派警官,是無論集遊法怎麼修都會到處製造事端的「自走砲」。已調任士林分局長的李漢卿,在陳雲林事件中的「豐功偉業」已不是第一次,去年紅衫軍事件期間李也是支援角色,卻無視於台北車站在地管轄區的中正一分局已與民眾達成協議,逕自移送林正杰,幸有明理法官於今年七月判決無罪。今年8月到了李的「地盤」,北投機廠外記者會,綠黨聲援青年樂生聯盟關心新莊機廠招標案,潘翰聲就被依集遊法要求到案;此次北投分局勇得員警架拒馬比賽第二名,僅次於保安警察大隊,李漢卿的屬下果然是「耐操耐用」的鎮暴機器。

面對這種在議會殿堂妄言「斬雞頭」的暴警,獨立的司法應該作為保障弱勢人民言論自由的最後防線,不僅要以證據釐清真相,檢察官也應該主動調查「上揚唱片事件」,以免台灣重返警總統治的戒嚴時代。

台北市警察局舉辦員警架拒馬比賽,民間團體也直指「如果一個政府的施政重點,在於拒馬架得夠不夠快,那他垮台的時間應該也快了!」。週三立法院審議的集會遊行法若往錯誤的方向修改,可能將警察濫權更為制度化,公民團體將持續包圍立法院施壓。

聲援團體:綠黨、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人本教育基金會、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看守土城愛綠聯盟、鄭南榕基金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野草莓學生、、、

新聞聯絡人 02-2392-0508 潘翰聲 0935-295-815 『附件』 楊蕙如的一封信

大家好,我是楊蕙如,收到這封信的朋友,希望你們幫一個忙。

陳雲林來台灣的期間,許多人在抗議的過程中,遭到警方不合理粗暴的對待,其中最為人所知的,就是當時的北投分局長李漢卿,強行關閉上揚唱片行,所引爆的民怨。我個人也是其中的受害者,我和平舉著國旗原地站立,卻被他本人親自帶鎮暴警隊推打踩踏導致送醫。

然而,我後來才發現,也許因為恐懼,也許因為沒有後援,也許是因為走法庭的曠日費時和疲倦。據我所知的,竟然沒有人對李漢卿提出法律訴訟,他甚至在事後還被升官獎勵,也表現出強硬的態度,嗆聲所有受害者要告就來告。因此,雖然我過去從來沒有在台灣告過任何一個人,但為了所有被害者的權利和台灣人的尊嚴,我決定鼓起勇氣對李漢卿提出告訴。

十二月二十三號早上九點,我自訴李漢卿的法庭將會開庭,他也被迫要出庭應訊。這是第一次出庭,也希望大家能夠協助到場聲援。我們會八點四十分的時候開始集合,在現場唱歌,唱他們所禁播的戀戀北迴線,會和平的舉牌抗議。只希望能夠爭取到,台灣人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和人權。

陳雲林來台期間所有警方的過當執法,是否被社會大眾公平檢視,也許也需要藉由這些法律程序來釐清。沒有一個打人的警察道歉,沒有一個帶隊的警官道歉,王卓鈞沒有道歉,蔡朝明沒有道歉,當然馬英九和劉兆玄更不可能道歉。我們必須讓他們面對現實,能夠承認錯誤。

如果你因為要上班上課不能到場,但是你不同意警方粗暴對待和平群眾的行為。如果你反對關閉上揚唱片的因為,認為台灣人應該有人權自由和主權的。請你把這封信轉寄給你的朋友,轉寄給你認為應該知道的人。

這次開庭,我承認,我需要多一些人來給我力量,面對未來可能的所有挑戰。我只是一個人,我很年輕,相比其他人,我不是這麼的勇敢。請大家給我多一點的支持,多一點的勇氣,多一點的聲援, 讓我可以有繼續下去的能力。謝謝。

楊蕙如 12/21/08

主題: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平常不拿國旗還踐踏國旗的人,會舉著國旗到現場,黃鼠狼拜年不安好心,楊蕙如的花樣夠多了,別自以為自己聰明別把人當傻瓜,安的是甚麼心我門都知道,我只認為警察推打踩踏得好,可惜我不在場,否則我也會加一腳,因為他欠揍。

不管楊愛不愛國旗
李都不應該這樣對一個女孩子
畢竟她又不是暴民

而且 李領隊進入唱片行剛好給少數暴民一個藉口不是嗎?
而大便 汽油彈等又是預先就準備好的
且發生於唱片行事件後
是不是暴民早就知道李會有可以當藉口的動作呢?
依時間順序來看
李的動作跟暴動的發生會不會太巧合了?

警界有人說李很強勢 好像有人不太喜歡他
其實 也不是每個警察都像李那樣
若有管道 私底下跟熟識的警察探聽
說不定可以知道更多他的事
如果可以不用被他領導 也許還有警察會心存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