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減薪官不睬 身心過勞死活該?-工傷協會抗議過勞認定制度行動通知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08/12/25

集合時間:97年12月26日(星期五)10:00

集合地點:勞委會大門口

前幾日,台鐵莒光號資深江姓司機過勞中風,在中風前急拉煞車,救了400多名乘客,媒體及資方都只將之喻為英雄,但無人探討他為何會中風?據報載,江太太說「台鐵駕駛工作環境很差,駕駛艙內沒廁所也沒冷氣,多年來他先生每天得在駕駛艙內工作十幾個小時,靠站時不敢上廁所,太早靠站或慢分靠站都得寫報告…」,加上台鐵駕駛人力不足,這些都是導致他中風的勞動因素。

近年來,企業為渡過景氣寒冬,對所雇用勞工不是裁員、就是減薪,或逼迫休無薪假,使員工倍感壓力…,以往以製造業為主的勞動型態下,過勞的主要成因是高工時,而近年勞動型態改變,過勞的成因更多元,舉凡因裁員、減薪、考績要求、一人當兩人用、調職、高壓管理等職場壓力,都是過勞元兇。

政府無能保護勞工不被資方用各種方式壓迫,卻連在勞工遭受身心傷害後,最基本的社會保障(職業病認定/給付)也被限縮剝奪…

官商團團圓圓 勞工淒淒慘慘

從事長途轉運之貨櫃車駕駛15年的曾姓司機,每趟出車大約平均17小時,屬於長工時又高強度之工作,他於今年8月由基隆載運貨櫃南下高雄時,途中,突覺左手左腳無力,為完成運務,撐到高雄才被同事送醫,診斷為腦中風,申請職病給付,被勞保局以「未遭受異於尋常的身心壓力,未過度加班逾時,其有高血壓及高血脂,乃中風的危險因子,無法認定為職業病」駁回。

電子公司研發部工程師李先生,上班如廁時,突然病發不支倒地,診斷為腦中風,送經勞保局勞保職病給付,勞保局仍以「其有高血壓、未過度加班逾時、未有超乎尋常之異常壓力」予以駁回。

我們認為,官方不但無能保護勞工不被資方用各種方式壓迫,卻連勞工被高壓體制壓迫到身心皆垮時,還當起幫兇,指稱勞工自己不保養身體才會過勞,企圖減低企業成本。

現場除有數名過勞個案現身說法外,將有「官商團團圓圓 勞工淒淒慘慘」行

動劇,並在過年前送給主委一付春聯,讓王主委深刻了解勞工處境。

我們要求勞委會:

1.全面勞檢企業,分析過勞原因、並擬定預防勞工過勞政策

2.放寬過勞認定基準

3.職病認定及訪查權,工會(勞工)要參與

發起單位: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25282938

聯絡人:秘書長黃小陵0932187765 專 員劉念雲0921814241

主題: 
事件分類: 
活動日期: 
2008/12/26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台灣漸漸沒有未來,失業者得憂鬱,有工作的過勞,我的人生,難道整天只能為工作煩惱,沒工作也煩惱嗎。記得六、七年前剛退伍,找到第一份工作後,心想著十年後,買第一棟自己的房子,跟心愛的人結婚,然後一起共度美好未來,但如今呢?
沒了工作,房子也買不起,我愛的人愛上了別人,這能怪誰呢?還不是怪自己沒用,但是夜深人靜時,躺在床上睡不著的我,不自覺的還是紅了眼眶,雖然心裡想著,哭什麼,還有人比我更糟的,不是嗎?可是,沒有夢想的人生,跟行屍走肉沒兩樣,說什麼糟不糟,已經不是重點了,心沒了,剩下一身軀,有什麼用?「活著就有希望」,愛看電視的我,常常聽見電視裡的演員這麼說著,新聞裡播著因為失業,走上自我了結的地步,我看了都覺得他們真笨,但,誰真正了解過他們;生活,說穿了就是為了錢吧,沒有錢,怎麼過生活,就算我多年來過著簡單,還是能體會到沒工作,沒錢的生活,是沒法使一個人有未來可言的。這個社會就是這樣,難道現在還有像古代那種地方,可以隱居,不食人間煙火的嗎?如果有,我想早也被人搶先一步了,這世界上我想沒有淨土這種地方,難怪佛說人死後才有機會去西方極樂世界,人在這世上是來修行的,所以沒有什麼快不快樂,痛不痛苦的,寫到這裡,我想到了一些事,過去那些美好的憧憬,可能只是我的慾望,果然,慾望愈多就愈不快樂,我慶幸自己是想的開的人,雖然失業中,還好我節儉的習慣讓我還有些積蓄可以有備無患,還好我還沒結婚,一人飽,全家飽,也還好我還有錢在外租房子,不用讓家人看到我低潮的樣子,讓他們跟著擔心,這麼多的還好,我想我還過的去,但是,有多少人不比我一樣,他們欠債、失業、離婚、單親,種種的痛苦,難道他們要一個人承擔嗎?其實這社會要負最大的責任,一個人的痛苦,其實就是每一個人的責任,更是當局的責任,不想寫了~很失望....